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 [小小说]

作者:殷贤华 (来稿,重庆)

 

(一)

这个夏季实在是太炎热了,太阳像个火球炙烤着大地,地面变成个大蒸笼,到处散发出一股焦糊味儿,到处听到蝉的尖锐嘶叫。

她到阳台晾晒胸衣,边擦汗边拿起晾衣杆。家里的空调坏了,热得她直喘粗气。她忽然发现一只蝉停在阳台边沿上。她朝客厅厉声喊,窝囊废,快来打死它!

他正流着热汗打电话,联系修空调的工人。听到喊声急忙跑出来,他笑了:原来她说的“它”是一只蝉,他还以为是一只蟑螂、一条毛毛虫,或者是一只绿头苍蝇呢!

老婆,不用打死它吧,它又没招惹你,他轻描淡写地说。

它就是招惹我了,它叫起来心烦,它越叫我觉得越热,快打死它!她把晾衣杆递给他。

他这才感觉到她是认真的,他慢慢靠近那只蝉……

 

(二)

它惊慌地往前爬。它听见了这家主人的谈话,它知道她想置它与死地!

它感到很委屈:其实自己是只雌蝉,没有发音器,是不会鸣叫的,因此是不会令她心烦、不会令她觉得越来越热的!

它很害怕,想立刻逃逸,它眼睁睁地看着他逼近自己,心都提到嗓子眼上了!

它听见他对她说,老婆,这只蝉翅膀好像受伤了,飞不起来,怪可怜的。况且它没有鸣叫,没有招惹到你,我看就放过它吧!

它感激地望了他一眼,心里涌过一阵暖流。然而,却听到她更严厉地呵斥:你这窝囊废,连一只蝉都不敢杀,老娘真是瞎了眼才跟了你!

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但却坚决地收起了晾衣竿。他把它捧起来,放到窗台外的草坪上说,蝉儿啊,你自己保重吧!

它觉得那声音像风儿那样柔软,像歌儿那样好听!

 

(三)

它的伤终于好了,她重振翅膀飞起来的一刹那想起了他,它想去看看他。

它飞过那个熟悉的窗台,飞进他家的客厅,然而屋里没人。它一会儿在客厅里飞着玩,一会儿在天花板散步,要等着他回来。它看见茶几上的玻璃杯里,泡好的茶还散发出芳香,它相信这家主人很快就会回来。

忽然,它差点惊叫起来!她看见一只好大好大的毒蜈蚣,正沿着茶几爬上玻璃杯口。或许因为受了香气的诱惑,或者是太口渴了,这毒蜈蚣把嘴伸进去狂饮起来,杯里顿时冒出一串串毒泡泡,然后烟消云散……

一会儿,客厅外面响起钥匙开门声,是这家主人回来了。它看见他满头大汗,径自走向茶几,口中不停喊着,渴死我了渴死我了!

它惊恐万状,大声呼喊,但他听不见。它咬咬牙,满眼热泪,以箭一般的速度冲进了玻璃杯!

看着玻璃杯里躺着一只被淹得奄奄一息的蝉,他感到很疑惑,又感到有点似曾相识。而此时的她,一把夺过玻璃杯向窗外的草坪掷去,口中嘟哝着,你这窝囊废,泡的什么茶?真恶心,这该死的蝉!可惜了我一个杯子!

它随着玻璃杯飞出窗台,在它被毒气攻心、闭上眼的一刹那,它似乎又听见他在喃喃:蝉儿啊,你自己保重吧!

它觉得那声音像风儿那样柔软,像歌儿那样好听……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