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香蕉人” (3)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上文提到,我的闺中密友Emily长着一张比中国人还中国人的脸,爸爸香港人,妈妈澳门人,还死活说自己是欧洲血统,因为她爸妈是在特区回归前出生的。要是谁对她说中文,那就是踩到了她的尾巴了。我曾经和她一起走在路上,有个白人哥哥很友好的和她用中文打了个招呼,这时候,我那位闺密就像胀了气的青蛙一样,很生气地大声说:”你哪里看得出我像亚洲人了!”只见那位白人哥哥倒吸一口,很手足无措地说:”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native Indian(本土印地安人,因为北美原住民都是黄种人种)。”我听完白人哥哥的经典语录,强忍住笑意,这位白人哥哥太有才了,Emily的本意是想说,我明明拥有那么”欧洲”的长相,你为什么觉得我是亚洲人呢?而白人哥哥的理解是,你长得本来就是黄种人,不是亚洲人,唯一的解释就是你是印地安原住民了。只见Emily恼怒地都顾不得争辩了,拖了我就走。留下一头雾水的白人哥哥独自感叹,女人心,海底针啊。

其实,Emily在我眼中就是一个”香蕉人”,里白外黄,可她偏偏老觉得自己连外面都是白人,这是我觉得很神奇的一点,难道她家没有镜子么?其实,除了接受她自认为白人的毛病以外,她也是一个挺好的朋友,很聪明,很能逗人开心,可是她就是过分多愁善感,但生活不是林黛玉,多愁善感不会让变得你风情万种的。和她说话要非常小心,如果她买了新衣服,新包包,不但要第一时间察觉,还要努力的说好看,要是你不恭维她,她就努力地摆出一脸伤感的样子,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没人会特意去哄着她,久而久之,她的朋友越来越少了,最后就剩下我一个了,我时常感叹,我好像会吸引一些脾气比较与众不同的朋友,他们都会把我看成他们的挚友,而普通人和我大多都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可能普通人没有那么绝望,不会一天到晚拖着一个很容易走神的人说心里话吧。

和Emily认识久了,她就对我无话不说,渐渐地,我对这个女孩的看法改观了,我渐渐地从有些看不惯她,到理解她,到同情她了,我终于明白她为什么那么喜欢说自己是白人,那么多愁善感了。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她从小学习芭蕾,就因为这样,她的很多关节软组织就受伤了,发育后怎么都长不高,要知道,人的生长其实就是关节之间的拉伸。高运动量的结果就是食量惊人,渐渐地她从一个美丽可爱的芭蕾女孩发展成了一个矮胖的少女,原来喜爱的芭蕾成了她被人取笑的把柄,她穿着曾经美丽的芭蕾装却被人嘲笑成加拿大肥鹅。当同龄女生都开始懵懵懂懂恋爱的时候,她就成了孤家寡人。于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突然意识到一点,为什么电视里的公主总能找到王子呢,为什么她的好友们都能找到帅哥呢,理由只有一个,她们都是白人,比如,世界著名的名媛帕里丝.希尔顿,只要你是有钱的金发美女,无论坐监狱也好,吸毒也罢,你永远是众星拱月的对象,再比如,Emily最喜欢的电视剧《欲望都市》(<<sex and city>>)里,如此苍老难看的女主角居然屡逢艳遇,因为她会打扮,因为她有钱,因为她是白人。在这个白人仍是主流社会的地方,她已经无力去改变这个事实,她只能把自己也变成,或者是假设成一个白人,一个有钱的白人,这样,她才能和白人一样得到同样的关注,她才能融入白人的世界。而富有的父母为了能让爱女更加自信,从来没有纠正过她的观念,而是顺应她的臆想,告诉她,她是一个”欧洲”血统的后代,终于,她对自己的自我催眠成功了,她告诉自己,我就是白人,我还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所以,她家就是有再多的镜子都没有用,因为从她的眼睛里看到的自己,就是一个黑色头发的白人少女。在我放学后还在打工的时候,她在商场里逛街到天黑,她的父母用金钱武装了她的思想,西方社会是个拜金的社会,在被名牌和奢华包装过后的她,终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

但是,在北美,有两个让Emily痛苦的事实存在,在北美,白人掌握着主流社会,有人可能会和我争辩,在加拿大人人平等,没有主流,次流之分,那为什么政坛上的有色人种寥寥无几呢,那为什么电视里出现的人物永远是白人大比例超过有色人种呢,那为什么北美的各界名人里,白人还是占压倒性优势呢?既然有色人种在加拿大的人口比重已经超过了白人,那这些情况是不是应该反一反呢?我绝对没有说白人比有色人种高贵,况且白人也没有,我只是觉得这个社会的潜规则就是,白人在北美更占优势。
第二个让Emily痛苦的是事实就是,在白人面前,他们似乎总觉得她是亚洲人,她有种在自己祖国却被当成外国人的感觉,但在真正从亚洲过来,团结得很紧的亚洲同学里,她又俨然成了外国人,比如,如果有习题可以抄答案,这在中国学生之间屡见不鲜,但是,给她抄,她想都不要想,不是中国人,她万一泄密怎么办,这是一种信任问题。她掉在了两种文化之间的夹缝中,她是悬崖上吹风–腹背受力。

那和她志同道合的朋友到底有没有呢,答案是肯定的,她的朋友就是和她一样的”香蕉人”,大家都掉到夹缝里了,想不认识都不行。可悲的就是,尽管多伦多有很多中国人,但是”香蕉人”相对分散,于是,无论是找朋友,还是谈恋爱的范围都很有限了,于是,女”香蕉人”找了白人帅哥,留下了没有那么吃香的男”香蕉人”独自神伤,现在网络上有这么一个公式;黄种女生和白人男生,白人女生和黑人男生,最后,黄种男生和黑人女生谁都看不上谁。我细细一想,也对,我还真没遇到过黄种男生和黑人女生搭配的朋友呢。我在一个叫”愤怒亚洲男”的著名外文网站上看到了无数愤怒的亚洲男人对这样现状的不满,他们把每一个和亚洲女孩交往的白人男生都看成批斗对象,因为他们大量的掠夺了女”香蕉人”这有限的宝贵资源。当我不禁感叹,亚洲男人争口气去娶白人女子做老婆的时候,大街上那和”白男黄女”配相比,少了又少的”黄男白女”配,让我不禁暗叹一口……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