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疫苗谜团未解!不到一周就成明日黄花

在中国共产党严密掌控舆论的当今中国,涉及千百万中国家庭、上亿中国人生命安危的假疫苗的最新丑闻在中共当局的舆论导向之下不到一个星期就成为明日黄花。与此同时,围绕过去20多年里在中国反复发生的令许多人感到绝望的假疫苗丑闻,一些不解之谜至今未解。

 

中国人究竟是害怕还是不关心

 

不合格疫苗问题在任何国家都有可能发生。但在中国似乎同样的问题反复发生,每次发生都是当局宣称要坚决查处,但当局同时采取一切手段禁止独立的调查和新闻报道。最后,同样的丑闻再次发生。如此循环往复以至无穷。

 

在最新的疫苗丑闻爆发后,当局再次宣称要坚决查处,给人民一个交代。这一次,中国民众将当局所谓的交代戏称为“胶带”,意指当局其实不过是要给公众和媒体封口而已。

 

与此同时,一些研究大众传播与社会问题的学者和观察家注意到,涉及公众生命安危的假疫苗/毒疫苗问题反复在中国发生,跟中国公众对这种涉及自己生命安危的问题的持续关注不够有直接的关系。有学者通过研究发现,中国公众对这种问题的密集关注一般只是持续三天,过了三天之后,关注度就大幅度下跌。

 

中国公众为什么对这种涉及自己和家人生命安危的问题持续关注不够?对此,研究者们提出了种种解释,其中包括,

 

——问题并不是中国公众对这种事情不关心,而是公众无法在中国媒体中表达他们的关心,甚至通过相对自由的互联网表达他们的关心,他们的影响力也是有有限的,而中共当局则可以任意封杀他们所表达的这种关心,所以外界看起来就好像是他们不够关心;

 

——在中共多年来的威逼利诱之下,中国公众已经娴熟地掌握了“难得糊涂”、“人在矮檐下不能不低头”、“鸡蛋碰石头无用”、“过一天算一天”、“岁月静好”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他们不愿意关心他们觉得无能为力的事情,更关心如何娱乐,如何过好当下的一天,而当今中国确实是有无数的娱乐选择,以至于“娱乐至死”已经成为一个习语;

 

——中共政权以言治罪的做法已经造成了普遍的恐惧,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害怕谈论中共当局不喜欢他们谈论的话题,而反复发生的疫苗丑闻及其诸多的重要相关问题就是中共当局明显不喜欢公众谈论的话题,因此许多人,尤其是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回避谈论这样的话题。

 

由于中国当局对当局认为是涉及敏感问题的社会科学研究实行严格的控制,社会科学家们无法确认上述解释到底哪一种更为接近真实。因此,中国公众对假疫苗问题的强烈关注为什么不能持续,眼下还是一个谜。

 

社会科学、政治学的研究表明,在世界各国,假如没有足够的公众关注,涉及公众基本利益的问题就难以或不能得到解决。

 

中国的假疫苗是否比真疫苗还牛

 

在今年7月爆发的最新的假疫苗丑闻中,首当其冲的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制作的狂犬病疫苗生产记录造假。

 

众所周知, 在当今世界许多可怕的疾病当中,像狂犬病一样的死亡率为100%的疾病是罕见的。也就是说,有人注射了不合格的狂犬病疫苗再被狂犬咬伤,因为疫苗没有保护作用而染上狂犬病,便是面临无可救药的死亡。狂犬病一旦发作,患者必定面临痛苦的死亡。医学所能做的只是减轻死亡前的痛苦,让患者在等死期间避开光、水之类的会给患者带来痛苦的刺激。

 

非常耐人寻味的是,中国官方权威通讯社新华社在今年7月下旬发表题为《长生狂犬病疫苗案调查:企业有系统地编造生产、检验记录应付检查》的报道。该报道在陈述了具有官方背景的长春长生生产记录造假的事实之后说: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不良反应监测数据,(我国)近几年注射狂犬病疫苗不良反应未见异常。长春长生公司生产的狂犬病疫苗接种后不良反应发生率为万分之0.2,未见严重不良反应。2017年我国狂犬病发病人数为516人,近几年呈逐年下降趋势。”

 

言外之意似乎在说,假的狂犬病疫苗既没有给公众造成危害,也没有影响大众健康。

 

成熟的乙肝疫苗如何在中国不管用

 

当今中国是全世界乙肝病毒感染者和携带者超级大国,有接近1亿感染者。而且,中国的乙肝感染人口还在不断扩大。世界卫生组织估计,到2030年,中国因乙肝死亡的人数可能高达1000万人。

 

然而,早在1989年,美国默克制药公司就将乙肝疫苗生产技术以极低的、近乎无偿赠送的价格给了中国。默克公司不但转让了全套生产工艺、技术和设备,而且还对中国人员进行了培训,以确保在中国生产的乙肝疫苗质量跟美国同等的。有报道说,自那时以来,中国有大约5亿人接种了乙肝疫苗。

 

然而,自那时以来,中国的乙肝感染者的扩散速度并没呈现美国等其他发达国家开始接种乙肝疫苗之后出现的那种感染扩散速度急剧下降的局面,中国由此成为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乙肝感染者人口超级大国。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眼下这个问题依然是一个不解之谜。

 

与此同时,在最新的这轮假疫苗丑闻中,一位在美国行医的华人报告说,他在中国的亲属以及他在中国了解到的一些人在中国接种的疫苗显然是无效的疫苗。这种情况究竟在中国有多么普及,现在研究者们还不清楚。

 

国有公司制造假疫苗问题不大吗

 

7月18日星期六,中国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中国共产)党组会议发表公告,称经研究决定,对跟长春长生疫苗生产造假丑闻相关的8人予以免职和责令作出深刻检查的处分。

 

对外界以及中国公众来说,就疫苗生产造假和造假记录之恶劣而言,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比长春长生有过之而无不及,但长春长生的相关负责人已经有十几位被抓捕,而武汉生物作为一个公司以及相关负责人却获得当局轻拿轻放的优惠待遇,这令公众不解。

 

许多网民不安地指出,这是否是因为武汉生物背后的大股东是中国国务院即中国中央政府,是属于国有资产和中共党产,所以当局一直在尽力保护武汉生物?中国政府作为市场规则制定者、市场管理者参与市场竞争,既当决定谁可以参赛的球队联合会大佬、又当裁判员,又下场踢球,这里面是否有多重的利益冲突?

 

对来自公众的这些问题和不解之谜,中共当局一直保持着沉默。

 

新闻来源: 美国之音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