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话(一)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想到私人美术授课对我来说是一件非常机缘巧合的事情,从刚开始的一时兴起到今天的”生意兴隆”,这一切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可能因为我以前不知道中国人到了加拿大,至始至终最关心的还是孩子的教育,那份舐犊之情让我为之动容。

我在加拿大教画画也有快四年的”教龄”了,不过,过去一直是帮学校上”大课”,虽不能说是”桃李满天下”,但是,在华人多的地方走动,经常会有孩子拉着他们父母走过来,大声而欢愉地说:”妈妈,妈妈,这是我的画画老师!”这时孩子的父母会说:”我孩子回家一直提起你,和你学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你,没想到你那么年轻!”对于这样的回答,我并不陌生,年轻并不是一个弱点,正因为年轻,我充满活力,我喜欢孩子,我喜欢画画,我喜欢教书,就是因为这样的热情,让我享受教书的时光,所以,我才可以在这个”岗位”上坚持下来,刚从国内来的时候,因为从艺术类大学出来,英语并不好,更不要提在美术授课当中,有很多的专业术语,特别是上到色彩理论课,或者素描的时候,在英语授课是必须的前提下,我翻阅词典去学习专业词语,但是,对我帮助最大的,还是我那群可爱的学生,他们说的都是流利的英语,在教学过程中,我深刻明白了孔老夫子所说的:是教学相长。真没想到,《礼记》的深刻韵意,等我出了国门后才真正感受到。所以现在,我更加倾向于英语授课,一到上课,就自然而然说英语了。我想这就是年轻的优势,我可以很快的掌握住新的知识和保持我对事物的热情。而且,年轻让我和孩子们拉近了距离,我喜欢看他们照着自己脑海中的卡通形象来创作自己的背景,然后,告诉他们那个卡通形象和他们画的有什么不同,当我画出和电视里一模一样的卡通形象时,这才发现一桌子的孩子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他们不可想像一个”大人”怎么会看他们喜欢看的卡通片,知道他们才知道的故事情节。无形中,我觉得自己被他们接受了,他们觉得我是”自己人”。大一些的孩子居然还问起了我对某些明星的看法,他们崇拜的明星和成人喜欢的可不一样,一般都是和他们年龄相差不大的偶像新星。看着他们一付”我知道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的表情,我就觉得着实好笑,孩子就是那么简单,他们觉得我是”自己人”就会对我无话不说。他们可不太明白大人所说的”进步”,”竞争” ,他们得到一个所有孩子都觉得特别”cool”(酷)的人赞美,他们也很”cool”,他们也很牛。每当我表扬一个孩子,把他的画展示给别的孩子看的时候,我觉得他的小脖子也直了,小胸膛也挺了,说话也中气足了,此时,我的心都在微笑,哦,孩子,就是那么简单。

当然,老师对孩子的影响力是巨大的,这里我有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小故事,我有一个学生叫May,她是个半大的孩子,已经到了爱漂亮,看看八卦杂志的年龄了,但是,她毕竟还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很多事,她知道一些,但是又不是那么明白。她特别喜欢画水彩,还喜欢画漂亮的少男少女,她的色彩感觉很特别,都是用粉色调在画画,但是,一张画倒也有几分少女烂漫的感觉。有一天,她找来一张现在时下最炙手可热的女明星梅根. 福克斯的电影剧照,告诉我,她要把她画下来,挂在墙上,May还告诉我,八卦杂志说梅根最近恋爱了,拍拖对象是在《变形金刚3》中的男主角。我想也没想就告诉她,这不可能,八卦杂志上的新闻十有八九都是骗人的。她振振有词地告诉我,不会的,那是《人物》杂志的封面故事,怎么可能有假?我听了一笑了之。没想到,接下来的故事让我膛目结舌,第二周的周六,她来上课,她告诉我,我说的是对的,梅根没有和男主角谈恋爱。我问她怎么突然相信我说的了,她从包里拿给我看一份杂志,上面居然有她和梅根的合照,虽然May被拍到的是背面,但是,我也可以看出照片上的人就是她,而且她们两个在说话。May告诉我,那周是多伦多电影节,她背着书包放学回家,路上走到四季大酒家楼下的咖啡馆,看到一大群记者簇拥着一个在露天喝咖啡的女人,她定睛一看,那女人不正是好莱坞大名鼎鼎的梅根. 福克斯么,她把书包往路边一放,凭着个儿小居然钻到了咖啡馆栅栏的里面,站在了所有记者的镜头前,面对着看傻眼的梅根,一点也不紧张地大声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么?”梅根可能根本没有遇到过一个半大孩子的发问,可她居然大方地同意了。May接着问:”你是不是在和《变形金刚3》的男主角谈恋爱,杂志上是这样说的,可是有些人(我想有些人就是指我吧)却不那么想。”May告诉我,梅根听到她的提问以后,先呆了两秒钟,然后哈哈大笑,总算笑完以后,坚定地告诉她No,从来没有和男主角谈过恋爱。还问May有没有其他问题了,May说没有了,说了再见以后,又从来的时候的缝隙原路又钻了出去,捡起了小书包,就回家去了,可能,她从来没有想过,那天,被她留在原地的那些记者和可怜的梅根,面对这个从天而降的小孩是如何的错愕和不知所措,他们成人世界里的秩序和隐私,被这个半大孩童解读的如此简单,这个孩子要的不是一篇精彩的采访,也不是狗崽队的苦苦追求的高价内幕,她要的只是一个答案,一个权威杂志和她相信的老师之间,孰对孰错的结论,可能她本身对梅根和谁恋爱并不那么关心,对她而言,她只想求证老师的话是不是对的。原来,老师的话可以让孩子去思考那么久,甚至付诸行动只为了求证一句话,是对还是错。

很多孩子可能在家里很淘气,父母说话他们都只听进去一半,但是,老师的话,他们总觉得是那么有道理,那么的不可忤逆。所以,老师既然有那么大的能力,就要肩负那么大的责任,所以,有时当家长出去办事,把孩子留到我这儿的时候,我告诉自己,我还是要很努力很负责的去教他们,我要对我说的每一句话负责,我要对他们在我课上的每一分钟负责。事实证明,这样做是对的,虽然父母不在,但是孩子心中都有一面明镜,谁对他好,谁认真负责,他们的小小七窍玲珑心透亮着呢,你对他们负责,他们就老想着你的好,老盼着等你来上课,这样建立起来的师生情,让我觉得我的工作快乐无限。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