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 (12)

作者: 俞明德

 

考察中的黄河迷。他站在龙羊一处峭壁观看奇异景象:一边是清凌凌的水,一边是黄澄澄的流。

女技术员姚小丽遇上骑马的回族牧民们。她的目光和一位刚下马的中年牧民的目光相碰。

两人诧异地互相打量。

他的眼睛中显出当年女民师姚小丽秀气的脸蛋和两个小酒窝。

她的眼睛中显出当年地质队员黄河迷于白云绿村时魁伟壮实的身躯和刚毅沉静的脸。

两人终于相认:

“司马……”

“阿丽!……”

两人往后退,尔后趋向前。姚小丽伸出手。黄河迷却把伸出的手缩回。

两人互相简短的说说过去。

黄河迷此时看到策马而来的三个陌生而相貌、身材一样的汉族姑娘。三胞胎上前经母亲指点,异口同声叫爸爸。

牧民们惊讶地瞧着这一对汉族中年男女。

黄河迷:姚小丽同志,谢谢你的关怀和支持。倘若你像当年那样,那,我请你回去。我要走完黄河的全程,决不能半途而废!请你原谅我……

姚小丽:难道你不需要我和你的三个女儿呆在你的身边?

黄河迷摇一下头,霍地一跃上马,一人奔向远方。

姚小丽追前几步,终于站住。她热泪盈眶,欲喊又止。

姚小丽绝望了,伤心恸哭,她噙满泪水的一双大眼睛。

眨眨大眼睛,——这是被黄河迷“离弃”的姚小丽眼睛;她在闽中某县城娘家一间屋里看着法国大作家雨果《巴黎圣母院》,已经看累了。

她妈妈下班回来,一见女儿翻着此类书,大吃一惊:啊!这是红卫兵查抄的书,都怪你“阿哥”他……

姚小丽不以为然地瞧妈妈一眼,从抽屉里又拿出一本书——《圣经》;这是陈旧铅字排版的小册子,文革前是天主教徒早晚念经用的。姚小丽翻了翻,说:谁叫“阿哥是天主教徒呢!他舍得这些书毁于火炬吗?

住地附近,便是一座天主教堂,但尖塔上的“十字”已被挖去。不远处是鼓楼;一条巷直通鼓楼前的闹街。

有人敲门,门开,原来是姚小丽弟媳的妈妈光临,她一家已随军调至西北。

姚小丽妈:“啊啊!是亲家,快屋里坐。”

弟媳妈:嗯嗯。我那丫头呢?

小丽妈:两口子刚去医院,说是查查胎位。亲家,您这回……

弟媳妈:就是为这事来的,丫头信上不是说要回我那里生孩子吗?这不,我……哈哈!

小丽妈:我以为她说着玩的。

弟媳妈:你难道不晓得我们就这么一个女儿?

小丽妈:……

弟媳妈:还有一件顶顶要紧的事,要看你亲家了。

小丽妈:有事快说吧!只要我们能办的。

弟媳妈看了看还在里间看书的小丽,见亲家示意“但说无妨”,便说:您也晓得我就那么一个宝贝儿子,如今想您家小丽都想迷了,说是除了小丽一概不要,搅得我们老头子……,嗨!真急死人哪!听丫头来信说,小丽已经和司马乐水离了婚,对我那儿子……哎,就是这件事吧!……”

这时候,姚小丽三胞胎女儿进门。当她仨知道妈妈要再嫁时,一个躲在妈妈身后,怯生生地望着陌生妇女,一个拉着妈妈的衣裙,说:妈,我怕……一个哭泣着,不时拿手擦眼睛。

 

往西北开的列车上,姚小丽坐在门口边,她眺望远处一掠而过的大山、树林、田野与村庄,百感交集,她的心里不知是喜是悲。

西北某国防工厂。姚小丽与迎上前的男朋友即弟媳的哥哥相见,他身穿军装,潇洒威武,颇有军人风度。他把新结识的女友介绍给身旁的厂领导和同事。

他带她上街置购结婚礼品。

他在车间紧张地工作。

她于房里试穿结婚礼服。

车间,突然发生一机器事故,她的未婚夫被砸身亡。她伏在他身上,大恸。

丧事后,她精神恍惚,目光迟呆,在车床边工作。旁边男女职工同情地注视着她。

在宿舍。她含泪写信:

爸,妈:

……幸福的瓦罐,并没有被打破,如今,我无脸回见“江东父老”。我决计此生此世不再结婚。我没能在你们身边侍候,请原谅你们的女儿……

[注:雨果《巴黎圣母院》中“一个瓦罐被打破就意味着一个吉普赛女郎可以嫁人了”。

在黄河源头附近,黄河迷几经挫折。

一天,突然刮大风下冰雹。黄河迷无处躲藏,听凭冰雹袭击。他又冷又饿,疲惫不堪;猛地一块冰雹打下来,黄河迷头部被击,昏倒地上。

几位蒙古族牧民骑马奔来,救起黄河迷。女主人捧出酥油奶茶款待勇敢的考察队员。

黄河迷安稳睡在蒙古包里,他身上盖着一条毛毯。

过几天,他被邀参加蒙古族一年一度的“打马鬃”盛会;午后,和煦的阳光照得草原一片金灿灿,照得群山金灿灿。只见一个魁伟骠悍的套马手穿上金丝绒蒙古袍,翻身跃上一头猪肝色“驯杆子”马,挥舞一杆长长的套马杆,冲入马群。

烟尘滚滚,马蹄踏踏,整个草原人欢马叫。

片刻,套马人追上一匹狂奔乱窜的雪青马。在马背上,他猫着腰,双手举着套马杆始终紧贴这匹马的腰前。和马周旋两圈后,他迅速把杆往前一举,又朝后拉,立时套住了烈马的脖子。

这时黄河迷跟在几个套马手一蒙古青年牧民后面,峰拥而上,有的揪马尾巴,有的扭马耳朵,跟被套住的马一齐奔跑来;黄河迷一边帮揪马尾巴,一边呐喊。没跑多远,蒙古青年们顺势往侧面一使劲,烈马被弄倒了,黄河迷因用力过猛也倒了地。

十几个蒙古族姑娘穿红戴绿,围坐在燃烧的羊砖一羊粪结成的砖块一旁边烧烤马烙印铁。当她们看到套马手们把马摔倒并按在地上时,纷纷提着烧红的烙印与剪刀,争先恐后跑上前,有的给马剪鬃,有的在马身上打印。有些姑娘一边工作,还一边不时拿眼睛瞟身旁的套马手,这也是蒙古族年青男女谈情说爱相对象的好机会呢!

黄河迷早被两个套马手扶起来。他拍拍身上的泥土,看看被驯服的马,欣喜极了。

[注:打印,以区分这匹马归于谁家。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