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斗士”的”英熊”事迹(4)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小时候老师一直告诉我,我们是二十一世纪的接班人,我当时很不理解,二十一世纪难道是2100年,到那时侯,我就要一百二十岁了,我很难想像我还能接班啊。过了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老师说的二十一世纪指的是2000年,真没想到,时间过的那么快,老师预测的果然很准确,一转眼父母退休了,我们接班了,不仅仅是工作上,就连结婚生子也要接班。我虽然是个”八五”后,但也难逃命运的车轮,我父母就我一个女儿,他们当然希望我事事不要落后,而且我又远在异国,他们越发担心我那事事独立的性格会让我成为大龄剩女,所以,当我觉得我过着最为惬意的单身生活的时候,他们却是万般担心,如鲠在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所以,在说服我同意相亲的那天,我觉得他们的言语中透露出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我的第一次的相亲是失败的,我却心里有些开心,觉得通过这次的事情,父母应该不会再叫我相亲了,可没想到,我妈妈和我一样有着百折不挠,越战越勇的个性。我告诉她上次她介绍的那位传说”一表人才”的猪头哥,简直就是名至实归,不仅外貌如”豚”(古语,与猪同意),而且骨子里还有沙猪主义(大男子主义的别称)。没想到,她老人家听完我那栩栩如生地描述后,居然告诉我,他爸爸告诉她说,他儿子又英俊又有才,她怎么知道他儿子会长得那么胖。我对我妈说:”这话你都能信,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长得国色天香,天上有人间无呢?”我妈反问:”你怎么知道,你本来就很漂亮啊,那我下一次给你介绍的时候,就先看照片好了?”天啊,还有下一次,但是,我知道,妈妈这也是担心我,我长年不在她身边,她担心我多过她自己,她希望有个好男孩可以在异国他乡好好照顾我。所以,我也不忍心说出拒绝的话来。但经过了上一次的相亲经验,我觉得相亲这件事和买期货一样,不靠谱。

我妈口中的下一次很快就到了,不过,我妈显然也不想再让我遇到像上一次那样的”重量级帅哥”了。她给我在E-mail上发了一张对方的照片,(我妈可是一位潮妈,人家QQ, MSN,什么都有,还有自己的个人博客呢)。当我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觉得这照片拍的好有技巧哦,明显是张狗崽队的杰作么,不然的话,照片里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小,那么模糊,现在的数码相机都是清晰的能看到脸上的雀斑,为什么这张照片可以拍的那么朦胧呢?我只能依稀看到此人有两个眼睛一个嘴巴,连鼻子都看不出。不过,从外形上看,这个人至少不是象上一位一样的大胖子。我妈连给我斟酌一下的时间都没有,见我没有大声抗议,就果断地说了一声:”就那么定啦。再见。”真不愧是我妈,她成功地躲过了我接下来的那一串愤怒的抗议。于是,我妈口中的那位帅哥果然很快就打电话给我了。电话那头的人声音有些奇怪,就属于男生中声线很高的那种,就像处于青春期变声时特有嗓音。虽然声音不匝地,从电话里听得出,他很自信,我个人觉得自信和自大其实只有一线之遥,要掌握好这个尺度是比较困难的,西方人对自信的宽容度更加大一些,但我还是喜欢谦逊一点的。不过,我又一想,没有金刚钻,顶不了瓷器活,没准人家就真有个有些斤两的呢,我也不能小瞧了人家。于是,我就和对方说好,在我家楼下见面。我记得那天我选了一件苹果绿的露肩衫,而且只是露了一个肩膀的那种,下面穿了一条格子裙,裙子不长,但也到了膝盖,我觉得这样的打扮放在中国可能正好,放在加拿大的夏天还是有些保守的呢。于是,我对自己微笑了一下,就愉悦地下了楼,其实,不当相亲,就当多认识个朋友,这种见面也不算太坏,我对自己暗暗地说。

下了楼,我就看见这位仁兄了,为什么我一眼就能认出他呢,当然不可能是那张照片啦,那张照片那么模糊,我手机拍的都比那个清楚。其实,我是通过他的装束上看出来的,照片上的他就是把T-shirt塞到裤子里,然后再绑一根黑色的皮带。我觉得这种造型只有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才见的到,在多伦多这样一个国际大都市看到这种打扮那就更不容易啦。

我对他挥了挥手,他也很快注意到我了,向我快步走来,当他越走越近的时候,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从远处看,还看不出身高,走近和自己一比,我就发现他居然比我要矮,而且是矮了半个头,虽然,他比我年长五岁,但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大姐姐带小弟弟的感觉,可能以前的每一个对象都有一米八的原因吧。我个子其实也不高,一米六五而已,男生要比我矮,还是挺不容易的。当他在我面前停住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更加很严重的问题。他都二十八了,但还是长了非常多的青春痘,就是脸无完肤的那种,他的嘴也很有个性,嘴唇非常薄,嘴巴却很大,笑的时候有种裂到耳根的感觉。我突然明白了,那张照片为何如此蒙胧,难道就是为了掩盖这些缺点么。难道他不知道”丑媳妇总要见公婆”这句话么?老天啊,我要一个长相普通的对象就那么难么,难道说优等剩男就真得像传说中的天山雪莲那样,只听说过,但却没有人见过?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