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4)

作者: 俞明德

 

金鹰山某处老硐。黄河迷给来参观的师生们介绍硐内的情况。

他指着一处锅底形的硐壁,对姚小丽说:“这是古人开采银矿烙火烧下矿石留下的痕迹。那时,古人用的是铁锹、锄头之类简陋的工具。”接着,他从壁上敲下一块绿绿的矿石,又说:“这是孔雀石,含铜量很高,绿绿的似孔雀的羽毛,很是好看,这个地带很可能含有一种稀有金属,是制造宇宙飞船急缺的材料。我们现时找的就是这种矿。要是找到了,我国制造宇宙飞船便有这种材料了。简言之,不远的将来,我国飞船就能飞上天……”

姚小丽不住地点头,她凝视着,憧憬着美好的明天。

姚小丽在山边小学的单人住房,即简朴又整洁。入夜,她工作完毕上床,作了个梦。

无边无垠的星空,一轮地球慢慢地转动。一轮月球慢慢转动。忽地,两球之间通了一道长长、宽宽的河流。姚小丽和黄河迷同坐在一条宇宙飞船里,——这是一条名符其实于天河里航行的船——他俩谈笑风生。飞船一直驶向月球。后面还跟有几条飞船,坐着山边小学的学生们。

姚小丽在床上辗转。醒来,脸上一笑,忽而拿手把脸一遮,接着把被子蒙上头。

翌日上年,上课时,姚小丽板书:

我国河流众多,单单把五十多条大一些河流加在一起,总长达42万公里,首尾相接,河水于赤道绕一圈,还能一直流到月亮上去。

学生们无不惊喜:老师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坐飞船,到月亮去玩玩、玩玩?

姚小丽:同学们,在不远的将来,会有这一天的!

壶口瀑布。黄河迷于考察中:他站在崖顶上,望着飞泻而下的哗哗的水流,激动万分。

女民师姚小丽在屋里看一封信。她眉头紧皱。她拿信冲出门外,忽而又站住。她跑回屋,扑在床上恸哭。她坐桌前,摊开纸刚写几字,眼泪又汪汪了。

燃烧的蜡烛,倾斜着的蜡烛,汩汩地滴着烛泪。姚小丽的泪珠儿,宛如烛泪儿。

姚小丽登石阶山路,脚步千斤重。她无力地靠在山腰一块石壁上喘息。

这是个云雾大开、晴空万里的上午。但她无心欣赏这奇异的风光。

猛地,从峰顶白云绿村传来一阵喧闹声。她仿佛从梦中初醒,拖着身子,往峰顶走来。

金鹰山虽隔大海不远,但一年中难见几个晴朗天气,云雾终年笼罩不散,整日里云遮雾障,十分灰暗。

这一天太阳从雾中露了脸,万道金光驱走了云和雾。远远近近的山头,在云海里宛若无数的小岛,闪闪烁烁,时隐时现。金鹰山似一只巨大的雄鹰,站在高高的兰天,俯瞰着眼前若大的奇异的世界。

为庆祝“天门开”,地质职工们纷纷敲击岩心铁管、脸盆、铝桶等。大家忙着把发霉的棉被衣服鞋袜,拿出来曝晒。有的则大洗起来。人们恨不得把屋盖掀开,让阳光晒个透。

这一天,除了钻机工人上班山外,其他职工一律放假一天。

姚小丽找到正在翻晒衣被的黄河迷。他见她眼皮浮肿,神态沮丧,诧异地把她拉到一边。姚小丽出示信,黄河迷读着,嗓门自然是低沉的。

[画外音:

……你和“野人”黄河迷相好的事,我们还是不同意。“钻山沟,爬荒原,风餐露宿流浪汉。一年四季守空房,有女不嫁地质郎”,这是社会上流传的顺口溜。我们不愿意自己的独生女跟野人受苦。当初,你去“支边”,原想让你去锻炼几年,没料到你要做南去的燕鸟,不想归家了。你不和他割断关系,我们就割断父女关系,就算我们没有你这女儿……

黄河迷眉头紧皱。

姚小丽又泪眼汪汪。

黄河迷:小丽,我们要坚强些。现时,就看我们自己的主意了。

姚小丽:我们?

黄河迷:……

姚小丽:……

黄河迷:小丽,我们结婚吧!

姚小丽:我怕……

黄河迷:结婚后,你干脆也迁来地质队当家属,像大嫂那样,你没有看见,大嫂和陈组长一家子可过得欢呢?!

大嫂——陈组长家属,三十岁左右,粗壮结实的女人,她在露天灶前煮着,锅盖掀开,打下四个鸡蛋。她身边站着看的姚小丽。

姚小丽抬起头,瞧着对面一座山。她看到黄河和陈组长他们一道在山间小道上走。这是下午收工的时候,大嫂正煮着蛋,款待辛劳一天的丈夫。这是她每天坚持做的事情。

蛋煮好了,陈组长和黄河迷也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大嫂把煮好的荷包蛋糖水,端给黄河迷。黄河迷谢绝,把碗端给陈组长。

陈组长:司马,你就吃吧!今天,你跑的路最远最多,够累的。

大嫂:哎,兄弟,叫你吃就吃,我再去煮,也给小丽煮几粒。

姚小丽:大嫂,你别……

大嫂进屋去了。

黄河迷盛情难却,让小丽先吃两粒,尔后把另两粒吃了。

大嫂出来,继续往锅里打下蛋,并帮着丈夫脱下工作服,浸在大脚盆里。

黄河迷和姚小丽一起往宿舍走。

黄河迷:小丽,你先搬来住几天吧。你一个人也闷着。

姚小丽:嗯。我也像大嫂这样,每天下午站在房前,一看你们收工走在路上,我就煮蛋,等你一回家,蛋也煮好了。

黄河迷:小丽,你真好……

默然。

黄河迷:噢,刚才组长说,过几天要去几十里外开展矿区外围普查,组里人手紧,任务又刚下达,我可能无法准假。

姚小丽:那……我就一个人回家去吧,也许我爸会回心转意的。

黄河迷:但愿如此。

山边小学前面不远的公路一停靠站,这里叫招呼站。一辆客车驶来。姚小丽上车。车子徐徐开动。姚小丽向窗前,向送行的黄河迷招手致意,黄河迷小跑着,追着客车,喊:“小丽,祝你一路顺风!”客车转弯不见了。黄河迷回驻地。在山腰,他又看到对面山盘旋而上的客车。看到伸手向他摇着草帽的姚小丽。他双手做成喇叭,大声呼喊起来:“小丽……”

山谷回声:“小丽……”

客车又消失了,驶进密林中。

黄河迷遥望着,茫然若失。

一片云雾迷漫。

黄河迷读着姚小丽的来信:

亲爱的司马:

我和爸爸又和好了。婚期就定在那天吧!这一天,我准定到白云绿村,但请求同志们别闹洞房,因为我怕……

黄河迷拿着信,止不住心头的乐,跑出门外。

山边小学附近的小镇,熙熙攘攘,人声鼎沸。今天是墟日,满街上摆着各种山货和土特产——笋干、红菇、木耳、野鸡、兔子和穿山甲、狐狸皮之类。汉族农民和身穿回族、畲族、高山族服装的少数民族进进出出,购销自家的产品。

黄河迷、陈组长夫妇和许多地质队员,涌进街头。黄河迷是来添置结婚用品,陈组长他们买礼品要赠给黄河迷。

他们买了热水瓶、绸缎被面、脸盆及糖果香烟。

有几个地质队员硬拉着黄河迷进饭店,要黄河迷先请他们喝一顿。黄河迷当即要了几瓶洋河大曲,和几盘菜。

地质队员们围坐着,吃着喜酒,还一一为黄河迷祝福。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