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香蕉人” (4)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有人说,在北美生活的华人已经非常幸运了,特别是在加拿大,种族歧视表现的非常微弱。有色人种在社会认可上基本平等,为什么说基本呢?我们来举一些例子,大家有没有觉得黑人很敏感,凡是对他比较冷漠或是说到一些比较敏感的话题,他们都会去往种族歧视上联想,比如,我在的士上,会和司机说我觉得比较近的路,有一回,一个黑人司机,当我告诉他,我认为哪条路比较近一点的时候,他扭头就送了我一句:”你觉得我是黑人,就会带你绕远路,对不对?”又有一次,我和一个黑人朋友去学校楼下的食堂打饭,因为最后决定吃中餐,我就指着柜台后的一款食物告诉她,只有这个是鸡肉,她当时脸色就很不好看,她问我说:”因为我是黑人,就一定喜欢吃鸡肉,喝葡萄汁么?”(因为,全加拿大人民都有一个很奇怪的共识,就是黑人喜欢吃鸡肉和西瓜,最喜欢喝葡萄汁)我的黑人同学认为我这样是对黑人的一种偏见,所以很不高兴,不过,最后,这个黑人同学还是很不争气点了那盘有鸡的食物。还有数次,因为我在学校的电脑房工作,我时常和过往同学打招呼,但有时我也埋头干活,但我发现我一定要和认识的黑人同学打招呼,别的同学都会觉得我在忙,所以没有注意到他们进来,但是黑人同学会觉得,因为他们是黑人,所以,我故意不和他们打招呼,然后,就会向我的上级反映,其实,我真的很无辜,我到电脑房工作,是解决一些电脑上的问题的,又不是来和大家打招呼的,说不说”hi”,和歧视黑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是,他们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群。你必须要付出更多的注意力才能让他们觉得,他们在你眼中,他们和别人都一样。

现在大家要问,他们敏不敏感和种族歧视有什么关系,特别是亚裔华人之间有什么联系?其实,这一切都太有关联了,黑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们缺乏社会认可,他们害怕别人把自己看成低人一等,他们要引起别人的注意,他们要叛逆。鲁迅说过一句话,: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黑人这个整个种族明显地就是在沉默中爆发,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提醒着人们他们的存在,他们在北美的很多领域都扮演着非常活跃的角色。他们用很多行为表现出对这个社会的不满,确实,这个社会的确不是完美的,我的黑人男性朋友告诉我,在夜晚,他很难打到的士,最后,为他停留的一般而言都是黑人司机,如果,他在夜晚的大街上走路,他明显发现,迎面走来的人都会加快步伐或者绕道走,他告诉我,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他有时很想吓吓那些对他绕道而行的人们,反正在他们心里已经不知道把他想像成了什么样子,不如就遂了他们的愿吧。我以前在餐馆工作的时候,下了班已经午夜过后了,在厨房工作的好心厨师是个黑人,我们顺路,所以,他每天晚上都送我回家, 几乎隔三差五就有警察把他拦下来,检查车牌,盘查一番后,总是会追问坐在车上的我:”女士,一切都好么?”我心想,多伦多夜晚原来有那么多警察,而且还挺负责的,他们可能觉得一个亚洲年轻姑娘怎么会出现在一个中年黑人男人的破车上,这逻辑上有问题,该不会是被绑架了吧,特别有意思的是,有一次,有个警察问完了,还对我眨眨眼睛,意思就是,如果你被绑架了,你就对我们眨眨眼睛,我真是啼笑皆非。我想,要是我当时要是挤眉弄眼的话,好心的黑人厨师估计就要被带去警察局了。每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就觉得非常愧疚,我觉得是我害得厨师被盘查,没想到,厨师轻松地告诉我,这样的事情在他身上经常发生,没有什么奇怪的。现在回想,我和我亚裔男友交往两年了,经常夜间行车,从来没有被警察盘查过。这些,就是我们华人生活中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但同时,有很多在华人身上发生的事情也是黑人没有经历过的。但我觉得华人和黑人最大的不同,就是华人总体上面对歧视选择沉默,华人似乎很容易成为被人遗忘的角落。比如前几年的新闻,华人老太太在地铁站台被一群其他族裔的人群殴,再有,华裔钓鱼者被扔到水里,还有,华人遭到驾驶考试中心歧视等事件,华人社区表现出的是关注,就好像是个小石子扔到了池塘里,掀起的只是一些涟漪。现在还没有办法判断,亚裔,这个加拿大第二大的人群是选择永远的沉默,还是现在正处于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能量积累。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年轻的华裔们,他们似乎越来越躁动,他们越来越要求加入到主流社会中去,他们把北美视为自己的土地,他们要努力的摘掉”书呆子”,”好欺负”的帽子,于是,小事件,比如某某明星说出了不尊重黄种人的言论和动作,亚裔团结起来要求道歉,事件闹的沸沸扬扬,最后,该女星不得不公开道歉。比如,在著名的”愤怒亚洲男”网站上,每有一条帖子揭露一些身边对亚洲人不公平的事件,就会一石激起千层浪,不一会儿,就有成百上千的回应。过激事件,比如史上最惨的校园惨案,”福吉尼亚校园枪击事件”,冷血杀手就是一个”香蕉人”,因为长期被人漠视,相貌堂堂,却连一个愿意和他交往的女生都没有,于是,就发生了上述惨案,当然,这是一起单一事件,作案者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了。大家想必还记得”灰狗斩头案”,又是一个被社会遗忘的角落。虽然,我始终觉得亚裔以其比较理性的思维方式,拥有比较好的心理承受能力,这样的事件真的只是凤毛麟角。

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觉得亚裔都应该更加争取自己的族裔在北美社会上的认可,正是因为有时亚裔找不到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的定位,所以很多”香蕉人”都很迷茫,如果,外黄内白的”香蕉人”是加拿大人,为什么别人总是叫他们”Asian”,如果他们真的是”Asian”,那为什么亚洲新移民和留学生讨论的话题,他们又一窍不通。于是,他们在两种文化间徘徊着,迷茫着,时不时的还受点小歧视。但是,如果每个亚裔们都能更加关心自己族裔在社会上的认可度,我们会被更多人接受,成为主流社会不可或却的一分子。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