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逐梦游(二)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美国海关的安检是我去过所有国家里最严密的 ,所以,想去美国的朋友一定要比平时更提早一个小时,因为美国海关的窗口前总是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弯弯曲曲的人龙把偌大的一个大厅围堵的水泄不通,海关的人可不管你的飞机还有十分钟就起飞了,照样慢条斯理的慢慢盘查,对他们来说,国家安全是最重要的。但因为我是第一次入境美国,不知道这些道理,和往常一样提早两个小时到机场,过五关斩六将终于来到候机室,发现飞机已经在登机了,气喘吁吁地跑上飞机,一屁股坐在位子上,才开始细细打量周边情况。话说美国从9.11.以后,这飞机安全始终是游人的一块心病,前几个月不就传出圣战成员又想劫机撞楼,结果被一个旅客发现,被全机人员制服,结果,美国政府就呼吁机上的乘客要相互监督。 我在多伦多的一个阿拉伯朋友说,他是再也不会去美国了,一次他去美国旅游,所有的人都放行,就是把阿拉伯人和另外一些穆斯林国家的人留下,单独问话,居然,连他八岁的儿子也要盘查,他觉得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虽说,美国现在多少有些草木皆兵了,但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以前,在国内听闻美国遭恐怖袭击,震惊之余,觉得恐怖份子不匝地,但美国也不匝地,但现在想想,恐怖份子也太可恶了,毕竟民用客机上都是平头老百姓,还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不论美国如何,都不该迁怒与平民身上。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了,比过美国海关剑拔弩张和加拿大海关的闲云散鹤还是形成鲜明对比的。

刚太平了没多久,机长就在广播里说,多伦多受到台风影响,可能前半程的飞行会遇到一些气流,不过,这些都是安全限度以内的气流。虽说他的预防针打的还算及时,可是,我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的了。

从多伦多到洛杉矶直飞是五个小时,前一个小时,果然,如机长所言,这飞机就好比是过山车,你能感觉到机体的剧烈颠簸,外加机长还在不停的上升下降调整飞行高度躲避气流,我几欲呕吐,看着周围的乘客也是面部僵硬,双目圆睁。终于,飞机成功的穿越了气流地带,一个小时以后,机长才熄灭了安全带的指示灯,我能看见,飞机下的云层逐渐减少,拨云见日了,太好了,终于摆脱了多伦多的阴霾天气了,此时,心中的郁闷也一扫而空。于是,在愉悦和期待的心情中,我沉沉地睡去了。

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停妥,大家开始拿行李,下了飞机,就是赫赫有名的洛杉矶机场(LAX)。本还以为该有多么富丽堂皇呢,没想到,陈旧不堪,跟上海的浦东机场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连多伦多皮尔逊机场都比它强上几倍呢。取了行李,走到机场出口,赶紧脱了大衣,准备迎接加利福尼亚的怡人热浪了,没想到,打开大门后,一阵凉风袭来,竟然有点中国秋末的味道了,这才九月呀。我有些许失望呢,要知道,从加拿大来的人就是希望天天大太阳,三伏天,把一年里积攒的寒气都散出去。最好回国的时候,晒得和块黑炭一样,惹得家人同事艳羡不已。
话说,洛杉矶是个没有腿可以,没有车不行的城市。所以,一出机场,就去车行借车,真叫人难以想像啊,一辆很好的伏特车,任意开,一天只要十五元。不过,洛杉矶的司机是有名的野蛮的,车多路窄,交通堵塞,所以,外地人在洛杉矶开车可要加倍小心呢。

说到这里,大家要问,洛杉矶听着耳熟,那儿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呢?其实,对于喜欢电影的朋友来说,洛杉矶可是一点都不陌生的,比如,星光云集的好莱坞,明星们的家园比佛利山庄,和那赫赫有名的星光大道,都是洛杉矶的骄傲。我当然也不能免俗的要去瞻仰一下了。我的第一站就是比佛利山(Beverley hill ),我经常在时尚八卦杂志上看到明星们去那里购物娱乐,心中不禁纳闷,什么好地方,明星们居然做着飞机专程去那里购物。可是,因为对当地不熟悉,找不到露天停车场,只得把车停在了比佛利山的一个中央停车场,想想这次要被狠狠地宰一刀了,估计这个停车场是按分钟收费的。可是,当我们插入信用卡以后才发现,这个世界著名的繁华之地居然只收一美元一小时,这比多伦多随便哪个破烂的路边停车都便宜上几倍呢。原来,平民也能消费得起比佛利山啊。

走在比佛利山的大街上,发现街道的建筑风格都是极欧式的,两边都是苍天的棕榈树,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活脱脱的勾勒出那迷人的地中海风情(加利福尼亚是地中海气候)。以前只道全欧洲人都嘲笑美国人不会穿衣服,都是土财主,今天才知道,是欧洲人肤浅了,美国人都只把好衣服拿出来在比佛利山上穿呢,不然,怎么会整条街就像米兰时装周的舞台一般,全是身着世界名牌的绝色美女呢,当然,我相信这里面很大一部分人都是游客,但是,全世界的姑娘,小伙只要到了这条街上就是万万马虎不得的,就像参加了一场不需要入场券的鸡尾酒会,虽不用穿正晚装,但穿金戴银,名牌加身那是必须的。还好我也有所准备,可惜穿了一双便宜的坡跟拖鞋,只恨不能把脚塞在地缝里。要知道,这街两边的全都是世界级的精品店,个个打造的宛若水晶宫一般,你要穿得寒碜一些,那些售货员都不带搭理你的,看着哪个姑娘小姐一身香奈儿,立刻如苍蝇一般地迎了上去,在这条街上,平日里那些趾高气扬的LV,GUCCI都成了下脚料了,哪个牌子有多少分量你就看那售货员的鼻孔就知道了,店里售货员的头抬的越高,露的鼻孔越多的,那就是个大牌了。因为,讨厌看他们那付目中无人的嘴脸,我也懒得到店里走动。就在大街上漫步,反正,眼前这金色的阳光和迷人的街景是美好的,也是免费的。当我想明白这个道理,才觉得比佛利山又美好起来了,街边的名家雕塑,和橱窗里新颖的展示设计,已经够让学艺术的我大饱眼福了。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