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洪彦访谈(2)

本报特约作者:安娜

安娜:您做过什么小手术吗?

   杨洪彦:正式的手术没有,那时候只是割个疖子,长在什么地方,把它割了。比如脓包大了,可以用手术刀割开,换点药,就好了。那时候没有什么手术,常见病、多发病,或者生疖子了,这是比较大的,化脓以后,我们就给他处理。

   安娜:您的医药都是用合作医疗那笔钱买的吗?

   杨洪彦:对,那时候西药很少,两块钱的合作医疗,都是公用的。

   安娜:如果有什么大病,也可以在合作医疗费用里报销吗?

   杨洪彦:大病按照百分之多少报,比如一百块钱报销多少,不全报。

   安娜:村里给您一个卫生室吗?

   杨洪彦:是,卫生室是大队办的,大队拿出几间屋来,放药品、医疗器械,还有体温表、听诊器,那时候是三间草房,就是大队的卫生室。

   安娜:您当赤脚医生的时候,您大部分时间是看病,还是干活?

   杨洪彦:看病不忙的时候就要下地干活,那时候提倡也能拿针头,也能拿锄头,下地了能干活,回到卫生室能看病,那时候思想教育提倡这个:既能看病,又能拿针头,又能拿锄头。

   安娜:您当时是挣工分吗?

   杨洪彦:对,我们下地里干活劳动的时候,和在卫生室里面是一样的,一天挣工分。

   安娜:当赤脚医生会得到几分?

   杨洪彦:一天和普通的劳力是一样的,干活的人,十七八岁的,一天挣10分,也给我10分,如果干的活劳力给8分,我也就是8分。

   安娜:您碰到最不好治的病是什么?

   杨洪彦:医疗事情最怕的就是疑难病,我不会诊断,看不透,这是最难的时候。比如来了一个病号,通过临床检查,我看不透这是什么病,最难的是这个。

   安娜:您当时有什么赤脚医生手册或者书吗?

   杨洪彦:那时候有书,上课,有书,还有笔记,来了病号,诊断不出来,我可以翻着去看看,大体上对上,如果实在诊断不出来,我就转到卫生院了,送到卫生院。

   安娜:村里的人对您是什么态度?

   杨洪彦:那时候看病没有什么态度,有病号咱就看,也不烦,最难的就是黑天,冷天的时候,黑天常常没有电,冷天没有暖炉。

   安娜:村里人相信您的医术吗?

   杨洪彦:还可以,相信,有很多病看好了,他就相信你了。

   安娜:在您以前村里没有医生吗?

   杨洪彦:我以前没有医生,我学习完回来以后才有。有些病扎针扎好了,他就相信你了,有些普通感冒,还有肠绞痛、胃痛,施针疗法一针就好了,他就信你了。

   安娜:您接生过吗?

   杨洪彦:接生我不会,我们这个地方很守旧,男的不能给女的接生,过去的思想不能给女的接生,在农村不能这样。那时候可以查胎位,听听胎音正常不正常,那个属于检查。

   安娜:村里有一个赤脚医生,对村里有什么影响吗,对您有什么好处?

   杨洪彦:对村里来说,就是看病方便了许多。但当赤脚医生对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能给你工分就行了。来了病号我就去看,治好了就高兴,那时候的思想就是那种想法,治好了特别高兴,来个病号不得了,这儿疼那儿疼的,不行了,你给他针灸一下,下个针,打个针,好了,就很高兴。那时候没有什么要求,只要这个病到我这里能治好了,我就要求这个,只要病号来到我这里治好了,这是最好最好的愿望了。那时候没有想到有什么报酬,比如说你给我钱,多给我工分,那时候没有这个想法。

   安娜:您觉得赤脚医生对中国农村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杨洪彦:肯定是好事!有病了,很快有人来看你的病了,我觉得是好事,老百姓也觉得是好事。

   安娜:您自己对当赤脚医生的经历有什么看法?

   杨洪彦:当时我想的就是当个好医生,有病我都能看透了,当时是那么想的。后来逐渐的条件也好了,我们就学习,卫生院也培训,一年培训几次,我们增加知识,逐渐我们在临床上就能看病治病,也了解病情了,一些多发病基本都能处理了,这是赤脚医生的贡献。

   安娜:您当时的理想是什么?

   杨洪彦:当时的理想就是这样,就想当个好医生,农村的疑难病都能看,就是这样的想法,青年时候的想法。

   安娜:您觉得当赤脚医生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对你自己本人的人生有什么影响?

杨洪彦:我也说不出来什么大影响,反正当赤脚医生以后,这个工作就喜欢干吧,生活上和老百姓都是一样的,到时候看病干活,到点回家吃饭,生活上没有受什么影响,人干什么都要干。

我们干这一行也不觉得厌烦。后来有时候夜里被病人叫起来的次数多了,是有些麻烦,农民都是黑天看病,黑天看病的多。那时候在生产队里,白天要到地里干活,白天得干活照顾小孩,晚上吃完饭了,小孩睡觉了,这才找赤脚医生,那时候夜里的看病的不少,但你不能不管啊,这是你选的人生啊。

   安娜:我们今天说的话,您同意在我的研究中或出版书里面用吗?

   杨洪彦:你觉得哪样合适就哪样办,只要你觉得的合适用。我说的都是真实情况,都是我们在实践当中过来的,在那种环境里过来的,没有水分,我是实话实说的。

   安娜:您同意还是不同意?

   杨洪彦:同意。

   安娜:好,谢谢,那麻烦您了。

   杨洪彦:不麻烦。

   安娜:谢谢您,再见。

   

   (结束)

 

访谈时间:2014年6月4、17日

访谈地点:江苏省赣榆县县黑林镇/北京电话采访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