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寿成访谈 (1)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找他犹如大海捞针,在一个两千万人口的北京能找到他实在不容易。在网上看到他的信息,只知道他原在北京市通县胡各庄乡的前北营村当过赤脚医生,其他的如电话号码、家庭地址都不知道。从北京城区到通县,也就是现在的通州区,距离虽然不是很远,但时间绝对超过从纽约到费城。我们从已经消失的胡各庄乡的前北营村找到他曾工作过的潞城镇卫生院,又从潞城镇找到乔庄镇,历尽艰辛,终于在通州区乔庄监狱旁的一所老年公寓医务室里找到了他……

安娜:能找到您真不容易!

   杨寿成:我在潞城镇卫生院已经退休了,这不在家呆不住,所以就聘到这里给老人们看看病,麻烦您辛苦了!

   安娜:您是怎么当上赤脚医生的?

   杨寿成:那时候正赶上文化大革命,中学毕业之后回乡务农,在村里面劳动了一两年,什么经历都有。后来由村里面推荐,说有赤脚医生这个事儿,那会儿是推荐,后来被送去进修,参加了一个短期培训班。

   安娜:学习了多久?

   杨寿成:不到半年,三到六个月。

   安娜:在哪儿培训的?

   杨寿成:乡卫生院,基本上那时候做赤脚医生就是这个过程,培训很短的时间。实习也在卫生院实习,从理论方面讲讲,讲完就在卫生院实习,实习完以后就在村卫生室了。原来卫生室在我前任还有两个,一块互相带着。

   安娜:实习了多长时间?

   杨寿成:都在那三到六个月里了,时间长了记不清了。

   安娜:这是哪一年?

   杨寿成:1972年。

   安娜:那时候您多大?

   杨寿成:十八九岁的样子,那时候学校都断档了,各学校闹文化大革命。我们属于队里推荐选拔,上面也需要医疗人才。文化大革命整个医疗系统都瘫痪了,因为医学院校全停课了,每年没有毕业生,但你医疗卫生还是需要发展的。那会简单就是这个情况,后来推荐选拔我当了赤脚医生,过几年又让我上了卫校,在卫校系统学了两年。

   安娜:就在通州区?

   杨寿成:对,在西大街,原始的建校就在西大街那里,我是第三批学员,学两年。我们是属于医护班,学的是医疗和护理,综合性的,包括中西结合。后来学了两年之后还得回老家的乡卫生院,一直在乡卫生院干的,在胡庄卫生院我待了20年。

   安娜:怎么在潞城镇卫生院退休?

   杨寿成:到那儿是第四个单位了。

   安娜:您是哪个科的?

   杨寿成:计划免疫,管传染病这一块。

   安娜:您当赤脚医生主要看什么病?

   杨寿成:那就杂了,农村也不分科,内外科,小伤小病的都弄,外伤缝合,有个小粉瘤那会也切切,牙实在不行了,也拔拔牙。

   安娜:牙也拔?

   杨寿成:当时就那个条件,在农村嘛。

   安娜:牲口病了看吗?

   杨寿成:也看过,我曾经当过兽医防疫员,我学赤脚医生之前学过兽医,也进乡里小学习班给猪打针,预防针什么的,在那里干了几个月以后,我又重新学的医疗。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