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蛋”手术记(2)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一直觉得饲养宠物是一件非常需要责任心的事。它们是那么无条件的信任你,守护你,当我每每听到忠犬护主牺牲的故事,我还是会像小时候一样,躲起来偷偷啜泣。我总是在想,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让一个生命可以毫不犹豫地为另一个生命自愿赴死。如果这种感情转化为人类的感情,可能就只有骨肉亲情了。前几日,我看到一则多伦多新闻,一位主人因为要急于要救跑上马路的爱犬,竟然不惜以身护犬。结果,爱犬的命救回来了,他却送医院了。虽然,我知道有些人会说,这样做太不爱惜自己的生命了,儒家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可是,我还是轻易地被这个故事打动,我想,那位主人即使在医院里听到爱犬无恙的消息,也会长长地抒一口气吧,生命因为关爱才有了勃勃生机,我们在给予爱和温暖的时候,其实已经在收获了。

眼看”傻蛋”阉割手术时间就要如期而至,我又突然变得犹豫起来了,因为”傻蛋”就是这样无条件地相信着我,而我却要它去承受手术的痛苦。在平日的生活中,每每我给它下达”指令”,如果它能明白,它就会毫不犹豫地去执行 。但是有时它听不懂我说话,于是,它那小小的”眉毛”就呈”八”字型耸起,歪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我,好像在说,小生愚钝,还望您明示。总之,”傻蛋”对于我给它的每一个安排,总是选择默默接受,毫无怨言,可是它越是如此信赖我,我越是觉得内疚,我用人的感情去衡量它的世界,总觉得,它没有权利去选择以何种方法生活,已经是非常残忍的了,我真的不忍心让它经历更多的痛苦。

可就在我举棋不定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情。周日,我和男友从Markham开车回Downtown,当车飞快的行使在高速公路上的时候,前面的那辆车突然在没有打任何信号灯的时候,突然变道,我们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一大一小的灰色物体出现在车前,起初我们乍一看,以为是垃圾袋,后来看到它们在移动,这才发现那是两只浣熊,一只大的应该是妈妈,一只小的应该是幼崽,可是,发现的时候已经是近在咫尺,刹车显然没有用,而且高速上刹车是非常危险的,可是,这两个小家伙也已经被这车水马龙的架势给吓坏了,浣熊妈妈决定从我们的车前穿过,而幼崽已经被吓得呆在路上了,这条高速不是很宽,总共三车道,小浣熊堵住了左车道,妈妈却打算从中车道穿过到右车道逃出升天。可怜我的心脏就要跳出了嗓子眼了(虽然,我这花了那么多笔墨来描述这件事,可是发生的时候只有那一秒钟),我只记得告诉男友,不要压死它们,后面没有车。可在我心里,菩萨,上帝,安拉我都叫了一圈,我希望他们保佑浣熊母子可以平安。好在浣熊妈妈抱着必死的决心,没有任何踌躇穿过了马路,我们的车也像前面的车一样,画了一个大大的”S”避开了它们母子,可是,母亲虽然逃出升天,小浣熊却还是待在原地吓懵了,我可以想像浣熊母亲的心情,她一定徘徊在高速旁的草丛里悲凄凄地呼唤它的爱子。虽然,我们躲开了它们,但是,我却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命运是什么,而我因为没有办法帮助他们而产生了强烈的无力感。此时,我突然想起了我的”傻蛋”,如果,今天,冲上马路,而我无力挽救的是”傻蛋”……我都不敢接着往下想。不过我敢肯定的是,我的心情一定不是忐忑那么简单了,我会懊恼,自责,悲痛很久很久。我突然意识到,我不能等亡羊补牢时再去懊悔,我要防患于未然,我要把这个问题从源头切断。

对不起,”傻蛋”,这个罪你可是真得遭了。这次,我可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可怜的”傻蛋”就被我如期送上了手术台,去见那个我和它都不愿意看到的刘兽医。刘兽医和我说,你晚上六点来接它吧。

当我再一次看到傻蛋的时候,它被护士用小毯子包着出来,递给了我,它一反往日”嚣张”的样子,就想霜打了的黄花菜一样,蔫了。它的大耳朵也不再张扬地站在脑门上了,而是颓废地耷拉着,它的双眼里居然还充满了泪水,泪水顺着它凸凸的眼袋上大颗大颗地流下,那种哀怨的眼神是我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不过,让人觉得又难过又好笑的是,它的脖子上佩带了一个像卫星发射器一样的碟型物,好像它是刚刚从外太空回来的一样。护士笑着和我说,它可是个硬汉,别看个儿小小的,一针麻醉剂打下去,别的狗狗早就趴下了,可它还是巍然屹立,只能再补一针。

说话的当口,”傻蛋”已经在我的臂弯沉沉地睡去。

我按照刘医生的话对它小心护理,一周后以后去拆线,这一周因为我心中有愧,尽给它吃好的,”傻蛋”真是受宠若惊,很给面子的把所有的东西一扫而空。一周后,复诊的时候,当刘兽医用闪电般地速度拆完线后,我就以为万事大吉了,可是,过了两三天才发现,线没拆干净,还有两根在肚子上呢!我也懒得再去找他,在街口的宠物医院自己解决了。我对他的医术向来没信心,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我已经很知足了。

“净身”后的”傻蛋”真的把以前的恶习全都改了,再也没有随地方便,更没有一开门就逃窜了。不过,现在,它有了新的两个嗜好,一个是吃,一个是睡,食量大增不说,而且把所有的精力统统放在偷吃东西上了,真可谓”家贼”难防,我真怀疑它是神偷再世。而且,吃完了就睡,现在的”傻蛋”已经看破红尘俗事,过着神仙般的日子。我想,这一刀,于我,于它可能都是一件好事吧。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