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斗士”的”英熊”事迹(2)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相亲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监的。就像我觉得自己刚刚大学毕业,还可以勉强梳梳麻花辫,穿穿背带裤,偶尔出去装装嫩的,可是没有想到,还没在待字闺中蹲够呢,就被爸妈一脚揣出去相亲的,用我妈的经典语录来说就是,大学毕业还没有对象,就已经有点晚了,好男孩都在大学里被人抓牢去结婚了,(这话倒是差不离,我们学校的那几对金童玉女,除了分手就毕业的,不然好像就走进婚姻的殿堂了。)小姑娘年纪轻,就像新鲜的蔬菜,能在超市里卖个好价钱,再过段时间,不那么挺刮了(挺刮,方言,意思为鲜亮),就被送到小菜场里,价钱也跌了,再不赶快出手,菜蔫掉了,就只好被农民拉回去,喂猪吃了。听了妈妈的”精辟独到”的见解,我觉得我瞬间掉价了,我刚打算要大展拳脚,学以致用,结果,好好一个留学生居然变成了喂猪的大白菜了。我不禁恼怒,反驳到,这女生提高了自身价值以后,她就一定能有更好的归宿。只听得我妈在电话那头嗤笑一声,她说道:”你白日梦还没做醒啊,你以为自己是国际巨星啊,我告诉你,人生就应该是按部就班的,你在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事情,错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不要觉得自己很清高的,我告诉你,外面比你优秀的小姑娘一抓一大把,人家都剩下了,你凭什么那么自信!对了,妈妈认识几个朋友,他们的儿子在多伦多,你去见见吧,我把你的电话号码告诉人家了,他们会来联系你的。就这样,多吃一点, (这是我妈最常说的一句话)再见。”我想她是知道我在电话那头一定会对这件事情强烈抗议的,所以,耳不听为净,挂了电话。一来,我实在佩服我妈的神通广大,居然把她的触角伸到多伦多了,二来,我真是不想去相亲,这个词,我总是在网络上看了一笑了之的,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但当这个”屎盆子”就那么扣到自己头上的时候,觉得有些抗拒,但突然觉得其实这也没什么。我是个很喜欢交朋友的人,但以这样的目的交朋友,让我觉得无以应对罢了。

那这个国内相亲和海外相亲有什么不同呢,于是,我致电了我的一个哥们,此人已经三十多岁了,光棍一个,有学历,有工作的,可就是没有对象,此人相亲经验极为丰富,有国内的,多伦多的,纽约的,他的相亲史简直就是一部血泪史啊,什么喜酒都定了,结果新娘子不愿意了。我本来不愿意揭人疮疤的,但看他一说到相亲就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我也就只能洗耳恭听了。他的精辟论点就是,国内女生,都讲究房子,车子和票子,他的加拿大绿卡对她们也有浓厚的吸引力,可是,人家姑娘都是想象着过来当少奶奶来的,出门在外的日子毕竟不必国内,他养着房子,车子已经很累了,老婆孩子再加上来,那就勉强糊口了,再想要求他什么房子还要没有贷款的,车子要奔驰的,他宁愿打光棍也不要这样的老婆。我说,难道大家都这个标准么,他说,没有,年级轻点的,中上姿色的这个标准,但是,他在国外艰苦奋斗那么多年,要是找个像芙蓉姐姐那个年龄,那个姿色的,他就连光棍也不想当了,直接出家算了。我听听也有几分道理,他说,其实国内剩女很多,但是,她们的要求也忒高了,他在国内找不到合适的,就回到多伦多来相亲,结果更惨,因为多伦多是剩男多,剩女少,因为大家都是在外闯荡的,当然出来闯的男人肯定比女人多,那些小留学生美眉都是玩乐型的,绝大多数都是要回国发展的,而且结婚连想都没有想过。他已经”人老珠黄”了耽搁不起了。最后,他就开始找西人女孩子,发现人家西人女孩子单纯很多,相亲的时候绝对不会问你年薪,资产,一般都是谈共同的兴趣,她们对于物质不是那么在乎,但是对于精神方面的东西看的很重。比如,一个女孩要是喜欢旅游,那你就一定要是个驴友,不然,人家和你谈都不谈,一个女孩喜欢健身,你就最好是个魔鬼肌肉男。所以,外国剩女大多都是没有找到精神伴侣的那种。可那么玄乎的东西不好掌握啊。不过,我看他倒比以前自信不少,看来真的要对鬼妹下手了。接着,他便问我,我的择偶条件是什么,哇,我当时还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无语了半晌,才挤出,幽默,绅士,长得不要太吓人就好。他开玩笑的说:”你的要求还挺鬼妹的,你看看,你说的这些我全都有。”我也开玩笑地挤兑他:”谁说地,我看你就长得挺吓人的。”他一听乐了:”我要长的吓人,那全天下的男人不都叫毁容啦。”嘿,这位仁兄还挺有自信啊。

果然,有了他仁兄赐给我的”相亲葵花宝典”以后,我稍稍对相亲有了一点初步的认识,当然,实战和纸上谈兵往往是南辕北辙的两件事情。
我的第一次相亲,对方到我家门口来接我,到了楼下,我就看到停了一辆巨大的宝马吉普,如果不是借的,这位仁兄经济实力还是不错的,不过,看到我来了,这位仁兄既没有下车开门,也没有摇下车窗,而是让我自己拉门入座,这个和西方文化有些差异,不过,我在进入车门的一刹那,就恍惚间明白了什么,为什么此人要开宝马吉普,此人身形和宝马吉普真是绝配啊,虎头猪肚象腿,绝对有三百到四百斤,典型的北美汉堡包男,可能他刚才要是给我开车门了,我估计就找个借口回家了。虽然,这样说,有点太刻薄了,我也知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的。也许他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呢,还长着一副菩萨心肠呢。于是,我礼貌的自我介绍,继续这场相亲,他不会说中文,因为妈妈从小在这里把他带大。于是,我的第一次相亲,就是很没有创意的去吃饭,目的地–一家寿司店。据我那位仁兄的”相亲葵花宝典”记载,这相亲吃饭的学问可大了去了。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