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客难,房东更难(一)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房东”一词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是万恶的,因为电影里每每拍到房东,或者是旅店老板,都是那种凶神恶刹的铁公鸡。到了少时,那对于房东的厌恶简直不能用言语形容。在国内读大学时,就在学校边上租房子,条件恶劣不说,我那房东简直和周星驰电影里的那个包租婆如出一辙,一三五停水,二四六停电。后来出国留学了,对房东的印象更差了。我租住某位中国房东的地下室,房东想进房间,敲门都省了,拿了钥匙就进来了,要知道,在加拿大,父母进孩子房间还要敲门询问呢,法律规定,房东要进房间,首先就要给二十四小时的提前通知,得到同意后,才能进屋。让人不安的还不止这些,我前房东喜欢扒在窗口偷窥房间里面的一举一动,终有一日,我难压怒火,上前和他理论,房东倒也不抵赖,还理直气壮地告诉我:”我就检查检查,看看你是不是在家,灯关了没有,不然太浪费电了。”房东无赖至此,反倒是我哑口无言。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天下所有的房东都那么爱斤斤计较, 锱珠必计,我觉得,房东挣钱是天下最容易的事情,他们为什么就不能把钱看得轻一点,而对房客好一点呢。

我一直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我当了老板,我要以德服人,不能苛刻手下。如果有一天,我当了房东,我要做一个善良的房东。我相信赚钱和良心之间是可以找到一个平衡点的。现在,我离当老板的美梦还远着呢,但是,在毕业后的几个月里,我拿着读书时攒下的一点积蓄给自己买了一套小公寓,可是工作地点却有变更,最后,小公寓是无福消受,只能出租。于是,机缘巧合,迫不得已提早做了小房东。这下,我终于有机会站在房东的角度上体味一把他们的感受了。

因为我买的是一套小户型的酒店公寓,所以,朋友告诉我,要有家具和简单装潢才能顺利出租。可是,在提空了银行里的积蓄付了首付以后,我哪有闲钱装修和买家具呢?但我还是去参观了几位学生家长布置的出租房,这才发现,这个”简单装潢”原来是需要与房屋品质相称的高档装修。如果你在你的高档出租屋里放进低档装修和家具,那简直是”败絮其外,金玉其中”,得不偿失。

我数了数银行里刚过四位数的余钱,看着近七百尺但空空如也的公寓,担心着租不出去房子,下个月那接踵而至的帐单,想到这里,我的心就好似乱麻一般。于是,狠狠心,一跺脚,眼下也只有华山一条路了,把钱投到房子里去了,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至于生活费,当然只能过着纯西化的消费方法了,赚一个月,吃一个月(不过,信用卡透支消费,明天的钱今天花,这么西化的事,我还是没有那个勇气的)。这里,我再重申一下,我的实际可用资金总共有九百元左右。这九百元里将包括家具费,搬运费,涂料费,和损坏小家电重置费。

因为资金有限,我首先决定把自己睡的那张大床和床头柜贡献出来,我就把床垫放在地板上将就着睡。我从IKEA的经典销售理念中总结,好看时尚的东西不一定是贵的,最重要的是创意和细节。可是,我现在穷的连IKEA的东西都买不起,我不得不把矛头瞄准了二手市场,幸好所有留学生都很中意IKEA的家具,所以,在网上和报纸上找价廉物美的二手家具一点都不难,而且,价钱是店里卖的五分之一,比如,我买了一个三人座白沙发,店里卖四百元不包沙发套不包税,但是,我从这个要回国的留学生手里买的二手沙发,只要一百二十元,沙发套还可以拆洗,在IKEA店里,光一个沙发套就得八十元。我又花了七十元买了一套四人坐的玻璃餐桌和四把配套的椅子,以及十五元买了一个玻璃茶几。我觉得白色和玻璃的家具最适合小公寓,可以使整个小空间在视觉上放大和提亮。

我希望厨房和书房能以白为主色调,红色为点缀。于是,”历尽艰辛”终于被我以十五元淘到了一个时尚的红色电脑椅,卖家原价是四十元,当我软磨硬泡砍下价格以后,我觉得那个卖家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仿佛送瘟神一般,把我和凳子请出了大门,不过,还是要谢谢这个可怜的卖家,等我以后缓过气了,一定以同样的手法回报社会。 随后,我又陆续添置了一些小家具,最可怜的还是我自己,由于我自己家能看得过去的小家电都搬去了出租屋,我自己可是真正住上了刘禹锡崇尚的陋室。”房不在陋,有钱则灵”。其实,淘淘这些家具还真的挺有意思的。可是,最辛苦的就是搬运了。因为淘二手货和去商店是两回事,商店里的东西,你去一次就都可以把想买的东西都搬回来,可是价廉物美的二手货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我必须在房屋交屋前几个月里,每个周末都淘回一点东西,因为车小,遇到大件还要借车,或者是分开几次搬运,更不用说,搬运的劳累和担心运输途中对物件的损坏。虽然如此购物确实省了一大笔钱,可是,其中辛苦那是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咽。

不过,最经典的还要数我用了十元钱买了一个IKEA两百元的书桌,但是,书桌的表面的白油漆有刮痕。我只得花十五元买了一罐家具专用的白油漆。虽说代价是花了我几个小时去修补,和满头满脑几天都没洗掉的白油漆,但最终的效果是不错的。这就奠定了我对粉刷墙壁的信心。因为,原来墙壁的涂料已经有些磨损,我不得不重新粉刷,而我从小就画画,对于颜料笔刷之类的可谓是驾轻就熟,我总觉得粉刷墙壁和画画就是一回事情,不过粉刷墙壁更简单罢了。于是,我信心满满地去了我生平从未踏入的装修建材商店,此时,我哪知道等待我的是一大堆从没遇到过的麻烦……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