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 (7)

 

作者: 俞明德

 

手术室。姚小丽被抬至室里。室外,老妈妈心急如焚。

“哇”地一声。

又“哇”地一声。

第三声婴儿的啼叫。

三个护士一人抱一个女婴,从手术室出来。

老妈妈和青、壮男农民忙上前打听姚小丽情况。

一护士:大夫正抢救!

老妈妈忘了探望她的三胞胎孙女,老泪纵横,眼睛一直没离开手术室门口。

姚小丽被抬出手术室。

医生告诉老妈妈:经抢救,你媳妇剖腹产后活过来了,但危险期还没过去。

老妈妈忙跪下,向医生作揖:谢谢大夫啦!又向苍天作揖:谢谢苍天啦!救了我媳妇、孙女……

老妈妈被医生制止,并扶起。

阿嬷拄着杖,向医院赶来。

黄河迷继续专心观察渠道土壤结构。他又有新发现,指着这土壤,喃喃自语:这可是我国最高的古封土!最高的!最高的!

他刚下榻的旅社,拆开刚寄到的家信,不看则已,一看把他乐坏了;他拿着信,在旅社走廊里自个儿嚷叫起来:啊啊,三胞胎!我生了三个“婶娘子”,一胎就是三个,三个!三个!!……

一些旅客闻声从房内出来,面面相觑。当大家明白真相后,纷纷向黄河迷祝贺。

白云绿村。黄河迷撰写第二篇论文:

首次发现我国最高的古土壤层

黄河迷到山下镇里,把论文寄出。同时,给妻子汇去30元钱。

黄河迷回家探亲。进家门,只见母亲不见妻女,急得他走进走出找呀找:我婶娘仔呢?我阿丽呢?

老妈妈笑着不应。

黄河迷对母亲生气:你快说阿丽抱她们去哪里了?妈,你快说呀!

正这时,妻子手抱双胞女儿,抱着“老三”的一大嫂笑盈盈地从邻居厝里走出,笑盈盈走来。

邻居大嫂:司马兄弟,这里家乡风俗,怕婶娘仔被你当阿爸的冲着(注),头一回见面就要躲藏起来。难不成你忘了?

黄河迷恍然大悟,拍拍自己脑袋,憨笑了。

妻子和大嫂把女儿们抱到他眼前。

一张婴儿的脸,也是大眼睛,一对很小很小的酒窝。

俨像她们的妈妈。

黄河迷给三个宝贝女儿各一个吻。黄河迷牵着阿嬷的手回厝里。

[注:“冲着”,闽中土语,指父母不疼爱儿女。

姚母:(对司马妈)我肚子圆四次,头两次各生一个男孩,第三次生龙凤胎,第四次就生阿丽和她两个妹妹。你厝阿丽福气才生三胞胎。

司马妈说:是,是,我厝三代单传……

当人们散开时,黄河迷趁妻子不注意,抱着吻她。没料到,几个小孩躲在门外,看见后拍小手嬉笑着跑开。

楼上,妻子给丈夫试穿一件兰色羊毛衣。黄河迷生气了:我寄30元钱是给你坐月子买补品养身体的,可你……

妻子:我知道。可你长这么大了,还没穿过一件羊毛衣。再说,你还要去考察黄河,北方天冷,这羊毛衣……

黄河迷:你呀,就是不听话。你自己拿镜子看看,体格差,连牙齿……

妻子掉了三颗牙齿:这是怀孕时节食缩食、又多吃杨梅酸菜所致。

妻子不服气,与丈夫争吵,老妈妈下楼规劝,夫妻俩才“将相和”。

黄河迷在北去的列车里。

黄河迷考察黄河,他下到一口很深的一竖井里,用放大镜观看一堆哺乳动物的化石。

黄河迷家里,一个婴儿突然得肺炎,送至县医院住院抢救。

深夜,只有她与婆婆轮流伺候:婴儿打头皮针,当母亲的不敢看,老妈妈则来当护士的助手;老妈妈打盹了,媳妇来替换。微弱的灯光下,姚小丽给远在黄河边的丈夫发电报稿。

次日凌晨,姚小丽到邮电所,正要把填好的电报交发报员,猛地又索回,终于她把写有“小丹丹病危速回”的电报撕了。

她回到医院。只见她妈妈提来一篮子鸡蛋、长寿面与香蕉、罐头来病房。

姚小丽不理她妈妈。

妈妈先是尴尬,尔后笑着解释:嗨,我也说“生米煮成熟饭”,过去的事就算了,可你爸还是不肯算,我这是偷偷来的!本来,要是你弟弟不和他妹妹结婚就好了,可他两人却……如今,他这个书呆子还对你不死心,说什么非你不娶!

当母亲的自我解嘲一阵,抱着大外孙女,亲亲她脸蛋,甜甜叫着“好乖!好乖!”

亲家母——黄河迷母亲,忙过来劝解媳妇息怒。

黄河迷从竖井爬出来,带上一堆化石。他欣喜若狂,手举化石,蹦呀跳呀,宛若小孩一般大叫:“乌拉——乌拉”

白云绿村。黄河迷赶写第三篇论文:

甘肃中部首次发现第四纪哺乳动物化石。

 

南方某省城郊外,地质大队部驻地简易招待所。黄河迷从门一进来,冲着刚来探亲的妻子,扬扬手里的信,大声嚷嚷:好消息!好消息!!

妻子接过信一看,这是北京寄来的通知函件:

[画外音:

司马乐水同志:

你先后写来的三篇论文,经几位地质学家和教授阅后,认为见解颇独到。今年×月×日将于北京召开全国“黄河发育史”研究学术会议,我们邀请你与会并宣读你的论文……

妻子激动的脸。妻子对丈夫赞许和钦佩的目光。黄河迷按捺不住心的喜悦,冷不防一下子把妻子抱了起来。

床上三个婴儿的脸:不知为什么,她们都抿着嘴唇儿笑。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