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逐梦游(一)

小时候,写日记,别的小朋友的最高理想是当科学家的时候,我的理想就是环游世界,结果,老师给了评语,环游世界不是理想,是个愿望,回家重写。再到长大了,才越发觉得这个作为愿望也有点不现实,因为,和大多数的80后的人一样,小的时候,国际旅游还不开放,等到开放了,我们又要中考,高考了,能有时间睡觉就不错了,哪还旅游呢。但是,想去的地方却有长长一串,不过,我最最憧憬的却是两个截然不同地方,一个是充满古老神秘色彩的希腊,一个却是带着梦幻童真的迪斯尼乐园。

如今,时间等各方面条件都允许了,却有些不敢去旅行了,因为想去的地方是去一个少一个,加之多年的憧憬,已经把我心中的旅游目的地提高到一个很神圣的地位了。生怕自己去了以后会失望,还不如想像中的美妙呢。所以,当我拿到美国签证以后,并没有像我想像中的那样,立刻打包订机票,直奔迪斯尼乐园,反而是不停的延后假期。直到最后,再不去,签证就过期的时候,我才开始盘算着我的美国之旅。

我心中的美国旅游圣地是充满阳光加洲,确切地说,是加洲的迪士尼乐园,有些小儿科吧。您会问现在迪士尼乐园遍地都是,不要提佛罗里达的那个巨型主体公园,光亚洲就有两个,我为什么偏偏钟爱那个呢。因为,我始终觉得洛杉矶的迪士尼才是正宗的,因为这是唯一一个老迪士尼还在世的时候建造的,这个主题公园中充满了他对迪士尼乐园原汁原味的构思,所以,无论它的好坏,我都可以接受,因为,它就是真正的迪士尼,大家可不要笑话我,我对迪斯尼乐园的态度是严肃的,迪斯尼乐园承载了我对儿时的梦想,我必须要对儿时的自己负责。

其实,男友对迪士尼乐园的评价也是促成我此行的重要原因。因为,他是一个动画师,也加入过迪士尼动画的制作团队。他告诉,他之所以选择这个行业,就是因为迪士尼乐园,他小时候第一次去迪士尼乐园的时候,有个教小孩子如何做动画的工作室,他意识到世界上还有那么愉快的工作啊,那个工作室简直是一个制造欢乐的地方,他长大了一定要做一个动画师,所以,在是地球上唯一真正充满魔法的地方。直到现在,他都是这么觉得,一说到迪士尼乐园,都是喜形于色的,我开玩笑地说,我喜欢小儿科的东西还情有可原,小时候一天都没捞着玩,就像迈克·杰克逊一样,缺少童年,长大变成个老顽童了。你小时候天天玩,怎么还没玩够啊?他嬉笑着说,没办法,玩小孩子的东西玩多了,觉得童年快乐的不像样,决定成为彼得·潘,一辈子做孩子了。这下好了,一个打算追回童年和一个打算永远留在童年的人一起去旅行。结果,行程安排就成了如下的样子:

从多伦多直飞洛杉矶,落地以后在市区先逛逛,第二天,直奔圣地亚哥,在世界上最大的圣地亚哥海洋公园度过。第三天,在北美最大的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游玩。第四天,回到洛杉矶,上午在太平洋水族馆度过,下午搭油轮踏上寻找蓝鲸之旅,蓝鲸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生物,哪个水族馆好像都有点装不下它。于是,去海洋中寻找可能是唯一见到这个庞然大物的机会了。第五天启程去拉斯维加斯,走马观花看一天,其实主要目的还是为了第六天的行程,因为第六天我们想要去美国大峡谷西缘,听说那里有个让人上去就想趴着走的玻璃桥。还有就是去看蝙蝠洞。第六天,还是在大峡谷,不过,只是看看日出,游览印第安人部落和向牛仔学习骑马了几个小项目。下午就又回洛杉矶了。第七和第八日,当然要在我和男友心中的圣地,迪士尼乐园度过了。但是,心里有些担心,迪士尼乐园有没有我想像中的那么神奇?

其实,对我而言,旅行最痛苦的不是路上的舟车劳顿,而是离开我家宠物狗一段日子,我家这个小东西简直就是一个充满感情的小人儿,只要看到我们拿出行李箱就能知道我们要去旅行了,也不叫,也不闹,只是眼泪汪汪的看着你,你走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你打包的时候,它就坐在行李箱里,死活都不肯出来,好像在说,把我一起带走吧,我一定做个好孩子。看得我真想给航空公司打个电话把机票退了。走的那天,我们把行李箱放在门口,把它托付给男友的父母,老人家可喜欢它了。可是,一回头,它不见了。再仔细一找,只见有一个行李箱拉链没拉到底,它找了缺口,一个劲的往里钻,就希望能塞到行李箱里,我们好把它一起带走。它的意思是,你们看,我多小啊,连行李箱都能挤进去,绝对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的。求求你们把我带走吧。
此时,我的眼泪终于决堤了,把它从行李箱里抱出来,一看它也眼泪汪汪的。心里真想就这么不去了。不过,在男友的父母再三保证能好好照顾它的前提下,终于还是狠下心,上了车。心里告诉自己,下一次无论到哪里去,我都会带上它的,如果不能带,我宁愿就不去了。

到了机场,才发现时间已经紧巴巴的了。终于check in 以后,才发现事情才刚开始呢,因为我还是持中国护照,所以,在美国海关也比较麻烦,盘问了一些基本的问题后,还要打指模,和照眼睛虹膜。当中还闹了一个笑话,我大概好莱坞电影看多了,电影里照眼睛验ID的时候,不是都凑的很近的吗,于是,我也把脸凑了上去,只听海关的大叔说道,你干吗呀,保持半米。而且,所有的美国海关个个都是一张臭脸,说话都是单音节的,能点头就不会说yes。不知道是不是要时刻保持神圣的形象,还是非常厌恶自己的工作。我看到我旁边的一个中国人,可能英语不太好,几个问题答的含糊,立刻就被”请”进”小黑屋”了(我从来没有去过,小黑屋是自己的臆测,应该就是海关办公室了)。美国海关一般会问很基本的问题,去哪里,到了当地的住址,和行程安排,要是说的支支吾吾,你就可能有麻烦了。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