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 (8)

 

作者: 俞明德

 

黄河沿岸某处茂密的森林。考察黄河中的黄河迷,突然遇到一窝小熊。他逗着,几只小熊居然和他交上朋友,跟他走。

兀地,几只小熊掉落一个坑内,急得黄河迷团团转,想不出搭救的办法。正在这时,一只母熊吼叫着冲来;她是来找儿女们的。

慌得黄河迷撒腿往山路上逃。母熊于后面紧追。

路上一根木棍。黄河迷沉思,拾起木棍。

他拿起木棍,一头顶住母熊腹部,一头顶住自己肚皮。他记起小时母亲说过的与熊斗胆的故事。

母熊忘记了自己的事,一心一意要顶过人。她用力气。弱的黄河迷往后退,神色慌张。

路边一棵颇高的树。他把顶住自己肚皮的一头,悄悄顶在树干上;母熊早得意地眯住眼睛。

脱身的黄河迷飞快爬上树。

母熊发觉自己顶不赢,睁眼不见人,抬头才发现“敌人“已上树。她拔掉木棍,老羞成怒,狠命地咬树。

她的嘴被树里的胶状物粘住。她跑去河边洗嘴。

黄河迷脱下衣服挂在树枝上,佯装人形,尔后飞快爬下,逃走了。

母熊从小河边走回来,看看树上“敌人”还在,又拿嘴去咬树……

 

春种秋收,这正是收获的季节。黄河迷对此怎不心花怒放?他拿着函件,三步并作两步,跑向队党委办公室。

他刚把函件往一位矮胖、六十岁上下的领导干部面前一伸,却被瞪了眼睛:知道了,你不必说了。

这人是队党委书记兼队长,姓虹。

黄河迷:虹书记,这次会是全国性的……

虹书记打断他的话:你脑袋瓜整天想的就是这个!还有你写的论文,哪有那么多“首次发现”!也真是的,哼!

黄河迷无端被抢白一顿,一时楞了:这……

虹书记:你这是不务正业,图名争利!

黄河迷忙声辩:不!虹书记,研究黄河发育史,变水害为水利,这是我作为一个地质工作者的一种愿望。再说,我也是利用业余时间……

虹书记不耐烦地:好啦好啦,反正我们不去。

黄河迷“噔噔噔”地下楼,险些和“白云绿村”村长、高个头的郑副分队长撞个怀;他是来队部开会的。郑副分队长喊“司马……”,但黄河迷头也不抬,径自走了。

队党委办公室。

郑副分队长:虹书记,这是某地质学会发函邀请,我们不去会不会……

虹书记:说不去就不去,生产忙!

郑副分队长:这?……我们分队工作能排得开。我们意见还是让司马乐水去,因为论文是他写的,而且……

虹书记:叫他去,岂不是助长走白专道路的人的气焰吗?!

郑副分队长:虹书记,您这话……

虹书记:好啦,我没空和你们磨嘴皮!我们就是不让这号人去!要去,也得改派人员!

这时,进来一个青年人,他姓秦,原是地质员,以后调队政工科当组织干事。

虹书记:对!他去!小秦,就你去!

郑副分队长:……

秦干事:虹书记,我……

虹书记:小秦,党委决定,叫你去北京开会。

秦干事:什么会,虹书记?

郑副分队长:虹书记,小秦是政工人员,对考察黄河……

虹书记:业务不熟,不要紧嘛,要紧的是政治上要强,思想上要红。小秦,你上去把论文代念就得了。你去收拾收拾,过两天就走。

秦干事愣着,不知所措。

虹书记:还站着干嘛!快去收拾!

秦干事看了郑副分队长一眼,走了。

郑副分队长苦笑。

简易招待所。黄河迷一人坐床沿生闷气。见郑副分队长进门,忙向他诉说与争辩。

郑副分队长摊摊双手。

黄河迷一个拳头砸坏桌面上的玻璃板。

郑副分队长睁大眼睛:

黄河迷:我写信去地质局告去!

兴化湾古河村,黄河迷家里。黄河迷探亲为满一周岁的三胞胎女儿庆贺。按风俗,夫妻俩和老妈妈、阿嬷端出一个大圆竹箕,放上自制的一把锤子、锄头、手枪、钢笔,以及剪刀、算盘之类。

于二楼走廊上,披着金色阳光,祖孙四代聚集着,欢乐着。

丹丹和她的妹妹二丹丹、小丹丹,由母亲牵着,父亲指点,往箕中摸东西了。小丹丹抓起眼前的小锤子,大丹丹去抢;被抢去了,小丹丹哭了,母亲哄着,她去抓另一边放着的钢笔。二丹丹自个儿去玩一辆小汽车。

姚小丽笑着对丈夫说:看来,咱们的婶娘仔,长大了,一个接你的班当地质员,另一个想当地质队员当不成,便拿钢笔,也许像我当年那样当做一名教师呢!咱们二丹丹兴许长大是块女司机的料……

黄河迷笑笑:是呀!咱三个婶娘仔将来都有出息。

妈妈:可惜,咱司马家往后就没有人肯拿锄头种田了。

没了牙齿的阿嬷乐呵呵地听着。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