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召唤?新加坡警惕中国向华人施加影响力

新加坡——在新加坡长大的曾建权(Chan Kian Kuan)一直以自己的潮州传统而自豪——它的方言、文化传统和著名的蒸鱼。但在访问了位于中国广东省潮州的祖村,看到那里的进步后,令他真心感到自豪的不仅仅是身为潮州人,还有身为中国人这一层身份。

“非常乱。我们是中国人,但也是新加坡人,”身为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副会长的曾建权说。“当中国变得强大时,我们感到自豪。中国就像大哥一样。”

作为一个主要由移民组成的年轻国家,新加坡几十年来一直谨慎行事,一方面鼓励像曾建权这样的公民与他们的文化遗产建立联系,另一方面又要促进新加坡人的国家认同。

但是,这里的人们越来越担心,一个崛起的中国,可能会把新加坡华人在文化上对中国的现有亲近感转化成对“祖国”的忠诚,从而破坏精心安排的平衡。

中国对自身迅速增长的政治和经济影响力充满信心,在呼吁广大海外华人为它的国家利益服务,并且在海外获得影响力的努力中,变得越来越自信。有证据表明,中共试图在加拿大、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华人当中对政治活动进行操纵。

由于华人占新加坡560万人口的近75%,一些学者和前外交官担心,这个岛国可能成为中国政府施加影响力的一个特别诱人的目标。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存在的问题;风险非常大,”新加坡外交部前常任秘书比拉哈里·考斯甘(Bilahari Kausikan)说道,他也是新加坡在中国干涉问题上最直言不讳的声音之一。

“中国的崛起是每个人都必须接受的地缘政治事实,”考斯甘说。“但在我看来,从对中国文化的好感到建立中国优越感,只是很小的一步。我们国家的历史只有53年。并不能保证每个新加坡华人不会有意或者无意地走出这一步。”

上个月,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采取了罕见行动,公开反驳了考斯甘最近的言论。考斯甘的话对其所谓中国隐蔽的“影响行动”发出了警告。

“我们坚持和平共处的原则,坚决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大使洪小勇在英文报纸《海峡时报》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写道。“我们反对以大欺小、以强凌弱,反对干涉别国内政。中国是这样讲的,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中国尊重和赞赏新加坡在维护多元种族与宗教和谐共处方面取得的成就,”他还说。“中国没有影响新加坡国民身份认同的意图,也决不会这样去做。”

去年,新加坡政府驱逐了生于中国的美国学者黄靖,称他代表某个未指明的外国政府——人们普遍认为就是中国——试图暗中对新加坡的外交政策施加影响,从这个例子,可以看到新加坡官员的不安程度。此次驱逐事件发生之际,正值两国关系因南海相关领土问题而趋紧。

考斯甘等人还在关注中国在新加坡的微妙影响力,包括中国在打两国“血肉相连”的情义牌。

近年来,中国加强了两国之间的人际交流,帮助组织海外华侨聚会,安排新加坡华人访问祖籍村庄,协调留学项目,为年轻的新加坡人组织“寻根营”。

当然,这类活动并非中国独有。比如说,这些营地与以色列通行的生存权(Birthright)计划有一些相似之处。这些活动通常由侨务办公室等中国政府机构安排和出资。

根据主办方的描述,在今年举办的类似营地活动中,参与的新加坡学生会有一系列活动行程,包括中国书法和历史课程。在2014年的另一个营地中,活动安排包括学习太极拳,以及学唱共产党的“红歌”。

共产党的统战部是一个负责赢得海外人士头脑与心灵的强大组织,近年来,该部门的官员也开始访问新加坡,旨在加强与当地华人的联系。

“我的手机是24小时开着的,”2013年,福建省翔安区统战部长洪国平对同该地区有关系的一群新加坡华人说。“乡亲们随时都可以给我拨打电话。我乐意为大家服务。”

今年,中国宣布侨务办公室将被并入统战部的范围,这是中国越来越重视加强侨民关系的迹象。

“比较宽容的解读是,这些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学副教授庄嘉颖(Ian Chong)表示:“更有疑心的解读是,这是中国在努力发挥其软实力影响。”

一些学者强调了他们认为值得担忧的趋势——中国越来越模糊华侨(生活在海外的中国公民)和华人(各个国家的华裔)之间的区别。

在去年的一次海外华人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强调,要将世界各地的华裔——生活在180多个国家的6000多万名华人——聚集在一起,共享“中国梦”。

据中国官方新闻机构新华社报道,习近平表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海内外中华儿女共同努力。”

学者们表示,注重加强与海外华人的关系,标志着与北京之前不过多干涉侨民关系的做法发生了重大转变。

“人们有一种感觉,现在中国更强调所有华人拥有相似的起源,因此应该对PRC的立场更加同情,”庄嘉颖说,PRC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一些西方国家,中国已经成功地动员了中国商人、中国学生和中文媒体等地方团体,利用他们作为代理人,反击反对中国的观点,或在达赖喇嘛和台湾等有争议的问题中支持北京。

通常情况下,结果是负面的,会导致往往带有仇外情绪的反华抵制。许多海外华人表示,他们现在因为与中国有关联而受到不公正待遇。

“当你开始基于种族和血缘去联络人们的时候,其他国家的政府是无法接受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前所长王赓武说。“另一方面,北京认为这样做很自然。这就是冲突所在,尽管后果可能是无心的。”

作为除中国、香港和台湾以外唯一华人占主体的国家,新加坡处于独特的地位。

由于担心被视为中国的第五纵队,李光耀总理领导的这个国家在1965年获得独立后竭力维护其主权——因此成了东南亚国家联盟最后一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与此同时,政府努力建立一种基于多种族、平等和任人唯贤的新加坡民族认同。英语是该国的官方工作语言。

但新加坡发现自己不断需要提醒北京的官员,它不是一个华人国家。例如,去年,中国在这里推出了一个熠熠生辉的新中心,旨在促进中国文化;新加坡的反击是,在金融区中心开设了一个耗资1.1亿美元、高11层的新加坡华人文化中心。

其中的信息很明确:新加坡华人文化与中国文化不同。

中国在新加坡获得影响力的努力绝不是单方面的。新加坡认识到中国自1980年代对外开放后的经济潜力,也在不遗余力地利用它所分享的中国传统。

例如,在1970年代后期,政府开展了一项语言活动,鼓励年轻的新加坡华人学习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而不是他们的本土中文方言,以期促进更多的商业机会。每年,该国还举办许多中国艺人的演出,特别是在每年的春节庆祝活动中。

去年,新加坡是中国最大的外国投资者——这里的许多人自豪地认为,这是因为新加坡有能力充当中国和西方之间的门户。

“可以说新加坡人在建立两国关系方面比中国人更加积极主动,”新加坡潮州八邑会馆的曾建权表示。
不是每个人都相信中国会成功赢得新加坡华人的忠心,这里的华人是一个庞大而分散的群体。

例如,年轻的新加坡华人,以及在该国在以前的英国教育体系中学习的人,往往只对中国有一个模糊概念,汉语能力也很有限。近年来,大量来自中国的移民涌入,加剧了两国之间的认识差异。

“也许有些人回到祖先的村庄,看到所有的进步,可能会感觉心弦受到触动,但是到头来,他们永远不会把这个地方当做家,”《新加坡华社五十年》(50 Years of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Singapore)一书的编辑冯清莲说。

况且,在加强其海外影响力方面,中国已经证明自己既耐心又有毅力。

“他们并不急于求成,”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ISEAS-Yusof Ishak Institute)的访问高级研究员里奥·苏里亚迪纳塔(Leo Suryadinata)表示。“因为北京始终从长远来看问题。”

新闻来源: 纽约时报(新闻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