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痛批孟晚舟案 加拿大强调“别无选择”

新华社评孟晚舟被扣押:中国公民合法权益不容侵犯

连日来,华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孟晚舟被加拿大当局拘押一事引发舆论高度关注,受到中方严正交涉、强烈抗议。

从法律上讲,孟晚舟并未违反加拿大法律,加方却偏听偏信美国一面之词,在孟晚舟转机之时抓人,于法于理于情不容。华为公司通报,“关于具体指控提供给华为的信息非常少,华为并不知晓孟女士有任何不当行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也指出,“加拿大和美国方面均未向中方提供当事人违反两国法律的证据。”而且,无论是按属地还是属人原则,加拿大当局都无权过问。

众所周知,美方一贯让其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长臂管辖”的霸道行径早已为国际社会所诟病。但加拿大却置国际规则于不顾,唯美国马首是瞻,为美国的霸道做法埋单。

加拿大是常把人权放在嘴边的国家,但在孟晚舟事件中,不分青红皂白就抓人,将过境转机的中国公民拘押,严重侵犯中国公民的合法、正当权益。拘押之后在未经审判定罪的情况下,就把当事人作为重刑犯对待,是对当事人极大的羞辱和人格的不尊重。孟晚舟有高血压和睡眠问题,今年5月刚做了颈部手术,加方也无相应的人道主义安排。可以说,加拿大的做法开了一个危险的先例。

加拿大的做法于法不顾,于理不合,于情不容,性质极其恶劣,是对中加关系的严重损害。按照加拿大领导人自己的说法,他是提前知晓有关行动的,但他并没有跟中方通气,而是放任这种恶劣事件发生,助长美国单边霸权行径,伤害了中国人民感情。奉劝加方不要执迷不悟,立即释放被拘押人员,切实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正当权益。否则,必将造成严重后果,加方要为此承担全部责任。

逮捕孟晚舟 加拿大强调“别无选择”

在卑诗省最高法院考虑是否让华为财务长孟晚舟交保之际,加拿大官方正极力淡化此案对加中关系形成的重大政治风险,并强调他们”别无选择”,必须依美加引渡条约行事。

加拿大总理杜鲁道(Justin Trudeau)在渥太华四两拨千斤地表示,上周末他曾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过去几周也曾与总理李克强会面。

杜鲁道说:”我们一直和中国谈论人权和法治,一直在寻找深化彼此经济参与的方法,也会持续下去。我们的关系良好又有成效。”

加拿大外交部长方慧兰(Chrystia Freeland)也设法消除若引渡孟晚舟将对在中国的加拿大人构成风险的担忧,她一再强调:”这案子与政治无关。”

方慧兰今天呼应杜鲁道日前的说法表示,决定应美方要求发布临时逮捕令,是由”官员阶层”处理,加拿大一切遵循正当程序。

她表示,已透过加拿大驻华大使麦卡勒姆(John McCallum)向北京保证,”加拿大绝对是依法实施正当程序,中国领事馆也可以代表中国接触孟女士”。

针对10日再次开庭的保释听证会,前美国联邦检察官和柯林顿政府特别顾问康宁汉(Nelson Cunningham)向温哥华星报(The Star Vancouver)表示,他预料孟晚舟会继续留在狱中等待引渡结果,”如果她获得保释,我一定会很震惊”。

康宁汉指出:”就我所知,这样的人很可能在案子裁定期间持续拘留,他们脱逃的风险很高,她一旦离开加拿大,就会去中国,就碰不了她了。”

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导,保释听证会与实际的引渡程序是分开的,引渡可能需要数月的时间。

美国必须在孟晚舟被捕后的60天内提出正式引渡请求,并将相关文件送到加拿大司法部处理引渡事务的专门分支机构国际援助小组(the International Assistance Group,IAG)。IAG收到文件后30天内,再就正式引渡听证会是否合理,向司法部长威尔森芮博(Jody Wilson-Raybould)提出建议。

根据与美国签署的引渡条约,加拿大不能任意拒绝执行;不过一旦决定正式引渡,威尔森芮博可以行使部长的自由裁量权。

引渡听证会不是审判,法官不会裁定无罪或有罪;只是确定外国政府提供的证据是否足以证明有理由进行审判,以执行引渡。如果法官判定美国的请求不合理,孟晚舟就会被释放。孟晚舟也有权对引渡法官的决定提出上诉,并申请对部长的决定进行司法审查,可以一直上诉到加拿大最高法院。

司法部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来,因为引渡而被捕的人当中,90%终被加拿大交给要求引渡的国家。

相关报道:孟晚舟若未获保释 可能要在监狱待数月

华为财务长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今天保释听证会尚未决定是否交保,10日再次开庭。由于保释听证会与实际引渡程序分开,除非获得保释,否则她恐怕得在牢内待上数个月。

孟晚舟1日在温哥华转机时被捕,今天的保释听证会中首度揭露美国指控她涉嫌诈欺发出通缉,寻求加拿大司法协助。加国检方以孟晚舟有潜逃风险且拥有庞大资源,要求不予保释,法官并未作出是否交保的决定,但表示会在周末考虑各方提出的保释条件,下次开庭订于10日上午10时。

美方提出的诈欺控诉,指控华为在2009年至2014年间,利用一家名为星通(SkyCom)的非官方子公司进入伊朗市场,逃避和违反美国对伊朗的贸易制裁。

研究引渡法的加拿大法律教授柯里(Rob Currie)表示,孟晚舟案件送到威尔森芮博时,可能会提出政治犯罪不引渡的请求。

柯里说,基于政治立场拒绝美国引渡请求的想法真的从未听过也很有争议,但这绝对是孟晚舟律师会提出的主张。

加拿大1999年颁布的引渡法,鲜少让面临引渡请求的个人暂缓被引渡,仅在1999年至2014年间有5起引渡请求被驳回。根据加拿大引渡法专家波汀(Gary Botting),孟晚舟仍可运用各种法律工具包括上诉,拖延引渡程序至少数个月。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