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华访谈 (3)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安娜:知青是单独自己住,还是住老乡家里?

   王世华:我们刚去的时候是住老乡家里,后来给知青盖房子,我们那儿是干打垒墙,就是土墙,用木板夹起来,把黄土拌拌,用木锤砸墙。

刚去的时候那一年是吃集体食堂,一个人一个月9块钱的生活费,是国家给的。我们9块钱觉得很苦了,可是当地的社员说你们过的真好,你们还有9块钱的生活费,因为他们干一天活,男劳力一天才3毛7分钱,女社员只有8分工,年底一家还要欠队里的钱。

   安娜:您对这十一年的赤脚医生有什么感想?

   王世华:我说我挺想念那段生活,你会信吗?我觉得我曾经给大家解除痛苦,虽然我自己也苦,但我很高兴,我做了有意义的事情,我觉得这是我一生中值得留恋的一段时光。所以我退休以后还在帮别人治病,算是有赤脚医生的情结吧。

    安娜:听说山东地区冬天冷夏天热?

   王世华:冬天那地方人可受苦了,很多人家里没有门,一个半截的栅栏门,没个窗户,更没有暖气和炉火,我们在屋里都要穿棉袄棉裤。夏天就更受不了,村里连树都没有几棵,热的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安娜:你们村里面有多少人?

   王世华:我们下乡的知青是17个人,村民户数不多,有50户吧,人不多,一二百人就顶天了,那个庄少。

   安娜:您年轻时候的理想是什么?

王世华:我读书时候的理想是考北京电影学院,学表演。我在淄博市第一中学是舞蹈队的队长,也是体操队的主力,1959年国家运动会在淄博市举办,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杨老师拿了体操冠军,他看中了我,要培养我练体操。合唱队、美术组里面也有我,我哪一样也不想舍,学习综合艺术。我当时想考到北京去,想去那儿学表演、学舞蹈。初中的时候就是这样想的,高中的时候,我父亲说他身体不好,弟弟妹妹又小,你别上学了,我哭了,就偷着考高中了。那时候我爸爸身体很不好,都吐血了,肺心病很厉害,但还是同意我上高中了。

高中等我快毕业的时候,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不招生了,那怎么办啊?我就自己写信,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给我发来了招生简章,我就奔解放军艺术学院去了。一中的老师真好,告诉到北京要注意什么什么的,但到了北京,解放军艺术学院招生的人说,我们要高大全,你个子矮不行,我给你写个信你到中央戏剧学院试试吧,于是就给我写了一个信,我就又去了戏剧学院。到中央戏剧学院,招考的老师说解放军艺术学院嫌你矮,我们就要矮个儿吗?也不行。我就急了,我就去找领导,结果就破例让我报名了。当时全国招25个人,四个考区,北京最多招8个人,当时初试报名的500多个,参加复试的72个,这72个人就要8个人。我参加了复试,但因为成份问题刷下来了,以后就开始文化大革命了,我这辈子再没那个机会了,理想也就破灭了。

   安娜:所以您从来没有想过会当赤脚医生?

王世华:小时候肯定没想过做医生,当时在中学谈报考大学意愿的时候,我就没想过学医这一块儿。因为我小时候砸着指头了,推磨把指头压坏了,那时候医生就是要我每天用药水泡,那味道特别大,我闻着恶心。所以我一到医院,那些消毒水味就熏得我受不了,我最怕进医院了,结果没有想到后来居然当赤脚医生。

小时候妈妈就说,做菜的时候来看看,做衣服的时候来看看,我说不看不看,她说你不看,以后你就背着粪筐拾粪吧,果然,我就下乡去拾大粪了,谁知道将来会走到哪一步啊。不过我也很幸运,能做赤脚医生给大家解除痛苦,至少我曾经做过对别人有益的事,也值得怀念了。

这次我们插队50周年纪念活动的时候,我们准备都回去,回到村里去,和大家再回忆回忆那一段青春的时光。

安娜:相信您会有一个很好的回忆活动。我今天对您的访谈内容,会用在我的研究论文中,也许将来也会有一本访谈录出版,不知您同意我用吗?

王世华:当然同意。姑娘将来一定要再来淄博,书出版后也要送我一本。俺非常喜欢你,你可不要将俺忘了啊!

安娜:我不会忘了您,非常谢谢您花这么多的时间陪我聊。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5月29日

访谈地点:山东省淄博市陶瓷艺术研究所会议室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