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故事(四)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加拿大的风光是野性的,壮丽的,这种浑然天成的魅力来源于未经开垦的自然。可惜的是,每年加拿大人都会成群结队地去美国,在他们大多数人的脑海中,加拿大旅游就仅仅是成片的森林和连绵的雪山。于是,我就想在这里说句公道话了,举凡觉得加拿大不好玩的人,都是不会玩的人,在加拿大,玩儿的就是原汁原味,玩儿的就是神秘刺激。

其实,我也不怪那些抱怨加拿大无聊的人。说说我自己,我在多伦多生活了也快有五年了,在第一年的时候,我觉得多伦多的人们太可怜了,每天九点大小商铺就打烊了,周末终于有空出来shopping了,却发现商家比你还懒,整一个五小时工作制,等你终于睡饱出门了,人家也快要关门了。而且,这六个月之久的冗长冬日把整个人的积极能量都打落到了谷底,等夏天终于来了,才发现玩的东西和地方少的可怜,和朋友们聊起加拿大东部旅游,撑破脑袋也只想出大瀑布,蒙特利尔和魁北克。转了一圈下来觉得加拿大的风光不过如此,从此便开始往美国和加勒比海跑了。直到我机缘巧合来到了这个小镇,我才真正领略到了加拿大的美丽。

初来乍到,我觉得这个小镇本身倒是实在不匝地,但是小镇外的迤俪风光即使只是在车上惊鸿一瞥,也让我为之震撼。打从到这里的第一天起,我就决定开始我的自然探索之旅。

于是,在安置完所有搬家事宜的第一个周末,我就拖上了Dennis和我一起去探险,我们打算去安大略省立自然保护公园去看看,听说那里有野外漂流和印第安小木船的旅游项目,听这还蛮有意思的。当时,光看这个公园的名字,我就觉得这将是我探险的第一站,因为我想当然的觉得,既然是省立,就应该不会太大,再说了,字面上说是个park(公园),公园再大能有多大,于是,我也没准备什么干粮 。周六一大早,我们就开着车,带上宠物狗,两袖清风地出发了,很快就找到了两条高速公路的交叉口,也就是所谓的公园的入口了。

沿着这个路口往里开,开了半个小时,路越来越窄,树越来越高,GPS上显示我们已经进入了一片不知名的森林了,这是我第一次真正走进原始森林,满山遍野的苍天大树,把白天的森林也遮蔽成傍晚一般,不过偶尔可见一些摇曳的光斑从树顶上泻下,老树下长这各种各样的神奇小蘑菇,真的像童话故事里的毒蘑菇一样,有些殷红的,有些长着奇异的斑点,而现在正是熏衣草盛开的季节,满山遍野的开着紫色的花,我简直觉得自己到了意大利的普罗旺斯,原来,世人花大把钞票去看的熏衣草园,其实就在我们身边,而且,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特的味道,那是花香,植被的气味混合在饱含氧气的空气中,每呼吸一口这样的空气,我就觉得一种没由来的轻松和愉悦的感觉。

正当我被眼前的连绵千里的森林吸引住的时候,我突然发现浩浩长空被一只黑褐色的鸟儿打破了原有的平静,定睛一看,那居然是只苍鹰,一只真正的,巨大的鹰,双翼展开足足有一米多宽,鹰真的具有一种很王者的气息,它不像别的鸟儿在天上不停的扑棱着翅膀,一副很吃力的样子,而是平坦开双翼,不紧不慢地在天上盘旋,可脑袋却在不停的转动,好像森林中的一切都尽在它的掌握之中,我不禁紧紧地抱着我的小狗,生怕苍鹰一个俯冲把我家吉娃娃当成美味的早餐从敞篷车里给逮去了。不过,在下一秒,我发现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吉娃娃显然不在这只苍鹰的食谱上,苍鹰已经发现了一只在低空中飞翔的美丽小鸟,一个俯冲就降落了高度,然后就张开自己的巨大的鹰爪想去攒住那只小鸟,我的心也为这只小鸟纠结了,还好,小鸟一个急转弯躲过了这次致命的袭击,可惜苍鹰还是穷追猛打,于是,这两个生灵在天上交战了不下数十回合,苍鹰很聪明,它看出了小鸟想往林子里飞,它的大体格在密密交织的树冠里并不占上风,于是,苍鹰不停地从下面发动进攻,逼着小鸟往天上飞,小鸟无比灵巧却怎么也经不住耐力的比拼,最后近乎于自杀式的放弃了,落入了苍鹰的大爪中,于是,苍鹰这才满足地振翼高飞,消失在了远方的天空中。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自然界的弱肉强食,在这个我认为的平静和煦的早晨,有的生灵饱餐了一顿,有的生灵却丢失了生命,那在这枝叶扶苏的密林中,此时此刻又有多少个这样的故事正在发生呢。

还没开多远,我看到身旁的树林一阵骚动,接着我看到一个橘黄色的物体出现在道路的一侧,赶紧减速慢行,刚开始,实在没看出那是个什么玩意儿,再开近一看,居然是一个屁股,一只小鹿的屁股,这只小鹿实在有意思,撅着屁股,倒退着走出丛林,脑袋窝在树林里,也看不见它在做什么,这简直就是真实版的小鹿斑比,背上和腿的外侧是鲜艳的橘黄色,屁股和大腿内侧却是白色的,还有两条黑色的交界线,活像是画上去的,我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观察一只小鹿的屁股,不过《动物世界》里不是说鹿是一种很机警的动物么,怎么这只小鹿到现在都没有发现我们的存在呀,最后,我的小吉娃娃却终于按捺不住了,好歹吉娃娃以前也是猎犬,冲这小鹿一顿乱吼,似乎在说,你也太不注意形象了,大白天撅者屁股晒太阳。小鹿这才转过头来,发现了我们这一大家子,不知是吓到了,还是太镇定了,就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着看着我们,嘴里还在咀嚼着一把草,好像在说,看什么看,没见过帅哥啊。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