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逐梦游(四)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加洲金灿灿的阳光照耀在圣地亚哥动物园巨大的招牌上,我心里突然有种难以名状的激动,终于到了。对别人来说这里可能只代表着一个公园或是快乐的一天,但对于一个动物爱好者来说,这个动物园真的意味着太多了。它是全球最棒的动物园,同时也是最好的动物研究所,因为这个研究所的努力,很多动物的野外种群都得到了挽救,这是一个非盈利性机构,它所做的所有努力就是让动物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生活,这一点真的太可贵了,试问世界上有多少动物园,在圈养动物的同时也在虐待着他们,并通过这些可怜的动物大发横财呢。

从小我就对动物有种近乎狂热的喜爱,最喜欢的地方是动物园,最喜欢的节目是动物世界 ,只要一见到动物就两眼放光,连路都不会走了。记得五岁时,在乡下被一大群野狗追赶,小腿上都被撕咬下一块肉来,可是还是会忍着痛,央求着大人放走他们捉到的野狗,因为,肢体上的痛是一时的,要是因为我而牺牲动物,对我而言,那是一辈子的痛。父母以为我长大了,对动物的喜爱就会渐渐淡去,没想到,我却成了一个真正的铁杆动物保护主义者。所以,拜访圣地亚哥动物园就近乎成了我的朝圣之旅了。

走进动物园就发现,这个动物园真是与众不同,居然还有公园双层巴士,先带游人在偌大的公园里转上一圈,让你对公园有个全面的了解,然后可以搭普通巴士或空中缆车去喜欢的地方,这样可以节省游人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坐着双层巴士粗粗浏览了一下动物园,第一感觉就是”全”。这个动物园里可谓是藏尽天下奇珍异兽,我自认对动物也略知一二,可是,当我真正看到那些稀奇的动物时,我还是被造物主的奇思妙想深刻感染到了。比如那只有拳头大的眼镜猴,娇小无比,却长得一双巨大的铜铃眼,煞是惹人怜爱。再比如,可爱到让人尖叫的树袋熊,虽然野外数量并不少,可要在动物园里见到它们还真不容易,因为它们只吃有毒的桉树叶,这种植物可不是随处可见的,很多动物园都不具备饲养它们的条件。最让我惊异的是一种叫slow loris的小猴子,中文叫懒猴,众所周知,猴子都是有多动症的,何来懒惰之说呢,可是,当我见到懒猴以后,我彻底被这种生物从意志上打败了,懒猴外貌无比可爱,比拳头大不了多少,可是,动作奇慢无比,我凝视着它的时候,甚至觉得时间就此停滞了,这个物种是怎么生存下来的,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啊,看它那么童叟无欺的样子就知道,它不是食物链的最高层,如果在野外遇到天敌,那简直就是必死无疑了。这个时候,懒猴被一根树丫拌了一下,眼见就要摔个倒栽葱了,它居然可以以一个慢动作跌倒在树枝上,最后,索性跌倒了就不爬起来了,索性睡起觉来了。一众游人真是啼笑皆非,各自散去,我也信步来到了熊猫馆,给我们的国宝捧捧场。

进入了熊猫馆才知道,外国人喜欢熊猫更甚国人,看熊猫要排队,排队到了熊猫面前还不能停留,边走边拍照,不然后面的游客怎么办呢,您要没看够,也行,门口再去排队吧,而且,在熊猫面前连大声说话都不行,只能说悄悄话,老外生怕惊扰了它们。所以,中国熊猫真厉害,在国内的时候是国宝,出了国门那才叫真正的大爷,外国顶极动物园的标志就是看有没有大熊猫,熊猫简直就是身份的象征啊,中国人现在聪明了,以前送给日本朱寰,结果被日本人成功的繁衍的后代,变成日本国鸟了。现在,中国对大熊猫具有最终的拥有权利,每只熊猫到三岁的时候都要回到祖国完成它们”传宗接代”的光荣使命,每年世界各地的动物园只能出租熊猫。即使是这样,圣地亚哥动物园还是无比自豪地宣布,他们成功的在海外给熊猫接生,并让幼崽存活。加洲人更是像疼爱自己孩子那样疼爱着熊猫,因为加洲并不出产竹子,从中国空运无法满足熊猫那惊人的食量(熊猫每天都进食超过十三个小时),于是,加洲人便自发地翻填自家的花园,开始种植竹子 ,可”美国”熊猫今天吃苹果,明天吃冷饮,嘴都吃刁了,据说他们居然还能分辨竹子是出自哪个花园的,不对它们口味的花园送来的竹子,他们都能给你挑出来。饲养熊猫费用每年动辄百万美元,中国有网民指出,汶川地震时,熊猫们吓得抱着饲养员,和人一样吃稀饭,把碗舔得都不用洗了,这几只”美国”熊猫可真能摆谱,折腾人,可动物园和当地民众们,却像包容淘气的孩子一般溺爱着他们。动物园居然还让广大民众来挑选熊猫宝宝的中文名字,结果,一群老外还认真查字典给宝宝取了个有点奇怪但很亲切的中文名字–云之子。可这个名字对老外来说有点拗口,那个解说员说了好几次,我才依稀辨认出字节里,有时候老外还真是有点认真得可爱呢。

拜别了”娇生惯养”的大熊猫,我就来到了安静区,我发现了一件非常稀奇的事情,这里的很多动物都是混养的,比如,猩猩和猿猴一起饲养,河马和鳄鱼一起饲养,还有些动物之间都不设栅栏,大家都跑来跑去的串门呢。每一个展馆都尽一切可能模拟野生环境,我觉得这里不是关动物的牢笼,而是一个个小型的生态环境。可是动物们为什么要混养呢,难道是场地不够么?我这个憋不住问题的”问题青年”赶紧拉来了饲养员询问,饲养员微笑的解释说,因为他们混养的动物在野生环境中就是共同栖息在同一个自然环境下的,最好的还原自然的方式就是把他们的生物链也一起还原。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啊,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圣地亚哥动物园一切以动物为本的宗旨了。

这时候,一阵剧烈的水花声吸引了我的注意,我赶紧朝”出事地点”奔去,不好了,居然是一只猴子落水了,还在水下和不明物体搏斗,这是一场意外还是动物园的另一个特色呢?我着急得寻找饲养员的身影,可四处张望,刚刚和我谈话的饲养员此时已不知去向,游人一阵尖叫,怎么办,到底怎么办……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