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心口一阵绞痛[小小说二题]

殷贤华 (来稿,中国重庆)

之一:灵异版

贞子,我感觉这蜡像馆很诡异,芳芳压低声音,我害怕。

贞子正在后院忙活,光线很暗。贞子慌忙把芳芳拉到墙角,抖声问,你是不是又感觉眼花,看见蜡像向你眨眼睛?

不是,芳芳摇摇头。

那你是不是到前院展厅的时候,又感觉有蜡像拉你衣角?

也不是,芳芳摇摇头,喘气很重。

那你碰到啥事?贞子感觉心已提到嗓子眼上。

我,我,我,芳芳半捂着嘴颤声说,我看见馆长变成了蜡像!

啥?你再说一遍!贞子身体晃了晃,忙用手扶着墙。

芳芳把声音压得更低,这几天蜡像馆太诡异,我害怕,便去找馆长辞职。我明明看见馆长走进办公室,但当我踏进门,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尊蜡像,那蜡像就是馆长自己!我吓得魂飞魄散,慌忙跑来这里……

天哪,这是要我们的命啊,我们该怎么办?贞子六神无主,几乎要哭出声来。

要不这样,芳芳咬咬牙,你在这里等着,我到前院展厅把钥匙拿出来开门,我俩马上逃出去!

好,你早点回来……贞子冷汗浸透全身,她感觉心口疼得不行。

不知过了多久,芳芳还没有回来。光线越来越暗,天马上就要黑了!

贞子更害怕了。她轻声念叨着,芳芳,芳芳,你在哪?蹑手蹑脚来到前院展厅。昏暗的灯光下,一串钥匙正躺在展厅柜台上。贞子使出全身的力气扑上去抓住钥匙,正准备逃离,却发现芳芳正站在柜台旁一动不动。芳芳,你怎么搞的,还不走?贞子催促道。

然而芳芳仍然一动不动,不理贞子。贞子急了,连忙拽芳芳的手,却惊觉芳芳的手冰凉僵硬。贞子这才注意到,面前的芳芳只是一尊蜡像!

贞子再也坚持不住,她的心口一阵绞痛,慢慢倒了下去……

第二天,阳光明媚,暖风习习,蜡像馆外鸟语花香。贞子猛地醒来,看到和芳芳站在一起,胸前挂着新的编号。贞子想跑,但身体僵硬;想喊,却喊不出声……

而蜡像馆外,馆长又贴出了新的招聘启事……

之二:现实版

贞子,我感觉这蜡像馆很诡异,芳芳压低声音,我害怕。

贞子正在后院忙活,光线很暗。贞子慌忙把芳芳拉到墙角,抖声问,你是不是又感觉眼花,看见蜡像向你眨眼睛?

不是,芳芳摇摇头。

那你是不是到前院展厅的时候,又感觉有蜡像拉你衣角?

也不是,芳芳摇摇头,喘气很重。

那你碰到啥事?贞子感觉心已提到嗓子眼上。

我,我,我,芳芳半捂着嘴颤声说,我看见馆长变成了蜡像!

啥?你再说一遍!贞子身体晃了晃,忙用手扶着墙。

芳芳把声音压得更低,这几天蜡像馆太诡异,我害怕,便去找馆长辞职。我明明看见馆长走进办公室,但当我踏进门,办公室里却空无一人,只有一尊蜡像,那蜡像就是馆长自己!我吓得魂飞魄散,慌忙跑来这里……

天哪,这是要我们的命啊,我们该怎么办?贞子六神无主,几乎要哭出声来。

要不这样,芳芳咬咬牙,你在这里等着,我到前院展厅把钥匙拿出来开门,我俩马上逃出去!

好,你早点回来……贞子冷汗浸透全身,她感觉心口疼得不行。

不知过了多久,芳芳还没有回来。光线越来越暗,天马上就要黑了!

贞子更害怕了。她轻声念叨着,芳芳,芳芳,你在哪?蹑手蹑脚来到前院展厅。昏暗的灯光下,一串钥匙正躺在展厅柜台上。贞子使出全身的力气扑上去抓住钥匙,正准备逃离,却发现芳芳正站在柜台旁一动不动。芳芳,你怎么搞的,还不走?贞子催促道。

然而芳芳仍然一动不动,不理贞子。贞子急了,连忙拽芳芳的手,却惊觉芳芳的手冰凉僵硬。贞子这才注意到,面前的芳芳只是一尊蜡像!

贞子再也坚持不住,她的心口一阵绞痛,慢慢倒了下去……

第二天,阳光明媚,暖风习习,蜡像馆外鸟语花香。芳芳一脸得意地拿起电话,亲爱的,贞子已因心脏病复发离世,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其实我只是偷偷做了个自己的蜡像而已,哈哈……

[作者简介]殷贤华,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已在《北京文学》《四川文学》《短篇小说》《小说月刊》《故事会》以及新加坡作协《新华文学》《越南华文文学》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文学作品3200余件。获《小说选刊》全国微小说精品奖等奖项,出版小说集《天壤之别》《梦中窥人》等。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