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生活(上)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现实生活中,不是每一天都是惊涛骇浪,柴米油盐加手忙脚乱可能更是我生活的主旋律。这里,我就给大家说说,这一周在我生活里发生的小故事,它们就像五线谱上那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音符,给我的生活带来些小小刺激,小小欢愉。

周一一大早,我还在床上”会周公”,我那刺耳的手机铃声划破的清晨的宁静,迷迷糊糊地接起了电话,只听得电话那头穿来悦耳的女声,可以想像对方一定是一位非常年轻的白人女子,我在电话那头皱了皱眉毛,心里咕哝着:最好她有非常重要的事情,不然这种大清早扰人清梦的行径太可恶了。只听她温柔地说道,”早上好,赵女士,我代表我的公司很荣幸的通知您,您的期房很快就可以交到你的手里了,入住时间提前到了下个月的月中……” 我听完她的话后,顿时觉得有个响雷劈在脑瓜上,别说什么睡意呢,连浑身的汗毛都被吓的炸开了。我结结巴巴地和她说:”从我买楼到现在,你们一直和我说原先的工期会延后,二月份不能交房,要推迟到至少四月份,怎么突然说变就变?”温柔地小姐不紧不慢地说:”过去是这么说的,但是现在公司决定把您的大楼一分为二,让部分购买者先行入住,所以,就可以按原先的时间交房了。”我大声争辩:”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呢,因为你们先前和我们说,工期会延后,所以,我们根本没有给房东两个月的提前通知,现在搬走的话,连押金都拿不回来了,而且在二十天内搬家也太紧张了。”那个小姐还是不紧不慢地说:”无论我们和你们说了什么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书面文件里你们的入住时间是下个月,所以,请你们做好准备。”我此时觉得天旋地转,因为这套新房还不能出租,从法律上来讲,入住的时候,我还没有房子的产权,所以,要是房客不付房租的话,我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这样租房太没有保障了。而我目前租住的房子连一年的合同都没有到期,房东是不会让我轻易走掉的,现在我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

没办法,眼下是华山一条路,横着心也要把事情解决了。我赶紧打电话给朋友,因为,我现在租得这套房子是需要排队排很久的政府公房,价格便宜,地点好,很多朋友都希望我搬走之前想想办法,让他们住进来,所以,眼下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现在租的房子转让到我朋友的名下,然后自己搬到新房子去。最后,我决定把租的房子转租到我一个学生家长的手里,我相信中年人应该更有责任感一些,我可再折腾不起了。我的想法很快得到印证,那个家长当机立断,把自己租的房子转手租出去,而自己下个月立马搬到我的房子里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不用担心两头都付房租了。

可是,搬家时间近在咫尺,我连个打包的箱子都没有,而且,我也不想把旧家具带去新房子,与其花钱请搬家公司把旧东西都搬过去,然后扔掉,不如现在就卖了,两袖清风地搬过去,然后再请家具店把东西送货上门。于是,一不做二不休,我把我家的破家当一五一十的都放在了网上,可用我未婚夫的话来说,这些东西连开车来拿的油费都不值,应该扔到大马路让环保车收走。但是,我不那么认为,这些是西方人的做法,东西不论好坏,都往大街上一扔,原本好好的电视机,下一场大雨真的成垃圾了。这样才不叫环保呢,中国人常说:”破家值万贯”,我现在把还能用的东西很便宜的卖给了需要的人,他们也高兴,我也拿回部分本钱,最重要的是这才是真正的环保,不然他们去买新的,这又是能源和资源的浪费。不过,我确实觉得怎么可能会有人买那么旧的东西呢,估计绝大多数东西还是要送人的。

我有两个真皮沙发,九年了,但是非常舒服,一个是单人沙发,一个三人沙发,而且沙发下沿被我家的小狗啃的”伤痕累累”。于是,我就在网上写下了详情,并且把破损的地方都拍下来发在网上,我不愿意人家大老远地跑来才发现,沙发原来那么”饱经沧桑”,白跑一趟。三人沙发我标价二十五元,单人沙发情况较好,我标价三十元。原本还以为肯定还得被人还价,没想到,在帖子贴出后的一小时内就有很多回复,第二天,两个沙发就被人买走了,而且两个人都是开了车过来直接拿走。没想到,二手家具市场如此火爆。

于是,我在网上挂出了一条波斯地毯,一个吸尘器和一个公寓免安装洗碗机。这条地毯大有来头,是我最好的朋友从土耳其带回来的送给我的,手工编制,是最复杂的花纹和最好的羊绒。据他说,光飞机的托运费就花了近一百美金,可是,我家的小狗太喜欢这条地毯了,使劲地往上蹭,结果没过一天就一地毯的白毛,无奈下,吸完尘后,我就把地毯从此束之高阁。我也不知道这地毯值多少钱,就随便标了一百五十元。吸尘器也是我朋友给我的,原价五百多,不过零件掉了一大堆,而且那个吸尘器的头还老是掉下来。我有些心虚的标价四十元,而洗碗机我两年前花一百元买来,天天使用,但是保持的非常好。所以,我也挂出一百元出售,我想买二手的人多少会讨价还价的。

我在华人网站上也挂了广告,在西人网站上也挂了,结果我发现打电话来的华人和西人非常不同,华人不太关心质量,能用就行,一上来就侃价,而且是”拦腰斩”,而西人却更多的关心东西的型号和性能,对于价格只字不谈。结果,当天夜里,在挂出广告后的一个小时,一对白人老年夫妇就执意要深夜前来看地毯,他们还住在多伦多有名的富人区,我就寻思起来,这条地毯咋那么大魅力呢,那么多人都抢着要,我觉得就是一方地毯而已。好奇归好奇,我还是同意这对老夫妇的请求,但是,更奇怪的事发生了……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