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逐梦游(五)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我信步走在圣地亚哥动物园全开放式的南美洲展馆,只见脚下有一座小桥,站在小桥向下俯视,整个展馆就平铺在你的脚下–一条人造小河迂回地连接着展馆的旱地和树丛,只见远处野猪和野牛在悠闲地打盹,各种样貌奇特的猴子树丛中穿梭,它们就像在野外一般怡然自得,互不干涉。这让我有种真正走进大自然的感觉,不由得感叹圣地亚哥动物园独具匠心的设计让动物们建立起了一种非常融洽的关系。可就在我无比沉浸在这和谐的动物世界时,只听得”扑通”一声,一时间河里水花四溅,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猴子落水了,这原不是什么大事,猴子都识得水性,可此时的情况却万分诡异,只见猴子在水中抱成球状不停的上下翻滚,似乎正在与什么生物搏斗,那水中惨烈的搏斗景象,对于俯视的我来说只能靠想像得知了,但是光看不停击打着水面,不停地抽搐的猴尾巴,这一定是一场殊死搏斗,我紧张地把十指插入了头发当中,不知这是这个动物园的特意安排的”现实版”弱肉强食教育片,还是仅仅是一个意外,也许水里有鳄鱼,猴子只是不慎落水。我想到一只可怜的小猴子要在我面前命丧黄泉,我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我觉得呼吸都疼痛。就在此时,猴子抓住了河面上方的一支枯藤,凭借着惊人的臂力用一只手把自己拉扯出水面,当全身都脱离水面的时候我才发现,它的另一只手里居然拽着一条长长的尾巴,这条尾巴明显不是猴子的尾巴,比较粗,比较短,而且应该非常滑手,猴子无比吃力地用两只手拉扯才把这个疯狂扭动地不明生物渐渐地从水里拖出来,最后,猴子以无比坚定的报复心理和惊人的毅力把这只水中”怪物”拽到了陆地上。这时,我和众人才得以见得这个”怪物”的庐山真面目,我身边的一位白人大哥脱口而出:”Weasel(黄鼠狼)!”哇,他太可爱,太有想像力了,不过,这位仁兄估计平时不太看《动物时间》,有能在水底呆那么久的矮脚黄鼠狼吗?这可是一只地地道道的水獭,水獭在水里和猴子搏斗,那是游刃有余,没想到在陆地上就成了”獭落平阳被猴欺”了,虽然身子很长很柔软,可以翻转身子反咬猴子,可猴子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一手抓着水獭的尾巴,一手紧紧拽着水獭脖子后的皮毛,张开大嘴就咬它的身子,这样水獭就只能”任猴宰割”了。这下我又替水獭着急了,可怜的小个子似乎疼的哇哇直叫,奇怪的是,不一会儿,猴子就松手了。我这下可彻底迷糊了,这两个小东西怎么搞的,到底是敌是友呀,再怎么说,两种动物,一个树上,一个水里,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的,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利益冲突呀。就在这时,惊人的一幕出现了,被释放后的水獭似乎非常生猴子的气,不逃也不反抗,坐在一头睡着的野猪身旁,背对着猴子,开始舔自己的尾巴,想是猴子太用力了把它拧痛了,猴子却不气恼,很没自尊地跑到水獭面前,水獭看都不看它一眼,突然猴子一把抱住了水獭,用小脑袋去蹭水獭,那眼神温柔地好似小猫,似乎在说,你就原谅我吧,人家又不是故意的。好一会儿,水獭才重新活泼起来,这两个”落汤鸡”般的小家伙又旁若无人地”厮打”了起来,原来,它们跨越了物种成了最默契的敌人,最亲密的朋友,更难以想像的是,这么美妙的一切都发生在动物园中。这个原本是动物牢笼,现在却成了它们欢乐的家园。

看着无比可爱的水獭弟弟无忧无虑地穿梭在树林和河水中,我突然觉得一阵阵的心痛,也许这只水獭是不幸的,它失去了自由,但它也可能是幸运的,它生活在世界上最棒的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而它的兄弟姐妹,很可能变成某位贵妇的帽子或坎肩,成了世上的点缀。要知道,水獭的皮毛是最棒的皮料,穿上它几乎成了富贵的象征,很多中国明星都以穿水獭皮衣为荣。举个例子,前阵子,章子怡穿着皮草在北京亮相,那皮草乌黑油亮,一定是真皮草,而且很像是最顶尖的全黑水獭皮,要知道,水獭一般都是褐色的,要猎杀多少水獭,才能拼凑这样一件全黑水獭皮大衣。我听闻猎人们为了不损坏皮毛,时常在猎物喜欢的食物里投毒,但是,谁也不能保证别的动物不会误食毒物,结果,更多无辜的生命成了这些皮草大衣的牺牲品,我敢保证,章子怡不敢穿着皮草到北美亮相,因为,在这里,她会被板砖和唾沫淹没的。那她为什么就敢在国内穿呢,因为她知道,在国内,这不是什么大事,反之,人们可能还觉得她贵气袭人呢,这真是让人非常愤慨。不过,很高兴,在国内媒体上也见到声讨她穿皮草的文章,但是,比起欧美,民众意识显然还是不够的。在欧美,几乎看不到有人在穿皮草大衣 ,这是本着一种动物保护的意识,在加拿大,很多人或多或少的听说过,在大街上穿皮草,会被人泼油漆的,我也曾经见到在皮草店门口,大冬天,有人横七竖八地躺在店门口,不让人进出,就是动物保护者消极抵制人们购买皮草制品。当然,加拿大也有很多地方做的不够,比如允许猎杀海豹和允许狩猎作为一种休闲运动存在 。但在很多发展中国家,皮草行业却还是作为一个庞大的工业链存在的,最关键的是,民众的动物保护意识还没有觉醒,所以,它还有大量的市场。现在,成衣制造业如此发达,仿真的皮草也可以做到以假乱真了,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有人,为了自己肤浅的虚荣心而去践踏这些美丽的生命呢,每一件鳄鱼皮,貂皮,水獭皮制品背后都是一条条血淋淋的生命,当名媛贵妇们穿戴着这些曾经鲜血淋淋的衣帽出门的时候,难道她们只感受到沉甸甸的皮草,生命的重量对她们而言真的就如此轻如鸿毛吗。

我知道此刻自己又俨然成了一个”愤青”,但请原谅我的言词激烈,因为,看着这些神奇的野生动物,想像着它们可能被制成一个帽子,甚至只是一个袖管,这让我无比的愤怒和痛心。我期盼希望未来的某一天,每一个人都嫌恶地看着皮草制品,大声地说,不要让这个谋杀的产物在我的衣柜中出现。

那时,猎枪和屠刀会被从此束之高阁。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