神秘的美国签证(2)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几年以前在国内的时候,当时的中国人对反恐是一种抵触的情绪。第一,中国人习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第二,老觉得这是美国人对与亚洲国家和阿拉伯国家的一种挑衅,以此为借口,看谁不顺眼就把他们灭了。即使9.11以后,当时对国际时事还懵懵懂懂的我也看得出来,国人对于这样的大灾难鲜有大悲大恫地怜悯之意。

可是,当我踏到了北美的土地上的时候,正值9.11发生以后,我能感受到那种灾难过后的悲痛,是啊,现在试想一下,离多伦多如此之近的鲜活的纽约,瞬间就有几万人的死伤,这是何其的惨绝人寰。无论9.11事后的真相为何,那么多条鲜活人命的血债从此改变了美国的对外方针。当时,美国的大门对外完全关闭,不论是留学生签证还是旅游签证都是不留一个活口的”枪毙”。美国边防从此也变得”神经兮兮”,对于安检也已经做到了吹毛求疵地步,真可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而现在,我细细地”端详”着美国签证面试通知,上面的条例有:不准携带任何的水和食物;不准迟到二十分钟以上,也不许早到十五分钟;不许带手机,照相机,和任何可以拍照或者和外界联系的通讯器材;面试人只得一人入场,不得由任何人陪同,如果实在不会说英文的,只能由有政府注册的照片ID的人陪同……总之,林林总总一大堆,好像比上飞机的规矩还要严谨。不过,再多我也只能照做,谁叫现在是我求着他们呢?

面试规定时间终于如期而至,正应了时下一句话”干着卖白菜的活,操着卖白粉的心。”(意为干着不太难的活,却比卖白粉的还提心吊胆。)正巧,当我在门口排队的时候,我看到我前面一溜都是中国人。有四个打扮的非常漂亮的中国女留学生,和一个戴眼睛的男青年。见到了同胞们,这让我还安心些,通过了两道安检,除了他们让我扔了我吃了一半的早餐面包以外,一切都还顺利。一进入大厅,我就看到阿拉伯恐怖分子的高清晰的大照片,下面写了”提供线索者,悬赏五百万美元”,这样的”大场面”更加刺激了我紧张的神经。 进入了面试大厅,我故意坐在了靠近那四个中国女生的旁边靠近面试窗口的地方。我就像一个信号接受器一样,收集尽可能多的面试信息和问题。原来,这四个中国女生是约克大学的三年级学生,她们是想结伴去美国游玩的,估计是四个关系特好的姐们,她们的谈话中提到,她们四个是准备一模一样的材料,而且,情况也相同,我心想,要是材料准备的对,要通过就四个都通过了,要是材料不标准,四个都肯定通不过了。我希望她们能通过,因为,她们四个都为面试精心打扮,都穿着短裙,外面可是两三度的低温啊,至少精神可嘉。第一个穿小白裙的女孩被叫上去了,我没听到签证官问什么,只见女孩高高兴兴地下来了,我就知道她一定过了,我想,这样的话,她们四个都安全了。剩下的女孩都兴奋地问她,签证官问了什么,”小白裙”说,签证官问我在我入加拿大境和上大学前,有三个月空缺,问我干什么了,我正好带了我上预科的证明,我就通过了。第二个女孩也在同一个窗口面试也顺利的通过了,而第三个染黄头发的女孩,被抽到一个金发碧眼的帅哥面试,我本以为这是好运的开始,没想到,一会儿功夫,黄发女孩就耷拉着脸子回来了,听她说签证官说她有什么材料没准备完全,要重新准备,重新申请。另外三个可急了,她们问:”怎么会呢,我们的准备材料都是一样的,我们在别的窗口都通过了。你再和他说说去吧?”于是,那个女孩又上前和签证官理论了一番,直接结果就是,签证官不愿收回成命,还导致第四个面试女孩,也因为同样的原因被”枪毙”了。此刻,我叫那个紧张啊,原来美国签证是那么的”变幻莫测”,同样的材料,不同的签证官就可以给出完全不同的两个答案。我目送这四个失落的女孩走出大厅,也祈祷自己不要落在那个一板一眼的洋帅哥手里。现在,戴眼镜的男生被叫到号了,我移到了离他最近的位置,听到了所有的面试内容。

签证官:”你干什么工作的?”
眼镜男生:”IT。”(够简洁的)
签证官:”工资多高?”
眼镜男生:”四千多一个月吧。”
签证官:”四千多少?”
眼镜男生:”不记得具体数目了,公司打到我卡里。”
签证官(不悦):”那你每个月交多少税?”

眼镜男生:”具体不记得,一千多吧?”这下,把我吓坏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具体打多少税,零头是多少。我只能一个劲的掰手指头算税率。以致于后面的谈话,我也没有听到,直到那男生失落惆怅地离开的时候,我也没有把我的税率算清楚。

终于,轮到我了,我紧张地看着哪个窗口空缺,生怕那洋帅哥抽到了,最不愿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洋帅哥的窗口屏幕上显示了我的号码。我耷拉着脑袋,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向那阴暗的窗口。以下我和签证官的谈话:

帅哥签证官:”你的材料我看了,我现在需要你的工作签证?”
我透过窗口,把工作签证递了过去。
帅哥签证官看了看,然后问我:”你在加拿大几年了?”
我紧张地回答:”四年了。”
帅哥签证官在我的护照上写了什么,然后说:”你可以回去了,护照一周左右会到。”
我激动地问:”可是你还没有看我的银行证明,雇主的信,你怎么就可以那么简单地下结论呢?”
帅哥签证官看了看激动的我,平静地说:”我的意思是,你已经通过了,可以回家等签证了。”

我顿时语塞,高兴地都说不出谢谢了,此时,我突然觉得他格外的帅,连Brad. Pitt都比不上他。

我的美签故事就那么结束了,一周后,我果然收到了美国签证,是一张打印粗劣的粘纸。不过,就是这样像素极低还不防水的粘纸让我高兴了整整一个早上,虽然我到现在也不知道我是怎么混出来的。事后朋友问我,你怎么来总结美国签证呢,有没有什么诀窍呢?我总之一句话:”美国签证官太诡异了,就和地震一样没法预测,总之,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