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淮鹽商與清廷

明清時代的鹽商曾經是稱雄中國商場數百年的豪富之族。在現在的江南名城蘇州、揚州等地,仍有當年的富可敵國的鹽商們留下的宅邸供人們觀賞。鹽商的崛起主要依賴於從宋朝時代起實行的鹽引之法。這套政治手段是為了緩解國家供應邊境軍需和民用的雙重壓力而誕生的。宋代戰事頻仍,西北邊境面臨的壓力尤其龐大。國家掌控的運輸系統不能夠支撐起延邊數十萬將士的食用供給,於是便將國之大利鹽向商人開放,制定鹽引,由民眾納糧、錢購買,然後在邊境或內地城市售賣日常生活中最重要的調味料鹽。明朝弘治以後,鹽引改為以白銀兌換。到了清代,此一制度被清廷延續下來。

有清一代見證了山西晉商的沒落與發跡於江南的淮商的輝煌。在盛清時代,兩淮鹽商大量聚居在以揚州、蘇州為中心的富庶江南地區,控扼朝廷最重要的經濟命脈運河漕運。由於鹽在中國歷史上一直屬於國家嚴密管控的戰略資源,能夠從其中獲得豐厚利潤的鹽商便可以被視為與朝廷有微妙關係的皇商。兩淮鹽商的組織很是龐大,也非長具有時代特色。眾所周知,清朝長期使用賣官鬻爵的手段斂取銀錢,國家官僚體系內部有很多沒有實權但有頂戴的靠捐納得到官位的人物,其中自然不乏資財雄厚的賣鹽商人。鹽商們的捐納名色或對象可謂多姿多彩,從某種意義上講,鹽商們也是在有清一代漸漸抬頭的鄉紳階級的高層代表。他們非常樂於資助地方官府和民間事業,比如興修水利工程、修補城牆、建築義學、修建孔廟之類,這些工程耗費銀錢很大,朝廷撥款的銀兩往往只夠支付基本費用,再加上當地官員胥吏貪污挪用公帑,就會時常造成用度緊缺的現象。而商人與鄉紳集團的捐助則大大緩解了這一難題。

鹽商們也會捐錢捐米幫助地方政府緩解襲擾百姓的災荒問題。江南地區雖然富庶,但是人口稠密,產米量不足食用,或旱或澇,都足以對當地的糧食供給造成極大難題。揚州府一代商業最是繁華,時常需要外省的米糧添補供應。而當漕運系統出現問題,客米不能及時趕到,對於當地的窮民百姓來說就是一場飢荒式的災難。乾隆年間物價攀升,大米的價格曾經因為災害長到好幾兩銀子一石,遠遠超出普通百姓的購買力。這個時候,很多鹽商們就會自發性地捐助他們手中的米糧或銀錢給當地衙門,用以緩解糧食短缺的困難。

這些都算是鹽商的義舉,算是他們地方勢力影響的展現。而一些實力極其雄厚的鹽商,則可以將影響力擴展到朝廷內部。據傳,有一名鹽商與乾隆晚年的大貪官和珅交情甚好。和珅喜食珍珠粉,該商人親手為其擇取東海所產最名貴的珍珠,以白銀包裹,運至和珅府邸中。相傳每一顆珍珠的價值即高達萬兩白銀。當然這一類的故事不無誇張。鹽商們主要和朝廷高層、皇室家族建立關係的手段就是在重要日子給朝廷捐納銀兩,以滿足皇帝的私人享受。康雍乾三代不斷修建的皇家御苑圓明園工程就接受許多淮商捐贈的銀兩。

淮商之中最具實力和領導才能的人會被選拔為總商,打理淮商集團內部的事物,並為皇室籌集募捐銀兩。比如,乾隆首下江南是在乾隆十六年。而早在乾隆十五年,皇帝南巡的消息就已經傳播到了江南的鹽商圈中。當時的兩淮鹽商就上疏朝廷,願意為皇帝南巡貢獻一百萬兩白銀。其後,乾隆屢次南巡幾乎都會接受鹽商們孝敬的銀錢,用以修建行宮等用途,當然這些錢在緊要關頭也會用到賑濟災民、修繕水利工程等。皇帝大壽或皇太后大壽,鹽商們也會踴躍捐款,數目往往在數十萬兩以上。乾隆年代最有名的人物是淮商江春,在文獻典籍中,他一般會用另一個名字–江廣達。這個名字在乾隆二十年以後的宮中檔奏摺中頻繁出現。作為當時淮商的代表人物,江廣達可謂隻手遮天,而對於喜歡享受的乾隆皇帝而言,江廣達又是一名得力、忠誠的臣民。他多次為皇帝籌辦南巡募捐,又曾經兩次在家中接待過南下的乾隆帝,作為一名商人,江廣達的榮耀在當時幾乎無人能及。他還在乾隆五十年的時候受到皇帝特請,以八十餘歲的高齡參加了乾隆籌辦的千叟宴會。江春死後,江家家道沒落,其子在嘉慶初年得朝廷特許貸借白銀數十萬兩,在湖廣地區開辦生意。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