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定位为旧时代

习近平急于把自己定位为“毛泽东之后更伟大的大一统者”,将邓小平及其之后的领导人置于一个经济转型的时代,之后是一个只有他才能达成的强大的新时代。   习近平一直在“窃取邓小平时代的政策。与此同时,也在贬低这位数十年来被誉为‘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人。不过,关键是他还推翻了某些邓小平的遗产,这可能会限制他的影响力和使命感。”

“两个凡是”曾经受到邓小平的批评。

习近平最近一次“南巡”过程中,《人民日报》发表评论员文章《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解读习近平此次“南巡”过程中的“重要讲话”中的“重要论述”,申明了要对“改革开放”本身进行“改革”的态度。有外界媒体敏锐地观察到这一点,以《改革开放本身也需改革?习近平和邓朴方说法针锋相对》为题加以报道,但似乎并未引起外界其它媒体的特别关注。外部世界的媒体人和评论人们虽都注意到了习近平的是次“南巡”不但再没有到邓小平铜像向“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献花,而且整个“南巡”过程中连邓小平的名字都故意回避,但却没有分析出习近平是次“南巡讲话”内容的中心思想是:对邓小平的既定改革开放政策和路线既不能再盲从,更不能再迷信。

习近平这次“南巡”中讲出的一句很“意味深长”的话:“要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

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要用他习近平的“新时代改革开放”去纠正甚至是否定过去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为了区别自己的“改革开放”与邓小平的“旧时代”的改革开放的本质不同,他习近平是次“南巡”特别发明了一个新口号,那就是“高举新时代改革开放的旗帜”。

习近平此言一出,御用写作班子心领神会,在官媒撰文诠释说:“习总书记关于‘用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的观点,是和他一贯倡导的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方法论一脉相承的。对于新时代如何认识和深化改革开放具有重要指导意义。”

“用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就是要用辩证和历史的观点看改革开放,而不能把改革开放的经验绝对化、教条化,特别是不能把改革开放简单理解为学习西方模式、市场化、私有化。而是要正确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基本矛盾,克服各种经验主义、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从对过去习惯做法的迷信、对国外模式的迷信中解放出来,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办法。”

这里所谓的“过去”,就是相对于习近平口中的“新时代改革开放”而言的贯彻邓小平改革开放方针和政策的“旧时代”。正因为“新时代改革开放”和“旧时代”的改革开放不但不是一回事情,而且“新时代改革开放”的重要特征就是要对邓小平“旧时代”改革开放的相当一部分具体内容进行改革,   这就是为什么不但习近平在整个“南巡”过程中从来没有提到一次邓小平的名字,中共官媒体连篇累牍的评论员文章中也都完全回避了邓小平的名字和邓小平理论的提法  。可见如今的习近平打着改革的旗号事实上否定邓小平,与当年的邓小平一边高喊“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一边事实上彻底否定的毛泽东的作法如出一辙 。

其实,中共党内左派理论家们早在2015年即已经为习近平否定邓小平提供了“理论依据”,即所谓用《用辩证的观点看改革面临的重大关系》。该文发表于2015年16期《红旗文稿》。文章中说:当前我国基本国情的实际同改革开放初期已经有很大变化,一些过去行之有效的办法不一定符合现在的实际,经济体制改革的成功经验不一定符合其他领域的实际。只有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正确把握我国发展的阶段性特征和基本矛盾,克服各种经验主义、主观主义和形而上学,从对过去习惯做法的迷信、对国外模式的迷信中解放出来,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正确办法。(所以要)辩证看待改革面临的重大关系,避免把改革开放的经验绝对化、教条化,让过去的经验束缚我们今天的实践。

该文章一再强调“辩证法”理论中的所谓“否定之否定”,并举农村经济为例,大意是改革开放的重要内容之一包产到户针对的是此前的“统得太死”,但今天小农经济的弱势地位凸显,就更应该重视探索集体所有制有效实现形式,发展壮大集体经济。意思是现在是时候要恢复改革开放前,也就是毛泽东时代的“走集体化道路”了。

如上为习近平事实上否定邓小平而提供的“辩证说”令笔者想起一篇遭中共官方理论刊物痛加挞伐的《被“辩证法”毒害的中国人》一文。文中说:一个无敌句式——你要辩证的看问题。无论你说啥观点,“辩证的看问题”都能将你轻易击败。

有个笑话这样说:上课时,我放了一个屁——很普通的屁。既不很臭,当然也绝对不香。/可怕的是,教授正在讲辩证法。/“请你自己对这个屁作一下判断,”教授说,“它好还是不好?”/我只得说:“不好。”/“错了,”教授说,“任何事物都由矛盾组成,有它不好的一面,肯定有它好的一面。”

这个笑话看起来很有趣。然而这真的是个笑话吗?君不见:当我们说民主是个好东西时,总有个故作老成的人充满智力优越感的说:你要辩证的看问题,民主不是万能的,民主有民主的缺陷……

如上文章的作者很可能是联想到习近平上台之后针对党外党外大部分人对毛泽东的憎恶和“全盘否定”,一再要求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正解评价”毛泽东,就好比那课堂上正在讲授“辩证法”的哲学教授对屁的评价一样。

当年邓小平之所以能够复出,是因为否定了所谓的“两个凡是”。现如今,习近平提出“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口号之后,御用文人们立刻心领神会,解读得最后到位的是《破除思想僵化,深化改革开放——学习习近平“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一文。文中说:从矛盾论的角度,理解习总书记“以改革开放的眼光对待改革开放”,眼界就会豁然开朗。回到当下,当前的各类思想僵化有哪些?

1,选择性的批评认识论意义上的“两个凡是”。把批评“凡是某某某说的,都是正确的,凡是某某某做出的决定,都要坚持”的“两个凡是”,特指毛泽东同志,不敢针对其他前任领导人和相关文件,在社会实践标准面前,人为制造思想禁区。

2,不研究社会化大生产的新发展,对来自基层一线的科技创新、制度创新,对新情况、新矛盾不敏感,对公有制经济创新,对中国私营企业中的社会主义元素研究不足。

3,把改革开放视作社会发展的充分条件,把不改革开放就不能进步,认识为只要改革开放就可以进步,避谈错误的改革开放也会导致社会的后退。放弃社会主义理论指导,纵容改革开放的盲目性。

4,夸大市场作用,迷信市场自动均衡,对市场竞争引起的潜在经济危机缺乏警惕。例如对现实一切经济问题与经济危机的周期性的联系缺乏认识。

5,在纠正曾经的阶级斗争标签化、庸俗化、概念化、扩大化的左倾倾向后,一朝被蛇咬,数十年怕井绳,不能正视公有制有丧失主体地位风险,贫富分化加剧后社会关系的变化。考虑社会现象,分析矛盾不从阶级现实出发,而是从观念出发,实际上形成一种政治忌讳、思想禁区。

6,社会主义理论联系实际、联系群众开展研究滞后,例如对工人阶级的构成、对工人阶级与马克思主义的自发结合观察不够,缺乏对私营企业各阶层阶级的分析,对“万众创新”的小微企业的劳动性质理论上肯定不足,对巨富阶级阶层中企业家与资本家的理论区分不足。

7,不能正视社会实践结果。习惯于屏蔽、淡化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的成就,把工作重点转移后的一些方针绝对化,神圣化。例如农村工作,从观念出发,夸大小岗村的典型意义。在扶贫中,忽视大寨、红旗渠的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财富,端着金饭碗要饭。

8,习惯于权力真理观。从组织原则上应付多,从思想观念上学习、改变少,不善于把习近平、党中央的思想方针和本地区本单位实际结合起来,更不善于在追求真理和党性的统一中结合群众路线和客观变化,取得独立思考的自由。

9,对群众路线认识不足。例如在出现大批贪污腐败司法案件的情况下,系统的依靠群众,认真总结防范措施方面有很大差距。

10,思想僵化与脱离实际的官僚主义和空中楼阁学问有紧密联系,如某论坛的市场原教旨主义在官商学中的影响。

该文章中还说:今天纪念改开放,首先要明确改革开放的初心就是发展社会主义。初心和现实的统一,就是要在改革开放中捍卫、重建公有制主体。要理直气壮的把强调“两个毫不动摇”作为重建公有制主体的基本方式。因此,在落实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系列讲话精神中,要解决实际问题,就要做到一系列的解放思想。

一是要正视改革开放中实用主义,英雄史观的客观后果就是淡化、架空四项基本原则。在当下,也就是实质上淡化、不敢正视贫富分化现实中的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

二是必须还原历史真相。对外开放建国以来从未停歇,打破封锁是从尼克松访华后的四三方案实现的。邓小平同志的“总设计”在相当程度上继承了毛泽东同志和周恩来同志的生前要做的事情。

三、工作重点转移以来,成绩斐然,但恰恰出问题的根源就是没有很好的坚持斗争精神。十九大“伟大斗争”加群众路线以互联网等形式监督下的党建、法制方式,则很好地体现了这种革命斗争精神。

四、坚持革命精神,永远必要。但不同于过去形而上学、形式主义的简单化,抓革命体现在指导思想和结果上,主体依然在生产力建设上,体现在在今天的一带一路,命运共同体建设所代表的社会化大生产。

五、混改是公有制恢复主体的主要方式。不能以传统眼光看公私有,公有制恢复主体目前看有三种途径:1,是国家资本主义对垄断资本的控制、收编,如央行对网络支付的控制;2,共有共享的企业形式,可以向美国的同类企业学习,华为制度创新比较成功——变雇佣者为合伙人(电视剧);3现有国企控股企业的制度创新,包括资产管理和员工岗位创业。总之,它只遏制化公为私,不以损害健康的民营经济为代价。

六、既要看到混改股份制对现代生产力的容纳,又要清楚股份制弊病对公有制经济的污染和毒害,要通过为客户创造超额价值的企业文化、加强党建、依靠群众来抵御股份制按资分配对公有制的腐蚀,又要通过为客户创造超额价值的企业经营战略提高公有制经济的市场竞争力,扩大混合经济中公有制占比……。

读罢如上《破除思想僵化,深化改革开放——学习习近平“以改革开放的眼光看待改革开放”》一文的主要内容,就不难看出原来习近平的所谓“深化改革开放”不但不是对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路线的继承和发扬,而且要在邓小平否定毛泽东的基础上,对邓小平施以 “否定之否定”。

新闻来源: RFA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