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生活(下)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原来以为在网上卖二手家具本应该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没想到我家那对’破铜烂铁”居然都在网上刊登一天以后,被人直接买走了,互联网的威力太大,群众的威力更大。我当然不指望靠这个发财,只是享受着这些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生活趣事,也就是这样的小事,才不至于让我平静的生活显得平淡。

上回我们说到,我在网上卖一块波斯地毯,是朋友从土耳其带回来的。这条地毯连我这个外行人都觉得手工细致,图案特别,色彩绚丽,可是,羊毛的东西卷在壁橱里,时间长了可是要生虫的,我随便标了一个一百元在网上叫卖,心里还嘀咕,一百元是不是太贵了,宜家的新地毯都不要这个价格。我反过来一想,买东西的人都得还价的,我还是留一点空间给他们还价吧。

帖子刚一发出去,就收到了很多回帖,有人说,便宜点吧,有人说明天来看,可是,一位落款为”Judy” 的邮件吸引我的注意,她说她现在马上开车过来,我回邮件说现在天色已晚,明天吧!她立即回复,我家住在Cabbage town ,离你家不远,那我明天一大早来吧。我想了想,Cabbage town 一般都是有钱的白人居住的地方,我家也没值钱东西,所以,应该不用担心被打劫,而且要我早起比登天还难,还不如晚睡呢,斟酌一番以后,我决定还是让”Judy”晚上来吧。

可不凑巧,”Judy”深夜拜访的个夜晚,下着大雪,我家门口的小道因为积雪太深,车都开不进来,于是,委屈了可怜的”Judy”,一脚深,一脚浅的在漆黑的雪晚找到了我家。

听到门铃打开门,我看到一对鼻子冻的通红的白人老夫妇。原来”Judy”是一位老太太,而且她还把她的丈夫也拖来了。他们非常礼貌地在屋外抖落了积雪。于是,我把他们请到楼上看地毯,这对老夫妇看到了地毯以后好像显得格外兴奋,更奇怪的是,他们买地毯,不看地毯的正面,一个劲的看地毯的反面。我心想,正面那么好看的花样,你们不看,反面都是针脚有什么好看的。没想到,这对老夫妇还在那就着那些难看的针脚,讨论得热火朝天,说什么针脚不规则,用的棉绳有粗有细。我想,这下不好了,他们都挑出了那么多毛病,一定不要了,白费了我那么晚还没睡觉了。就在这时,老夫妇突然说道:”小姐,这条地毯我要定了。就按你说的价格吧。”我脱口而出地说道:”可是你们刚刚还说这条地毯的反面可以看出那么多问题啊?你们真的要拉?”两位老人好像怕我反悔一样,一把把一张百元大钞塞到我的手里。卷起地毯,扛在肩上,笑眯眯地说:”小姐,这条地毯您应该是从土耳其农村买的吧,我们说的这些针脚不齐,棉绳有粗细,包括纹理歪歪扭扭的,都是说明,它是手工编织,连棉线都是手摇的,所以才会有粗细。现在市面上的都是机器纺织的,特别是出口到加拿大的。不过,这条地毯看来是全新的,波斯地毯被使用越久,踩踏的次数越多,才越值钱。”我听了他们的一番话,瞬间觉得我好像卖亏了,有种把古董当破烂卖的感觉,这对老夫妇真厉害,没准就是搞外国古玩的。不过现在,银货两讫,我也不好反悔了。我要送他们出门的时候,老婆婆的眼神突然被我堆砌在角落的三个茶几吸引住了,她问我,这套茶几卖不卖。我一看,那是我一个白人老师送给我的雕花组合茶几,那个老师要退休了,我们上她家吃饭,她把这套茶几硬塞给了我,说是家里没地方放的旧东西,送人总比扔了好,可这种老欧式的家具和我家的风格格格不入,我也就一直闲置着。现在看来,能被这个老婆婆看上,那指不定就是什么好宝贝,我赶紧告诉她那个是非卖品。我都吃了一次哑巴亏了,哪还能一错再错。这就叫吃一亏长一智。下回我可不敢乱买”老东西”了。

第二天,我就在网上挂出卖吸尘器和洗碗机。我想这回没有错了吧,电动的东西只能是越来越不值钱了。因为那个吸尘器原价五百元,现在一堆零件都掉了七零八落的,虽然能用,就不是那么方便了。于是,我只要五十元,嘿,要的人还挺多。特别是一个白人大叔不停的打电话,一会问我,这个零件有没有,那个功能有没有,有几个工作档,配件那里卖。我到最后都不胜其烦了,委婉地告诉他,要是不是所有小配件都在搬家的时候遗失了,我也不会卖这个价钱了。这位大叔终于表示理解,第二天,下班就来看货了。我的天啊,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婆妈的男人,他还专门打电话给生产厂家,问他们我的丢失的那些小配件,他可不可以从厂家购买,在得到肯定答复后。又摆弄起了吸尘器,那个吸尘器的头都被他舞弄的掉下来了,还发现很多我从来也不知道的新功能和新毛病。我最后实在忍无可忍,我问他,他是要还是不要。最离奇的就是,在发现了那么多问题之后,他还是决意要买这个吸尘器。让人费解的是,交了钱,我把他和吸尘器”扫地出门”后,我居然发现他坐在我家铺满白雪的台阶上,拿出了一张纸,好像是产品的图纸,他把图纸和实物比划了很久,才驾车离开。原来,天下还有那么婆妈的男人,还是一个五大三粗,一脸狠样的白人大叔,真是人不可貌相啊。但是现在想来也挺有意思的,他不是不礼貌,只是天性使然。
关于最后的那个公寓洗碗机,还发生一件小插曲,有一位买家问我,我们家是不是残疾人的轮椅可以进来。答案当然是不可以,他这样问我当然可以猜到他是一个残疾人,可是不巧我家都是楼梯。他听到以后好像很失望,他说我可不可以把东西拿下来,他自己搬到车上,我觉得他太可怜了,都难过得要哭了。我告诉他,没关系,我们开车,送到你家。虽然很多人都发邮件说可以按我的标价买,而且自己可以来拿,但是,我一想到,那个残疾人可能坐着轮椅,连水槽都够不着,我就坚持要送货上门。现在想来,我的决定是正确的,那个残疾人半身不遂,根本搬不动洗碗机,他非常满意我那擦的亮亮的洗碗机,连声道谢。虽然那洗碗机死沉死沉的,但是我觉得,它去了一个真正需要它的地方,我的劳动还是有价值的。

这三个小故事,看起来平凡无奇,仔细想来有的让我觉得学到了什么,有的让我好气又好笑,有的让我动容和感叹。也许我们的生活就是由这些小故事编织成一张大网,把人间各种回味无穷的喜怒哀乐一网打尽。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