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王岐山 请来基辛格 习近平打什么算盘

王岐山“复出“担任国家副主席做了一段礼仪性质的工作后,最近的表现让人联想到他的“救火队长”的称号。11月6日,他前往新加坡出席彭博经济论坛,就中美关系发表谈话。见到老朋友基辛格、保尔森;回到北京后,习近平与基辛格会晤后,他再次与其见面。续谈“中美合则两利,分则两伤”。北京为什么这么重视基辛格?亡羊补牢,尤为晚矣?

形势对中方更加不利

特朗普中期选举失去众议院后,形势对北京不是更好,而是更坏。

特朗普中期选举失去了众议院,参院还多赢了几席。官媒『环球时报』没有把握住美国两党政治的要领,第一时间标题“特朗普输了”,稍后,新华社标题改为“特朗普没赢”,稍微温和一点,大约感觉到形势有点不对。民主党赢了众议院,南希当上议长,对北京说不定更坏。

所有的观察家注意到,美国两党对中国问题存在着高度共识。

特朗普失去一翼后,有可能对北京更为不利,金融时报“要小心被逼到墙角的特朗普”一文预测,特朗普在本月20国集团与习近平会晤时,他可能会同意休战,但休战不太可能持久。特朗普对中国施加的压力越大,习近平就越会寸土不让。这就形成了两党一致认为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态度的反常效果。周二晚上的选举结果还会加剧这一趋势。

11月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助理、经济学家纳瓦罗在华盛顿举办的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讨论会上说出一句这样的话,无法信任中国。他说,因为中国过去从不遵守和美国的协议,所以即使双方达成贸易协议,美国也很难相信这个会认真执行。

的确,16年前,前总理朱镕基为加入世贸组织而果断地向美国作出多项承诺,十六年后,这些承诺都没有实行。中国这次再答应一次,会不会让人家联想到这是当年的朱镕基再现。

老朋友的看法也变了

就连中国的“老朋友”也失去了耐心。美国前财长保尔森出席新加坡彭博创新经济论坛表示,一道“经济铁幕”正在美中之间落下。

保尔森有一段话说得其实跟特朗普助理纳瓦罗近似,他说美国帮助中国加入了世贸,可是中国“在加入世贸17年之后,在很多领域,还是没有对外资开放”,“美国对华态度变得强硬,部分是因为中国对外资开放不足导致的”。中国的不开放还表现在,对外国投资者进行合资和股权比例限制;对外商投资在技术标准、政府补贴、办理许可证、管制等方面实施非关税壁垒、强迫外企帮助中国在技术、知识、商业流程等方面取得进展,将外国技术“加工变成”中国的技术等等。

保尔森相信中国的行为和未能开放,导致在美国产生对抗中国的观点,在过去五年来,中国传递的信息是,共产党命令一切,党支部成为对国企和民企的监督工具,而不是由董事会监督,私营企业必须支持国家的战略目标,而不一定是市场或商业目标。

保尔森与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有交往,与朱镕基、王岐山、周小川等中国政府主管经济事务的官员交情颇深。保尔森在这个会上还说,“美国民主和共和两党在对中国问题上看法一致。两党虽然在其他所有问题上看法都不一致,但对中国的负面看法高度一致。”

王岐山五日内两见基辛格的目的

王岐山新加坡参加经济论坛,6日在会上见到基辛格,见到保尔森,王岐山发言时称,中美经贸合作是压舱石和推进器,中方愿与美方展开磋商,推动经贸问题达成双方都可以接受的方案,王岐山还表示,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两伤。

基辛格同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五位中共领导人有过亲密的交往。到北京访问不下百余次,这次再到北京,先是习近平接见,习强调中美要准确判断彼此的战略意图。应有高度的战略性理解,意思里包含警告,特朗普别误判,误判对我固然不好,对你损失也很大。

11月10日,王岐山第二见基辛格。说些什么呢?还是让美国领导人认清大势,不要乱来。官方消息称,王岐山说,“中美建交近40年来,两国关系历经风雨,但总体向前”,然后希望“妥善管控分歧,探索新形势下两国相处之道”,相处得不太好,管控谈不上,有点失控,希望“推动中美关系在下一个40年取得更大发展”。

王岐山的语气温和,劝说的姿态,他清楚,跟美国玩横,行不通,但是,他这个救火队长向基辛格说这些,能管用吗?基辛格博士对美国政坛还存在一点影响吗?

王岐山6日在新加坡说,“中美两国合则两利、斗则两伤”,王岐山那次把中方的目的表达得更清楚:“中方愿与美方就双方关切问题开展磋商,推动经贸问题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这是明显的愿意与美国妥协的语气,之前,特朗普曾说过“中方非常愿意与我们达成协议”,大约是留了一手,没有说出时间表。

基辛格那次讲话很含蓄,但有几点表达得很清楚,他告诫中国领导人,“中国需要超越自己的旧制度,才能成为引领亚洲的大国;”,其次,现在美中关系正在从合作转为对抗;第三,美中两国应该知道冲突的后果,世界将因此出现打乱。第一条说的其实很尖锐,熟读托克维尔的王岐山应该知道“旧制度”的含义,后面两条虽然美中美中,其实恐怕是说给习近平听的。

美国副总统彭斯有关中国的那篇严厉的发言北京可能听不进去,老朋友的话总能听得进去,王岐山也许听进去了老朋友的话,现在,靠“老朋友”“老熟人”那一套传统运作,在行事果断,发推如电的特朗普面前,恐怕都已经过时了,中美要真的改善关系,中国就要实现诺言,真正地改革开放,实行市场经济,习近平能做得到吗?

奇怪的是,王岐山那次出席新加坡会议,说出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我一生伴随着不断从成长到成熟,特别保持着一种冷静和清醒,听到好话的时候,担心是捧杀,听到坏话的时候,我倒无所谓,那叫棒杀….“

在这样公开的场合说这样比较私人性质的话比较奇怪,王岐山预感到了什么?

来源:RFI (作者:安德烈)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