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胞胎

陈国治专访

近日,联邦保守党召开全党大会,却突然发生分裂,有一个资深的保守党议员卞聂尔(Maxim Bernier)宣布要退党,自行组建新党。卞聂尔宣布「退党」,当然是不满意党内现状,如果满意现状他就不会宣布退出。

陈国治说,卞聂尔重新组党,即将整个「双胞胎」出来,这在历史上并不乏先例:以前在联邦层面的改革党与进步保守党,在Alberta省的野玫瑰党和保守党;而在安省,上次选举期间安省自由党的很多政策十分左,偏离了中间路线,左到可以和新民主党并驾齐驱,虽然名字没有转,但实质上当时也成为了新民主党的双胞胎,保守党坐收渔人之利,赢了政权。

联邦保守党的双胞胎怎样会出现?陈国治回顾说,卞聂尔在党内一直有些草根民望,在上次党魁竞选上曾经一路领先,前12轮投票一直名列第一,呼声最高,直到最后一轮投票中后劲不济,以1%的微弱票数输给了希尔,与党魁位置失之交臂。

在政策方面,卞聂尔这个人快言快语,还时常坚持自己的立场,相当有胆识。比如在选党魁最正热烈的时候,他主张废除农业的供应管理(Supply Management)制度,认为这在当代是不合时宜,削弱了产业竞争力。此言一出,这一政策受到反弹,特别是来自农业产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卞聂尔离党魁宝座只差了微弱的选票。此次宣布退党,卞聂尔再次谈到供应管理的问题。

加国的供应管理制度,涵盖奶类、鸡禽、鸡蛋等农业产品,实行产量配额和价格控制。纵观国际形势,供应管理是否是一种保护主义?陈国治认为这是确实的。供应管理的体制确实是贸易上的一种门槛。实质上就是为通商设置障碍,自己划出一个圈子来玩,设定一个价钱,政府就依照行业制定的价钱维持市场,不允许外来的竞争,进入这个市场圏子。而这个定出来价钱比真实成本为高。这样一来,市民实际上付出了一个比较高的价钱。而在这样的保护政策下,农夫继续耕田、养牛、养鸡、生蛋,不需要担心外来的国际竞争,减小了最大的烦恼。

但是当与其他国家谈自由贸易时,当我们反对其他国家的贸易门槛,要求他们取消贸易壁垒,我们自己农业方面的「供应管理」,立即会成为对方指摘我们的议题之一,「供应管理」这个制度,就成为我们自己的麻烦。

正在进行的北美自由贸易谈判,美国已经在攻击我们的供应管理政策,并抱怨加国对美国奶类产品征收高关税,实际上美国在配额之内出口加国的牛奶依然享受低关税。但是美方自己也有贸易壁垒,他们的农业受到政府的巨额补贴,这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贸易门槛。其他国家或多或少在众多少领域都有保护,重点的是保护了多少。

因此,在全球化经济的贸易环境下,供应管理把加拿大放在一个十字路口,进退维谷。一方面希望继续保护农业,另一方面希望他国消除通商门槛,取消也不好,保护也不好,难于取舍。

话说回来,联邦保守党整出个双胞,使得选举的时候票源分散,自然对选举有不利影响。陈国治表示,意见多多是好事,而不断创造双胞,就未必是好事。例如华人社区近几年来出现’无数’个社团,据说在安省就有三千?!而社团中也时常出现双胞,跟着还有「三胞」、「四胞」、「五胞」……。其实不论政党还是社团,各方都应该尊重不同意见,以规则办事,以协商方式形成共识,不要有太多「双胞」,因为双胞制造了分裂,少了团结。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