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念一条不知名字的狗

作者:吕华青(来稿,上海)

 

与它相识,是在云遮雾罩的雅鲁藏布江大峡谷。

一条倚山的小路边,树木掩映着几间高高低低的平房,这就是索松村。虽说这里是一个村庄,但是我来了两天,却没见着一个人影,周围宁静得让人听得见心跳。

我徜徉在梦一样的山水中,偶尔发现一条狗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边。那狗一身黑毛,脸皮耷拉着,看上去有些年纪了,不过从那敏捷的样子里,还能看到它年轻时的凶悍。

身边多了一条狗,心里好像充实了很多。我不知它叫什么名字,看那一身黑毛,便直呼它黑黑。而黑黑似乎也理解了我的意思,每次呼唤它,它总是抬起头看着我,或是有着某种回应。

我寂寞地行走在地球最深的大峡谷里。阳光透过云层和迷雾,撒落在远山、近林之上。黑黑欢快地跟随在我左右。每当我停下脚步拍摄照片的时候,黑黑也停下来,呆呆地望着我,有时也躺在地上打滚,玩着自己的游戏。有一段路,它独自跑进了被密密的木桩围起来的菜地,怎么也钻不出来,看它那着急的样子,让人觉得可爱和好笑。钻出木栏之后,它立刻跑到我的身边,尾巴一个劲地欢快摇摆。

伫立在雅鲁藏布江边,我感受着一种深邃、恢宏与壮美。黑黑站在我的身旁,一会儿望着远方的深谷,一会儿抬起头看着我,仿佛在与我作着无言的交流。我架起相机,对着镜头坐在大江边,想与峡谷留个影,黑黑似乎明白了我的意图,急忙跑过来站在我的身边,相机的“咔嚓”声,成就了我珍贵的纪念。遥望远方,我久久地被大自然的壮美震撼着,黑黑也一直乖乖地陪伴在我身边。

回到大峡谷索松客栈用午餐,黑黑把我送到客栈的门口,便转身默默离去了。也许,这里不是它的家。午餐剩下了很多回锅肉,我准备下午外出摄影时带给黑黑吃。突然想到菜里有辣味,便用清水冲洗后再装进一个纸盒里。遗憾的是,整个下午我在大峡谷里转来转去,始终没有见到黑黑。我只能把纸盒打开,将肉放在村前一棵老树下,不知道后来黑黑吃了没有。

第三天早晨,我提着大大的行李箱和摄影器材,准备乘汽车前往林芝机场。在往车后行李箱里搬箱子的时候,感觉谁在后面托了我一把。转头一看,我惊呆了——黑黑趴开两条后腿,正用头使劲地顶着我的箱子!我一时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黑黑张着嘴,喘着气,目不转睛地看着我,仿佛知道了什么。我蹲下身子,用手一遍遍撸着它颈上的黑毛,心里象在与一个亲人道别。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