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部逐梦游(六)

本报专栏作者: 一 楷

走进圣地亚哥的那一刻,突然有种拨云见日的感觉,这是我没有想到的,圣地亚哥在外国人的印象中,似乎就是洛杉矶的陪衬,既然到了洛杉矶,就顺便看看圣地亚哥吧。但当我到距洛杉矶仅一小时车程外的圣地亚哥时,感觉眼前豁然开朗,俨然来到了陶公笔下的世外桃源,街道两边的建筑物保持着共同的建筑风格,欧式风情中带着些许地中海色彩,优雅而和谐。比起繁华但良莠不齐的洛杉矶,圣地亚哥更让人感到平静和美好。

昨日拜访了向往以久的圣地亚哥动物园,我的第二个目的地当然就是圣地亚哥海洋公园了,这个鼎鼎大名的海洋公园是世界上最好的海洋公园之一,每年吸引着成千上万的游客来到圣地亚哥,每每看到圣地亚哥的旅游的广告,这个蓝色的欢乐世界俨然就成了这个城市的标志,所以,在美西的旅游行程中,要不就不去圣地亚哥,要去,海洋公园那是必游之地。我和Dennis当然也免不了俗,一定要去凑凑这个热闹。

于是,这个充满香气的夏日,我们驱车来到了圣地亚哥海洋公园。从小在北美长大的Dennis告诉我,这个海洋公园之所以那么有名,就是因为它有一位赫赫有名的动物明星杀人鲸–“Shamu”,杀人鲸以难以人工饲养和训练出名,但这个海洋公园不但成功饲养了几只杀人鲸,而且还训练它们成为了表演明星。要知道,和蓝鲸等其他鲸类不同,杀人鲸是海洋中食物链的最高层,以捕食大型的海洋哺乳类动物为主,体型巨大,聪明,但凶猛,它们是名副其实的海霸王。可是那么霸气的动物,却偏偏拥有着无比可爱的外表,它们周身布满了黑白相间的花纹,规则而整齐,就像上帝造物时,恶作剧般的给他们穿上了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听着Dennis对Shamu那神乎其神地描述,我的好奇心被彻底地打捞上来了,于是,捧着热乎乎的好奇心,我第一时间就来到了Shamu的展示场地。

这个场馆的观众席,和普通阶梯式的露天剧院差不多,但是,本来舞台的位置却被一个巨大的蓝色鱼缸给代替了,鱼缸的后面有着巨型的可移动电子屏幕,光看这阵式,我就不难想像这将是一场盛大的演出,以前在多伦多附近的海洋公演也见过杀人鲸表演,但那个在地面上的小鱼缸和眼前的阵式更本无法同日而语。虽说,我比演出时间早到了四十分钟,但我看到至少三分之一的观众已经入席了。可奇怪的事,绝大多数的人都选择后排的座位,要知道,这可不是看电影,坐的太近就看不到全屏了,这是在看动物表演,当然越靠前越好了。细心的Dennis发现,在前排的座椅两侧写着英语”soak zone”,这意味着坐在前排有可能被淋湿,我乐观的想到,可能就是杀人鲸跳跃时可能飞溅出一些水花,这有什么大不了的,这就叫感受气氛么。但安全起见,我们就选择了离鱼缸大约有十米左右的第六排,然后就带着激动的心情等待表演开始。

表演就在驯兽师的讲解和恢弘的音乐声中开始,我已经浑然忘记了这是一场动物表演,因为巨型的银幕和立体的音响效果已经把我带入了一个清凉的海底世界。此时,只见鱼缸中的一个闸门开启,一个黑白相间的庞然大物像一枚鱼雷一般的窜入鱼缸,背后的背鳍微微露出水面,让人立刻联想到凶猛的大白鲨,顿时不寒而栗。

突然,解说员的一个手势伴随着巨大的音乐声,杀人鲸高高地越出水面,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冷气。原本就都知道鲸是很大的,但真正看到它从水面跃起,身长足有有五六层楼那么高的时候,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人说杀人鲸是真正的海洋霸主了。大白鲨固然可怕,但它们习惯单打独斗,但杀人鲸喜欢群体作战,想像这些大家伙聚集在一起集体捕食,那才叫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吧。我可以感受到面前的杀人鲸虽然被人类用食物降服了,可骨子里的野性还是随时都会迸发的。比如,杀人鲸虽然会表演空中翻腾,拍手等,可当有一只类似鹭鸶的水鸟在它的水缸旁转悠时,它居然突然跃起,对鹭鸶发起攻击,想一口把它吞到肚子里。幸亏鹭鸶飞的快,不然,一缕香魂就此烟消云散了。可怜一群小朋友们从来没有看到过那么血腥的场面,估计从此产生心理阴影了。

当杀人鲸完成了一系列指定动作后(当然,吃鸟不属于规定动作),表演也进入了高潮,所有观众高呼着”Shumu”的口号,做出人浪的造型,杀人鲸的自信心就在此刻爆棚到了极点,在驯兽师的命令下,开始用巨大的尾巴向人群泼水,要知道,它那浑然有力的尾巴有双人床那么大,激起的何止是水花,简直就是水帘啊,只见左边的观众最先中招,瀑布般的水柱从天而降,在”soak zone”的观众全都变成了落汤鸡,这里真是名副其实的海洋公园啊,把公园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我这才发现,自己坐的那么靠前,简直就是上错贼船了,而且被固定拥挤的座位上,真是无处可藏,于是认命地把电子产品都放在皮包里。好吧,既然无法避免,那就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点吧。杀人鲸果然没有辜负我的”厚望”,一扭尾巴,一个巨浪打来,我只看到一个巨型瀑布在我头上悬挂了千分之一秒,随后,我就从头湿到脚,原本美好的发型瞬间变成波力海苔贴在头皮上,睫毛膏也立刻化身成上好的松烟墨,把我的双目打造成了熊猫眼。当杀人鲸把所有角度全都覆盖一遍后,演出也就落下帷幕了。

于是,我也和众人一起带着狼狈的面容和欢乐的表情拜别了杀人鲸”shamu”。夏日的暖风拂面而过,突然觉得看这场表演的人多少有点自虐倾向,要是在公共场合被人泼了一杯水在脸上,估计涵养再好的人也会怒气冲天,可是,在这个海洋公园,人人都被一只杀人鲸泼了一身咸咸的未知液体(不排除有鲸鱼排泄物),但每个人的脸上都荡漾着幸福的微笑。其实,我明白他们在乐什么,因为我也和他们一样,都被这个能与动物互动的温馨时刻所感动,当然,更因为,能和自己的关心的人共渡这个美妙的夏日午后而深深幸福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