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斗士”的”英熊”事迹(3)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据好友用无数实战经验总结出的《相亲葵花宝典》上记载,关于相亲吃饭可是一个大学问,举例说明,首先,从下车说起,男人要是自顾自下车,而没有替女伴拉开车门的话,那是不绅士的表现,还有,开门,或者入座后给女士拉开座椅等等,这都是西方国家中对女士的基本礼仪;落座以后,点菜的时候,是否尊重对方的意愿,吃饭的时候,善不善于谈吐,谈话内容是否风趣,彼此有没有共同的兴趣爱好,共同的生活理念,这是相亲的核心内容;最后结帐,买单,一般来说,AA制表示双方都没有意愿再接触下去了,如果,男方主动提出付款,那就是有意交往,如果,女方无意,那就要坚持自己买单,不要占这种小便宜。相亲的时候,不要一直看手表,这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其实,大家总是觉得西方人喜欢AA制,的确,在集体聚会上,每个人都自己买单,这是不错的,但是,在男女私人交往中,即使是普通朋友,男士一般也会为女士买单的,反而是一些假洋鬼子,人家西方人的绅士风度没有学到,AA制倒是天天挂在嘴边。)最后,把女伴送回家,这也是有规矩的,你不能把人放下,一溜烟就开走了,你要看着女伴打开门,进入房门才可以离开,更有人说,要等女伴开灯才能离开。因为,很多时候女孩子出事都是在家门口找钥匙时被袭击。所以,我们看到国外的电影里,都是,女孩子在门里面对男主角挥挥手,男主角才驾车离开的。人在北美相亲,当然也要入乡随俗啦。其实,相亲和面试是一个道理,双方从未谋面,只有短短几十分钟的见面时间,当然要把细节放大,虽然这样做有瞎子摸象之嫌,但是,以小见大,多少对对方能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其实,我的择偶条件很简单,绅士,幽默,相貌不要丑陋,要是这三个条件都不能满足,那工作什么的,都没有必要谈下去了。

我可不是一个喜欢纸上谈兵的人,所以,立刻就把学到的运用到实际。我的第一个相亲对象,虽然开着宝马吉普,穿着名牌,可是,肥头大耳,足足有个三百斤,我真一点也不夸张,当他从吉普车里站起来付停车费的时候,整个车子往上反弹了一下,然后,我就感觉,车子”长高”了许多,原来,可怜车子一直被压迫得无限接近地面啊。我实在佩服我老妈,年纪也不小了,还老是上当受骗,我妈告诉我,不用看照片了,他爸爸说他儿子长的一表人才,哇,原来,不仅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老爸眼里还出潘安啊。我对他爸爸的”仰慕”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不敢妄称自己闭月羞花,但是走出去也是绝对不会影响市容的那种。不过,想来我妈估计也把我描绘的和嫦娥,貂禅是一个档次的,我也就不抱怨他爸神奇的想像力了。但老师从小教导我们,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许这位先生无比的善良,幽默与绅士呢,毕竟其貌不扬不是他的错。多少得给对方和自己一个机会,没想到,这位仁兄付完停车费后,把票据往车前一扔,对我招了一下手,就径自走入了餐厅,相亲第一关,不及格。接着,进入餐厅,虽然这位仁兄虎背熊腰,却万分猴急,不等侍应带位,自顾自的找了个空位坐下了,然后,开始在座位上拼命招手要菜单,大家都知道,在北美吃饭,侍应一看到有人来,就会递菜单的,人家没给,说明人家正忙,我不禁纳闷,七点才过,有那么饿么,难道赶时间?这是一家寿司餐厅,这是我选的地点,因为我想,寿司反正也是冷的,话说多了,也不会凉,再说,吃寿司吃相也不会很难看,环境也比较好,可这位仁兄好像把寿司店当成快餐店了,他需要的是即时的服务,即时的食物。还好,点菜的时候,他让我先点,然后自己又点了一通。于是,等候上菜,这才是好戏刚刚开始,他很健谈,但是不爱笑,他是学电脑的,应该算理科男,而我典型的是文科女,我喜欢互动,他喜欢一个人的话题,于是,我们的话题就紧紧围绕他的生活,他告诉我,他的工作,他每天的日常起居,话题很无趣,但是,很有礼貌,没有什么自吹自擂,也没有什么打探我的隐私,他不会说中文,英语倒是非常流利,典型的CBC,从他的谈话中,我可以感到,他的生活很平淡,平淡到和他谈完回家,我就不记得他说了什么了,当然,普通人的生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我本就不该期望太多,他的大意是,他现在很稳定,很想成家,他比我大了五岁,比我还耽搁不起。我可以感受的到,他很自信,家里也很有钱,所以,对我的工作,月薪是全然都不在乎的。不过,他的生活和我想要的生活还是有一定出入的。然后,上菜了,他开始一门心思的吃,我们也就没有说什么。于是,我对这次谈话的评价就是,索然无味,更不要说什么小鹿乱撞了。付帐的时候,经典的事情发生了,我们不约而同的选择AA制,我想是大家都对对方没有什么兴趣吧,因为是一张帐单,所以,小费也是应该一人一半吧,这位仁兄付了自己的帐以后,看到我在那里摸零钱找小费,不但无动于衷,还说,小费不给也没所谓,吃饭不给小费在北美是十分丢脸的事情,标准应该是百分之十,但是,好一点的餐馆应该都是百分之十五的,服务生就是靠小费赚钱的,不给小费不就是骂人家么,我只能付了两个人的小费。没想到,他暗示自己家里有钱,到头来却是一个铁公鸡–一毛不拔。还好,他把我送回了家,我对这次相亲本来也就没有抱什么希望,现在也只是希望可以快点结束了。没想到,在我快要下车的时候,这位”胖头鱼”哥哥居然直言不讳,说他对我们这次的相亲很满意,希望能有下一次,如果我愿意,我们可以现在就定一个日子。他是不是觉得凭借他”与众不同”的外貌和他那”特立独行”的消费习惯已经俘虏了我的芳心,所以,才那么笃定呢。这个玩笑真是开大了,我就连脱保险带的功夫都不想浪费,真希望立刻回家,他居然说还想有下次,不过,我最终还是保持我应有的定力,我告诉他,最近我很忙,有空我会打电话给他的。我心里却想,一定要把他的电话保存在手机里,下次看到他的号码千万不要接。放下我以后,他立马驾车扬长而去。

这次相亲虽然不能说愉快,但是还到不了讨厌的程度,就像去港式餐厅吃饭,他们送的那碗例汤,比白开水咸点,比刷锅水淡点。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