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正国级张德江当年一手“造就”了高俊芳

高新

从中国内地传出的政治新闻中,最为“重磅”的莫过去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已经被双规“。综合外界评论,李源潮的这一次“被双规”的传闻,已经被某些海外政评人士与几天前刚刚被宣布免去国务院新闻办主任兼职的蒋建国联系在一起,有一篇海外评论的标题就是“李源潮的资深新闻办公室主任被免”,意思是这个蒋建国是“李源潮的人”。

其实只要简单对照一下李源潮和蒋建国的简历就可以见出他们两人之间的“交集”仅仅是蒋建国2008年从湖南省委常委兼宣传部长位置上调京出任新闻出版总署(国家版权局)党组副书记、副署长兼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的中组部任命是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组部长签发的。但当时政治局常委内分管组织的是习近平,也就是说当时的习近平在党务系统中是李源潮的顶头上司。再者,这位蒋建国晋升正部级并在十八大上进入中央委员序列都是习近平亲自运作的,已经和李源潮一点关系都没有了。而十九大上蒋建国没有继任中委,几乎可以肯定是高层故意安排,而不是所谓的“落选”。

所以,把蒋建国如今的进一步的失势分析成为中美贸易战宣传战的被动和失策找替罪羊或许有道理,但把蒋建国的失势说成是李源潮被“双规”的“先兆”之一,反而令李源潮的这一次“被双规”的可信度打了折扣了。

当然,如果李源潮的”这一次“是有根有据,是“狼真得来了”,那无疑是习近平那里已经罗列出了足以把李源潮送进秦城与薄熙为伴的”收受巨额贿赂“的有力证据。但无论习近平怎么拼凑李源潮的罪行,也总不能“乱点鸳鸯谱”,硬李源潮说成是刚刚被宣布逮捕的高俊芳的行贿对象。不过换个角度分析,在“假疫苗”事件已经重创习近平“四个自信”,民怨沸腾、民愤冲天、民情难抑的当口,再抛出一两个国级“大老虎”转移舆论视线,回笼一下民心,应该是习近平也能够设计得出来的权宜之计。

关于假疫苗事件的最新消息是“中国领导人对疫苗丑闻表态后 报道遭封杀引关注”。说的是假疫苗事件一夜之间引爆舆情之后,习近平和李克强均紧急表态,“然而,随着令人更加不安的问题疫苗丑闻细节的曝光,习近平和李克强又陷入了假死一般的沉默,中共当局也对有关的报道进行全方位封杀。与此同时,中国国内外的许多观察人士普遍猜测,习近平先前对先爆出丑闻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公司发出声色俱厉的谴责,或许并不是因为痛恨长春长生疫苗生产造假,而是跟他与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的内斗有关。观察家们做出上述猜测的理由是,在长春长生生物疫苗生产造假的丑闻曝光之后,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公司被发现造假的情况更严重;然而,长春长生的十多个高管和大股东被抓捕,丑闻更甚的武汉生物的高管和大股东却安然无恙……”

笔者本人是断然不信事到如今的习近平和江泽民之间还会有什么“内斗“,而只抓”长春“放纵”武汉“被说成被外界解读习、江”内斗“,到是确有”论据“,那就是曾经长期挂在高俊芳办公室和她家族公司大厅里的“江泽民与我公司领导人的亲切合影”。

该故事发生在一九九五年,当时的中共官媒报道说:1995年6月25日至2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同志, 在中共吉林省书记张德江,省委副书记、代省长王云坤和省委党委、省军区司令员刘长富的陪同下,在吉林省延边朝鲜自治州、吉林市和长春市视察工作,就如何进一步促进国有企业,特别是国有大中型企业的改革和发展问题进行调查研究……。6月25日下午,江泽民同志在长春听取了张德江同志代表吉林省、省政府所做的工作汇报后,发表了重要讲话。陪同江泽民同志视察的有: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曾庆红,国家经贸委主任王忠禹,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副秘书长、国家计委副主任曾培炎,林业部部长徐有芳,解放军副总参谋长李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周正庆,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滕文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洪虎,沈阳军区司令员王克等。

笔者这里特别把当时江泽民的陪同人员一一列出,是因为除了当时担任吉林省党政军负责人的几位,陪同者之一王忠禹是长春人,从吉林省第一轻工业局副局长, 吉林省第一轻工业厅厅长、党组书记,吉林省委常委兼研究室主任、省委常委兼秘书长,吉林省委副书记,吉林省长一路爬升,1988年离开吉林进中央,最后官至国务委员兼国务院秘书长,日后又出任过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吉林帮”里的“国字头”之一。

陪同者之二洪虎是中共是开国上将洪学智之子,陪同江泽民视察长春三年后从国务院经济体制改革办公室副主任、党组副书记位置上调任中共吉林省委副书记,当时的中组部任命令中特别注明这位省委副书记是“正部长级”。几个月后他即被宣布为省委副书记兼代省长然后是(正式)省长。

陪同者之三徐有芳也是起家于吉林,在吉林官至厅局级后高升,担任过黑龙江省委书记和林业部部长等职。

高俊芳入狱之前,她的长生生物官网报导说,1995年江泽民曾到长生生物视察,并题词“发展高科技产业增强综合国力”。当时长生生物还是国企,时任总经理就是高俊芳。

1996年,时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锦涛亦曾到访该公司。除了江泽民和胡锦涛,长生生物官网“领导关怀”一栏中还展示了张德江等多位中共前领导人参观的照片,张德江1998年视察身着防护衣物参观企业生产线的大幅照片如今也已经被“上面要求”从高俊芳的造假公司大厅里摘除。。此外,还有各种不同级别的中共高官,包括两位前国务院副总理谷牧和邹家华等8位领导人亲临视察的照片也一并从该公司的官网上删除。

按照中国大陆百度百科的人物介绍,1954年出生的高俊芳犯案被捕之前的职务全称是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等多个职务。社会职务为吉林省政协委员、长春市人大代表、吉林省预防医学会第五届副会长、长春市工商联副主席。2017胡润百富榜中,高俊芳家族以51亿位列第820位,在吉林富豪排行榜中排名第三。

她的起家过程大致如下,长春长生成立前,高俊芳任长春研究所财务处处长。1992年8月,公司成立后,高俊芳出任长春长生副总经理。1993年,出任长春长生总经理,并兼任董事长。

1993年3月,经长春市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批准,设立了长春高新技术产业股份有限(集团)公司(长春高新),高俊芳出任长春高新总经理。

2003年12月,长春高新将以2.4元的价格转让长生生物59.68%的股权,共计2984万股。其中,1734万股转让给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34.68%。 2007年,高俊芳收购韩刚君持有的长生生物股份,成为长生生物的绝对控制人。

1993年之前的经历这里从略,从1993年开始到2007年,这位高俊芳大致经历了从国企一把手到自己收购自己掌管的国企将其变为自己私家企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吉林省的历任省委书记是张德江、王云坤、王珉。历任省长是高严、王云坤、洪虎、王珉、韩长赋。另外还有当时的吉林省委秘书长、省委副书记苏荣等。他们中间日后成为“国字头”领导人的是张德江和苏荣。除了前面已经介绍的王忠禹,在1993年之前也和王忠禹一样已经从吉林省副省长位置上调升中央的回良玉日后也成为“吉林帮”的另外一个“国字头”领导人。

也许王忠禹和回良玉因为离开吉林较早所以高俊芳没有巴结得着,但高俊芳能够在吉林长春一路发达,是托了当时的省委书记张德江之“福”毫无疑问!

按照惯例,中共中央主要领导人,特别是党政一把手巡幸地方之前,活动日程和视察地点都是要先由所要巡幸的具体省份拿出计划的。而江泽民1995年的长春之行,视察的企业有两家,一家是中科院所属的热缩材料公司,另一家就是当时属于长春市的地方国企“长春高新”。

笔者不能断定当时的高俊芳已经直接巴结上了时任省委书记张德江,但即使是当时主管工业的副省长选定的高俊芳主持的公司,拍板权无疑是在张德江。

张德江是1990从民政部副部长位置上被江泽民派回吉林,出任吉林省委副书记兼延边州委书记,从1995年至1998年任吉林省委一把手兼省人大常委会主任,1998年被江泽民调到浙江担任省委书记为晋升政治局热身。 经查证,张德江是1998年7 月奉命到北京接受谈话,回长春向继任者交待工作之余安排的离开吉林领导岗位之前必需完成的几任大事之一就是亲自前往高俊芳的公司视察。这一因为不是陪同江泽民,也不是陪同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只是在省委办公厅主任和一位主管副省长陪同下进行,所以时间充裕,视察得也非常仔细,他和高俊芳都身穿白大卦在生产车间里装模作样的场面被高俊芳手下及时抓拍后,画面上只有高俊芳和张德江两人特写的照片与前面提到的那张他张德江陪同江泽民到访的集体合影,都是高俊芳从此飞黄腾达的“护身苻”。

日后高俊芳把国企变私企的过程中时任吉林省委书记王珉是否为其站台笔者没有相关信息,但仅如上所举已经足可说明正是日后官到正国级的张德江当年一手成就了高俊芳。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