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寿成访谈 (3)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安娜:主要靠后来的实践经验?

   杨寿成:对,因为在农村老接触病人,实践多一点,你再上了学,稍微到医院实习一下,理论联系实践,慢慢的就专业一点了。

   安娜:村里遇到最大的手术是什么手术?

   杨寿成:象阑尾炎这样算大的了,我们做不了。我们也就是一般的外伤缝合,切个脓肿、小粉瘤什么的,就是这个。外伤缝合,拉个口子给缝上,这是简单的。

   安娜:那些药都是从县医院里面给的?

   杨寿成:对,但是也有的药批,通县给乡镇也有一个药批,原来属于国家系统的,供销社,本身一个乡镇就有一个供药的地方。

   安娜:就是划拨的?

   杨寿成:对,那是属于区域性的,属于统派统销那种性质的,不是现在这种。我们通州这儿有一个医药公司,医药公司这儿也进药。

   安娜:那是买还是领?

   杨寿成:那是买,不花钱怎么行。

   安娜:谁出钱?

   杨寿成:大队出钱。

   安娜:那个大队不是很大?

   杨寿成:不大,一个村才七百多人。

   安娜:是哪个村?

   杨寿成:前北营村,现在这个村都拆迁了,去年整个拔没了。

   安娜:现在都没有了?都成住宅区了?

   杨寿成:村里都盖楼了,地铁六号线正在村头,终点站,就是我们村原来的地方。

   安娜:您在这儿主要做什么?

   杨寿成:这个养老院有一个卫生室,老人有小毛病帮着看看。

   安娜:挺忙的?

   杨寿成:有时忙,将近有一百多人。

   安娜:这是属于公营还是私人的?

   杨寿成:这个有点合作的性质。

   安娜:老人住这里需要多少钱?

   杨寿成:这个根据情况,是完全不能自理,能够自理,还是半自理,收费不一样。

   安娜:完全能自理的多少钱?

   杨寿成:完全能自理的少一点,完全躺在床上的就收费高一点。

   安娜:五千?

   杨寿成:用不了,这儿没那么高,这儿也就三千多块钱。

   安娜:还用排队吗?

   杨寿成:不用,这儿一半都是三千多块钱。

   安娜:这里有护士吗?

   杨寿成:护士也有,护工也有。

   安娜:您就是看病?

   杨寿成:对,我们是属于卫生室,有点病,家里带点药,负责给他发发,打个针什么的,个别的给输输液。

   安娜:就您一个人?

   杨寿成:三个人。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