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狗狗一同留学(2)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是一个很相信缘分的人,中文里的”缘份”一词是我怎么也用英语翻译不明白的,有人告诉我可以用英语中的”destiny”(命运)来翻译,我始终觉得不对味,因为,缘分就是如此微妙,没有任何一个词能解释出它的玄妙。

我和我的宠物小白狗的相遇就是一个”缘”字。话说三年前,我觉得生活实在太寂寞,所以就决定买了条小狗,又去书店买了一本介绍各种犬种的书,我觉得拥有一只宠物是非常严肃的一件事,在它有限的生命周期里,我必须让它能每一天都得到快乐。养宠物是一种责任,我不能只看到宠物给我生活带来的无限欢愉,更要看到养宠物的背后,我要付出的劳动和时间。我最喜欢哈士奇雪橇狗的英俊挺拔,但是它是属于工作狗种,每天早晚都要长时间的溜达,我没有那个场地,也没有那个时间。我喜欢拉布拉多的温顺可人,可是它是属于大型犬,并不适合公寓饲养。最后,我决定饲养一只贵气十足,聪明安静的玩具贵宾犬。小型犬的寿命大约在十五年左右,我知道我的这个决定将对我未来十五年的生命有所改变,这其实不是一个决定,而是一个承诺,对于一个弱小的,美好的小生灵一生的承诺。

故事就从这里开始了,因为留学生有很大的比例饲养宠物,所以,在留学生网站上你一直可以看到,每天都有大量”二手”宠物出售,有些是因为自己的宠物狗下了小崽,有些是留学生因为搬家,或者回国等原因不方便饲养了,更多的是留学生养了宠物以后才发现,原来养宠物如此麻烦,所以决定赶紧甩手转卖。这不仅让我想起了《导盲犬小Q》一片,那时侯我被此片感动得痛哭流涕,可怜温顺的导盲犬小Q多次易主,每每和新主人产生感情就被迫分开,最后都产生心理阴影了,但是,它对命运从来只有接受,没有抱怨,临死之前都惦记着第一个主人在它儿时轻轻地把它从花丛中抱起,它在花香般的美梦中甜甜的逝去。

我在网上看着那些”弃狗”的照片,每一个看起来都那么天真无辜,我真的好想把它们统统都带回家,但是我还是得继续保持理智的去寻找适合我的玩具贵宾犬。当向下滑动的鼠标突然在一张照片前停住时,一对巨大的粉红色的耳朵,这对耳朵估计占据我画面的四分之三的面积,而其次你才注意到它有一双象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我觉得它在哀怨的看着我,而且随时都要哭出来的样子。我知道这是一只吉娃娃,以不容易饲养著称,因为吉娃娃智商低,情商高,对人太依赖,而且有点神经质,喜欢乱吠和乱咬。可是,客观的理智完全没有办法抵抗它那双秋水般的双瞳。我一扔鼠标,决定了,就它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我赶紧联系卖家,找好地址,立马上路。到了卖家的房前,有一对年轻的上海情侣给我打开了房门。他们也是留学生,不过,人家那生活比我的气派多了,人家还在读书,爸妈就给买了房子和宝马。我快步地走入了房间,希望可以快点见到那可爱的小东西。可是,在屋内的地下室,我却见到了另一番景象。一个狭小的狗笼里躺着一只污浊的小白狗,笼子里没有吃的,没有水,有的只有网格下的粪便。这只小白狗具有吉娃娃的特征,但是根据它的腿长我可以判断,它是一只吉娃娃和日本梗犬的混血,这种狗因为杂交,取了父母的优点,但也因为杂交狗,所以在商场里,卖价比真正的吉娃娃便宜三分之二。小白狗见了我也不叫,也不动,就是那对黑葡萄一样的滴溜溜的眼镜打量着我。但当我打开笼门的时候,它冲了出来,一下子跳进了我的怀里。我想把它抱开,却发现它的小爪子紧紧地勾在我的毛衣上,它就那么”挂”在我的怀里。我觉得它很害怕,但是它太需要爱和温暖了。

我转身询问卖家价钱,卖家说一千,我当场怔住,因为就是在宠物店的这种狗也只要七百,还三证齐全。我说,那么贵,便宜一点吧。卖家说,这可是纯种的吉娃娃,商场里要卖两千多呢。我笑了笑说,这不是纯种吉娃娃,纯种吉娃娃到了它这个年纪只有它一半大,要是这真的是吉娃娃,那就说明它是成年狗了。成年狗的价格就不值这个钱了。卖家听了一惊,他说,好吧,七百,我当时是两千买的,回来才发现被人骗了,这不是纯种狗,现在就七百卖你吧。我说,可是正规商场里也是七百元,我为什么要买你这只无证狗呢。卖家说,你不买算了,总有人看不出来它不是纯吉娃娃的。他们会接受这个价钱的。我问,那你们这样不是骗人么。他理直气壮地说,那当时我们也是被人骗的受害者啊,我们还损失更多呢。

我怀里的小白狗完全不知道这些谈话左右着它的命运,它只是在我低头的时候,抬头看看我。我突然明白了,这只狗和商场里的有牌狗有什么区别了,在一样价钱的前提下,如果我买了这只小白狗,我完全没保障,不知道它的健康状况,但在商场里买,如果短时期内生病了,可以包退包换。但是到商场里买狗的人,一般都比较认真的对待养狗这件事,所以,那些狗狗有人爱,有人疼,而且,那些狗如果主人不要了,也不能随便丢弃,因为它们身上一般都带有主人信息的芯片。而这只小狗,主人已经不要它了,它留在这里被人欺负。要是我今天不带它走,它很有可能成为流浪狗,横尸街头。

看着小小的它至始至终都牢牢地抓住我的衣服,我在此刻相信,狗是通人性的,它明白,我可能是它可以离开这里的最后的救命稻草了。我面对着卖家的漫天要价,咬咬呀,同意买下了它。别了,我梦中的玩具贵宾犬,我的爱只能给这只更需要我拯救的小狗。我这时禁不住问卖家:”请问,你们为什么要卖它?”卖家好象觉得我多此一问,点着钞票,不嗤地说:”因为它是杂种狗,以后生出的小狗也卖不出高价。”我愤怒地默默地离去,我本期望他们是因为不堪重负,不得已而为之,没想到,竟是如此肮脏恶心的理由。

而此时,小白狗就这样一直”挂”在我的衣服上,晃悠晃悠地走出了这幢房子。我记得那天下着雨,它在车上格外的安静,我以为它就是这样一只看淡离别的小狗。可是,在未来的日子里,我发现它格外胆小。如果有人把它从我身边抱走,它会歇斯底里地大声”呼救”。原来,那天,不是它轻离别,而是它只想快快离开那个人和地方。我相信,对它而言,这不是一座房子,而是它的一个恶梦。我端详着它,我告诉自己,我要让这只小杂交狗生活得健康幸福,我要让它明白,这幢屋子里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恶梦,现在,梦醒了,好日子来了。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