仍然在那个地方等你

作者:李愫生(来稿,中国郑州)

亦筠是新搬来的住户。住在建安的隔壁。这个社区花园很大,因为距离市中心远,住了没几户人。花园里到处弥漫着新装修的房子化学味道的气息,才种植的花草越发显得这里的冷清。

亦筠睡觉很轻,经常熬夜绘画到很晚。她是一个漫画师,靠给一些时尚杂志画插图和做漫画书生活。每天凌晨,亦筠都会听到“砰”的一声,虽然很轻,还是会吵醒刚入睡的亦筠。她知道,是邻居回来了。搬来半月了,亦筠还没见过她这个邻居呢。

听看门的老大爷说,她的邻居可是个奇怪的男人呢。每天早出晚归,几乎都没和人招过面,见面也不打招呼,冷着脸。好像是才结婚老婆就走了。偶尔凌晨去楼下商店买方便面,闻到楼道里残留的酒气,亦筠脑海里出现的是一个流连酒吧、身上布满烟味和混杂了各种女人香水味道的男人。

亦筠对建安充满了好奇。本来,亦筠和建安的命运是不会交集的,在亦筠有天深夜下楼准备去买方便面做夜宵时,撞到了醉酒熏熏的建安。他纯白的衬衣微敞着,满面深红,步履踉跄。来不及躲闪,就那么,亦筠和建安撞了个满怀,建安愣了一下。

建安抱着亦筠,轻声呢喃,小筠,小筠。亦筠的心轻颤了一下,只有妈妈喊她小筠的。看着怀里有些泪痕的建安,亦筠发现原来他还是个帅哥呢。

早晨,建安在亦筠的房间醒来,瞬间的迷惑,转眼即逝,很自然地接过了亦筠端来的粥。

那个疯狂的夜晚后,亦筠爱上了建安。他们顺其自然住在了一起。建安不再泡吧,开始按部就班地回家。

亦筠时常搂住建安的脖子,在他脖子里轻轻吹气,安,我们结婚吧。绵软的声音像是要化掉建安。建安惊惧地推开亦筠,不,不可以。亦筠有些难过,还有些嫉妒,难道你还在想着你的前妻?

前妻?建安神色疑惑,旋即痛苦地扭曲。

建安迷离地点起一枝烟。他答应了亦筠。

婚礼在三个月后举行。婚后的生活,一切都很美满,亦筠的绘画事业也日渐声名鹊起,建安的话却越来越少。建安有一个匣子,那是任何人都不能动的。亦筠大度地想给建安一些空间,也没想太多。那段时间,亦筠在画一本《流浪的大黄狗》的漫画,讲述一只大黄狗颠沛流离的命运。她经常拿给建安给提示意见。

建安出事,是在一个明亮的中午。亦筠站在马路对面,朝建安高兴地挥手,绿灯的斑马线,建安难得的意气风发,缓步走来,天空蓝得不真实。一辆垃圾装运车突然闯来,一切,嘎然而止。亦筠呆呆地望着一地洇红,无声,大哭。早晨,他们还在讨论是绿茵阁的牛排好吃还是迪欧的咖啡好喝。

整理建安遗物的时候,亦筠看到了建安的匣子。那里面放着一本日记,和一张照片。照片里,是建安和一个柔弱漂亮的女孩子的合影。女孩子看着似乎面熟,气质上和亦筠有些像。日记里记载了他们的相识相爱。那个女孩子也是死于车祸,她是建安的前妻。

照片的背后,写着一句话:相爱不弃,如果哪天走散,仍然在那个地方等你。署名,董竹筠,黄建安。日期,距离建安走那天恰好三年。是了,那个女孩也叫小筠的,自己也是小筠。亦筠悲伤之余,凉气直冒,原来冥冥自有预兆。那本《流浪的大黄狗》的悲情漫画,印证了丈夫的命运。建安姓黄,正属狗。

亦筠望着照片,照片里的女孩嘴角微笑似乎闪了一下。亦筠呆呆地攥紧照片,眼泪滴了下来,建安,相爱不弃,如果哪天走散,你会在哪个地方等我呢。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