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寿成访谈 (4)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安娜:三班倒?

   杨寿成:不,晚上有一个人,晚上我一般回去,我在运河中学那儿住。

   安娜:您为什么会选择一辈子当医生?

   杨寿成:我干着干着就退休了,没想过为什么干一辈子医生。但在这个系统内,至少属于国家编制内的人员。

   安娜:当年赤脚医生这批人继续行医的基本很少了?

   杨寿成:很少,占过去的三分之一。有三分之一可能干别的行业去了,有的病了,死了,剩下三分之一了,就是这样。现在剩的都得持证上岗,没有证现在不能上岗,都有证,乡村医生得考证。

   安娜:您是不是很喜欢这个职业?

   杨寿成:算是喜欢吧,干一辈子了。当时有什么压力也得干,你说你辞职吧,像我们这一代人是那种观念:随遇而安,不像现在的人想不干就不干了,我们干就干一辈子,怎么样的苦累都得干。不愿意出这个口,出这个口你能干什么?出了这个口你别的也什么都不是。

   安娜:你当赤脚医生最困难的是什么?

   杨寿成:那时候既然干也愿意提高,愿意深造,愿意慢慢的把技术提高。一个村里三个赤脚医生,人家老不找你看,你心里也不是滋味。人家一来找张大夫,你总坐在这儿,你也不踏实,就愿意上进,没人找你你干什么?也得继续上进,所以困难是怎么克服自己。

   安娜:医生这个职业越老越值钱,因为有经验。

   杨寿成:整体的这个职业是这个情况,一个理论和经验结合的科学,实践挺重要的,书本理论再好,到实践当中不一样,千变万化。不单纯是疾病方面的,还有心理方面的,其他方面都有。所以现在医患关系特别紧张就在这儿,高风险的职业,一般孩子都不让他学这个,风险太大,累。还要老得学习,这一辈子都得学习,没有说你学成了,没有。来个病你弄不透,癌症你解决不了,怎么治愈,从发病到化疗,解决不了,医学难题太大了,风险大,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给你看病,有一点闪失,立马你就打过来了,然后就是医闹。这治病,有的时候是不可控的,医生也不是完人,保证百分之百全部成功?不可能!医生也可能误诊,失误,都有,哪个没有?小医院,大医院的,都会发生这种问题。所以这个行业是高风险行业,精神压力比较大。

   安娜:谢谢您聊了这么多,谢谢!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6月10日上午

访谈地点:北京市通州区乔庄镇老年公寓医务室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