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嘉礼:我要为我的选民做些什么事?

作者:林达敏

 

詹嘉礼( Jim Karygiannis) 生于希腊雅典。父亲是鞋匠。希腊在二次大战后,政府军与共产党游击队发生了内战。为了逃避战火,父亲带家人移民到加拿大,创立了鞋的批发和零售生意,又在希腊设厂。詹嘉礼在多伦多大学读工业工程,在本行做了一个短时期,就回到家庭生意工作。1988年,他当选为士嘉堡—爱静阁选区的国会议员,以后26年连任,被委任终身进入枢密院(Privy Council),而且有权参加内阁会议。

 

2014年,他辞去国会职务,转投入市政,当选为市议员。他离开国会,是否因为他的传统价值观与现时国会的主流思想不合?他在四年的市议员任期,有何政绩?现在他争取连任。他在下一任打算为选民做些什么事?他选区内有大量的华裔居民,他的观感怎样?在2018年10月22投票日前六星期,他接受了作者的访问。

 

林达敏 ( 林 ) :在这次的市选,你认为你选区所面临重要的问题是什么?

詹嘉礼 ( 詹) :最近枪械暴力事件上升。安全是第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把枪支从街上拿走。我们需要更多的警力支援。现在市议会在为设立枪械库表决,把枪支放在公私合作的安全地方,要打猎或射击时才拿出来。应该禁手枪。用来犯罪的手枪有一半是偷来的,或是向卖枪赚钱的人买来的。我们也要防止从边境带枪进来。

 

第二个问题是学校的安全。我们在学校附近危险的过马路地方设立减速带。我们已在加强警察监督转错弯或开快车,我们也在设立雷达看人怎样开快车。每一个孩子每天都要安全回家。

 

第三个重要的问题是雪伯地铁。现在是到达Don Mills. 应该伸展到麦加云和更远。位于401公路以北的人,不应是二等公民。401公路以北有很多地产的发展,有商业的,也有住宅的。这些发展需要地铁。老人和退休军人在繁忙时间之后,应可免费乘车。这样会较少人驾车,同时他们外出会更愉快。

 

我想减少开车的人。我要建自行车径,好让人不要开车,而是乘自行车。这样交通会更为安全。

 

另一件重要的事是老人。老人应有日托的服务,让他们可以和朋友见面,一同进午餐,终日有所事事。我已在一社区中心L’Amoureux设立了项目。所有社区都应该这样。

 

林:你会怎样实现这些承诺呢?

詹:我在市议会里有很多朋友。市议员的数目减少到25位之后,郊区议员的比例增加,力量移向郊区。我很有政治经验。我的朋友会帮助我。

 

林:你对大麻合法的立场怎样?

詹:我曾经与警方合作,封闭了多间大麻屋。现在大麻合法了。我们要确定它不接近学校。任何大麻店不能离一间学校少于500公尺。我不支持毒品合法,但药用大麻可以合法。同时我们要能够测试吸食大麻驾驶的人。

 

林:你对同性婚姻立场如何?

詹:我相信传统价值观。把他们边缘化不是办法。应该和他们合作。我们是全人类。

 

林:我可不可以说你离开国会因为你的传统价值观与现在国会的主流思想不合?

詹:是部分的原因,但最主要是我母亲今年84岁,我父已去世。我是独子。我要多点时间陪她。

 

林:你的政治理念是什么?

詹:我怎样可以使我的选区生活得更好。

 

林:你是不是「政客」?

詹:我不喜欢「政客」这两个字。「政客」花言巧语,获得大量选票,然后就不见了。我住在选区内,我的太太与选民在同样的商店购物,我和他们驾驶在同一路上。我有为人服务的使命。

 

林:如果你要用一词来取代「政客」,你会怎样说?

詹:人。我是人道主义者。2004年4月,我提了私人法案,承认屠杀一百五十万美尼亚人为族种灭绝。该法案为国会接受。

 

林:我要讲一句话,但不讲完。请你替我讲完。「詹嘉礼是žžžžžž」

詹:一个照顾家庭的人,关怀选民的人。我是有诚信的人。我参政并不是因为我需要一个职位。我有使命感,认为我能够改进别人的生命。如果我能够使你的今天好过昨天,这就是成就。我在这儿为人民服务。

 

林:作为市议员,你的政绩是什么?

詹:我与紧急医疗服务的救护人员一齐改进他们的士气。我使市政府尊重他们。我听他们的申诉。我们通过了行政上的改进和购买新设备。现在他们为自己的工作感到骄傲。

 

我阻止了收取垃圾私有化。让工会做比较便宜。

 

我为使学校安全感到骄傲。我为城市发展工作感到骄傲。以前这儿有很多出租屋,很不安全。现在我们是城中最安全的地方。

 

我的选区内有很多购物中心。现在已没有人去,大家都在网上购物,这些购物中心要另谋发展,我参与其事。爱静阁商场要改建成11幢大厦。

 

林:你的选区有大量的族裔居民,你对他们有何意见?

詹: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一个人移民到埗,移民官会说你的名字太长,把它切短了。现在这样的歧视行为已经没有。我不理你从哪里来,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尊重你的邻人,你接受他们与你平等。你祝贺加拿大的多元化,共创未来!

 

林: 你选区内有多少华人?

詹:大约45%

 

林: 你对他们的观感如何?

詹:我尊重他们。我曾参与政府的商业考察团去过台湾,也去过演讲和度假。1996年,我第一次去香港和上海。非典时期,我还与华裔社会合作,使其安然度过,不发生任何事故。我引进了二个中国商业机构到士嘉堡—爱静阁。他们创造了职位。

 

林: 你喜欢中国菜吗?

詹:我60%的进食是中国菜,在餐馆或是朋友家中。

 

林: 你是不是喜欢西兰花炒鸡?

詹:不辣就喜欢。

 

林: 在我结束这次访问之前,你有什么话要告诉大家?

詹:多伦多的城市交通在全世界第六差。我们需要增建地铁,使雪伯地铁去到麦加云和向西到Downsview.我们要使肯尼地地铁去到士嘉堡中心,不是一个站,而是三个站。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