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貿易戰,哈珀力挺特朗普

汇泽 编译

在中國與美國正在爲貿易戰鬥得不可開交、APEC峯會未能達成協議、世貿組織衆說紛紜之際前總理斯蒂芬·哈珀出來爲特朗普站臺,宣稱當年允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是個“糟糕的交易

 “簽訂一個糟糕的貿易協議可能嗎?當然可能。你可以得到一份糟糕的貿易協議,”哈珀118(周日)在接受美國保守派評論家Ben Shapiro在綫發表的采訪時,以這樣的話談論美中貿易關係 ——在同一天,亞太經濟合作組織峰會在巴布亞新幾內亞以首次未能發表《聯合聲明》的深度分歧落下帷幕。無巧不成書,3天之後,美國總統的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也在批評中國時,首次提到“把中國開除出WTO”的概念。

APEC峰會上,各國領導人一直致力于就WTO的未來簽署一份聯合公報,但中美之間的分歧阻止了這一點。這是29年來各國領導人第一次未能在這個環太平洋地區的峰會上就一個聯合聲明達成一致,該峰會包含了佔世界經濟60%的國家。

哈珀的完整訪談內容可以通過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VNw03gyLmk&t=2398s查看。 有關中國的部分大約從17分鐘開始。

《國家郵報》曾根據這一訪談發布過由Geoffrey Morgan  Jordan Press撰寫的“Ex-pm backs Trump on China”的報道。但不知何故沒有發布在綫版本。

哈珀關於中國的談話涉及到以下幾點:

允許中國加入WTO是個“糟糕的交易

雖然沒有特別討論在巴布亞新幾內亞的爭執,但哈珀在週日顯示,他支持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對中國的行動。

 “當美國允許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時,我們就形成了一種局面 – 中國人幾乎可以在廣泛領域自由地進入我們所有的經濟體,但我們只能按照中國人要求的時間、地點、容量和持續時間來向他們出售物品。加拿大與美國同在一條船上” ,哈珀形容說。

他將中國加入世貿組織描述爲“一項糟糕的協議,提供了極不平等的市場准入,結果是,你有數百萬個工作崗位從美國、從加拿大流出到中國。”

“所以作爲一個民粹主義的保守黨人,我或者更坦率一點說,作爲保守黨人,你不會簽署這樣的交易。”

盛讚特朗普首次迎戰中國

哈珀對現任美國總統在中國問題上的立場給予大家讚譽:“我的觀點是,總統不僅是對的,而且總統還應該得到很多的表揚,因爲他是第一位願意迎戰這一點的總統。目前與中國的貿易關係,只對少數八面玲瓏的美國企業有利,他們有關係得以在中國開展業務。但對整個經濟沒有好處,因此必須采取一些措施。否則我們將會看到一種狀況,中國的經濟成爲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並且還擁有通向美國市場的極不平等的准入。這不符合任何人的利益。”

哈珀評論中國的市場准入:“同中國的真正問題,在於中國政府基本上完全掌控批准(sanction進入市場的權力,不論是否有關稅。除非這個政府說你可以在市場上賣,或者說你可以繼續賣,否則你就不能賣,沒有二話。”

 “遏制(Curb)中國力量”

主持人夏皮羅問哈珀,說有一種可能,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他的許多顧問思路一樣,真正地將中國視爲地緣政治上的一個威脅。因此總統認爲,幫助他們(中國人)發展經濟實際上就成爲一個地緣政治的問題(geopolitical problem。 “因此,目標不一定在於爲了要求中國市場對美國商品開放、或者是建立一個更好的互惠對等貿易關係。目標也許實際上應該是遏制中國在該地區的實力。因此,當他(特朗普總統)說國家安全是貿易政策的一個緣由時,他實際上是確有所指”,夏皮羅說。

 “他真的是確有所指”,哈珀附和道,隨後表示他已經在他的新書中討論了這一點。他說,二戰後美國從馬歇爾計劃開始,就奉行了貿易和開放市場的理論,然而這一傳統的理論卻在中國遭遇到考驗。 “因爲在這裏,你面臨到在概念上有可能、而且實際上真的可能將要變成、一個經濟上比美國更大的國家。但更進一步的是,這個國家經濟政策的所有實踐都是明確爲了不放開國家的政府結構,而且我認爲(這個國家)是想成爲美國的戰略對手。如果你相信習近平所說的話,這些正是他們的目標。”

前總理哈珀正在進行推廣他有關民粹主義興起的新書之旅。在與夏皮羅的談話中,哈珀還談到了右翼和左翼民粹主義的興起、美國和加拿大保守派之間的差异、移民和貿易保護主義等等。

1114日,加拿大總理杜魯多會見了中國總理李克强,作爲第三次加中領導人年度對話的一部分,兩位領導人還對最近在加拿大和中國之間達成的高級別合作的結果表示歡迎。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