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部队 — 加国华裔士兵的历史功绩

作者:汇泽

每年的111111时,加拿大(以及很多国家)的阵亡将士纪念日,全国各地都要举行仪式,纪念为在历次战争中为国家而战的军人,弘扬军人为国献身的精神。在这个纪念军人的特殊日子,我们也应该缅怀加拿大一羣特殊的华裔军人: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36部队”。

这曾经是一个高度机密的部队,在二战期间效仿欧洲战场的抵抗运动组织,由英国特比行动局指挥,在远东战场设立的敌后特别行动部队,大部分是从温哥华唐人街招募的华人,在战争结束时达到150人。足迹遍布马来亚、缅甸等地,从事谍报、游击战、颠覆、协调当地抵抗运动、解救战俘、最终胁迫日军投降等活动。             

这是一个只要被派往敌后战场就面临巨大危险的部队。他们在参军之前没有出过缘远门,由于种族的原因甚至不能离开唐人街。空降到敌后孤立作战,面临的不仅是日军的凶残,还有野生丛林对人身的摧残。

这也是一个容易被人遗忘的部队,它的第一批队员被指派的军事行动定名为“埋没行动”。他们被告知自己不同于普通的士兵,需要宣誓要严守秘密,如果被日军俘虏,他们将不会被承认,也不会受到日内瓦战俘公约的保护。他们在入伍时就受到相关培训,每个人都带着氰化物的毒药片,准备在被俘虏时抢先结束自己的生命。

然而在入伍之前,他们甚至还不是正式的加拿大公民,华人也曾被禁止进入公共部门打工,禁止参军。

少数族裔都曾是二等公民

因为当年,还曾经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盛行的年代。1940年代的温哥华,也许是加拿大族裔最多元化的地区,但是这里不仅华裔受到歧视,其他少数族裔也受到歧视,包括来自印度的锡克族,包括来自德国的犹太裔等等。三K党在温哥华非常活跃,而他们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华裔。

当年的136部队士兵,如今年逾九旬的黄国祥老人形容,“在那个时代,当地小孩子们都在戏弄华人的环境下长大。他们总在戏弄、辱骂你,向你投掷棍棒或者石块……”。

当时的政治和社会环境,存在着对少数族裔有系统的歧视,移民政策上禁止华裔和其他非欧洲移民进入,在社会上存在严重的歧视少数族裔倾向。在1907年,温哥华曾经爆发洗劫唐人街事件,1万多当地白人发起反亚裔移民的示威游行,随后他们冲到温哥华的唐人街、日本城进行打砸抢,见人就打,见店铺就砸。类似针对华裔和其他亚裔移民的大规模骚乱,也同样发生在旧金山等地。当时的很多人还在公开鼓吹“加拿大永远白色”、“这里是白人的省”。

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华人带来了契机。盟国军队需要在远东战场展开敌后的抵抗运动,但是派遣白人士兵却不能完成这样的任务,一方面他们的相貌很快就容易被人认出,另一方面东南亚国家依然有人对殖民统治耿耿于怀。盟国决定启用原来一直禁止的华人,在加拿大温哥华的华裔移民成为了首选。

当地华人非常期盼参军,加入这场反法西斯的正义战争,向加拿大显示自己的忠心,在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面前证明自己是加拿大人,同时也改变自己的命运。对此他们义无反顾。后来成为国会议员的郑天华,正是这些士兵中的一员。

抗衡白人至上,迎来多元文化

和华裔类似,其他少数族裔也经历了同样的遭遇歧视并努力抗争的过程。原住民的青年也积极参军,在二次大战中屡立战功。二战的结束就是他们争取平等权利、争取投票权的开始。

一方面,华人和其他少数族裔通过他们自己的行动,努力向主流社会证明,他们不是主流所形容黄祸威胁社会安全、抢当地饭碗等等妖魔化形象,当年这个社会虽没有以公平、平等之心来善待他们,但他们依然可以为社会做出积极贡献,甚至可以为国家献出宝贵的生命。

另一方面,加拿大和同盟国一起抗击法西斯,这场战争同时也被视为是抗击第三帝国的邪恶,纳粹德国的德意志种族优越、大规模排斥犹太人的民粹主义就被视为邪恶而遭到批判。随之而来的加拿大内部的一场思想革命和反思:难道我们加拿大自己的白人优越感和白人至上主义岂不也是应该被扬弃?

他们的努力和牺牲没有白费,两方面、两个方向的动力推动社会风气和公众态度的改变,华人、犹太人、印度人、黑人等等其他少数族裔的形象,变得比以往友善起来,也更容易被主流社会所接受。加军士兵在战后带回很多欧洲新娘,这并不稀奇。但在当时那个曾经视华裔为二等公民的年代,一个来自温哥华的华裔士兵迎娶了一位白人英国姑娘,竟然得到接受,这是观念转变的一个标志。

二战的胜利对大多数人来说就是一个胜利,但对加拿大华人来说却是双重胜利。其一当然就是华裔参与战胜了法西斯,另一胜利就是为所有华人和少数族裔推动了平等权利运动,这就是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军人的历史功绩。战后两年,加拿大正式签订联合国人权公约,平反了排华法案,华人获得了全面正式的公民身份,也获得与其他人平等的权利。华裔得到了可以走出唐人街的权利,可以到公共澡堂洗澡、可以在白人就餐的区域吃饭的权利,可以参与投票和被投票的权利。随后,加拿大最终在1970年代实行多元文化政策,反对任何以种族、性别、语言或宗教而产生的歧视和偏见,为欧洲以外的移民开放了大门。

白人至上极右势力卷土重来

时光来到2018年,当年华裔士兵的奋斗,全体华社抵抗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的民权运动,间接促成了华人和所有少数族裔获得平等权利。

然而当年压迫华裔的三K党、白人至上主义,虽然在今天没有那么大的市场,但依然存在,并有卷土重来的趋势。这些白人至上、新纳粹主义还会在街头张贴传单,排斥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居然有些华裔人士会和这些人站在一起。实则与当年华裔和其他少数族裔争取平权的运动背道而驰。

如果当年抵抗这些白人至上主义的华裔老兵,看到今天有华裔移民竟然会去支持主张白人至上、排斥少数族裔的极右势力人士,不知会作何感想!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