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萤火照心明

作者:崔向珍(来稿,中国东营)

 

故乡的院子紧邻着一方苇塘,童年的夏夜里,萤火虫纷纷从苇塘边飞出来,在暗暗的树影和草丛里飞来飞去,像是黎明前微弱的星光在做不规律运动,一点点神秘的萤火一次次闪耀在年幼无知的心上,我常常不停地追随着它们的那点光亮奔跑。我也曾经傻傻地问过父亲,这些会飞的甲壳虫肚子里有煤油吗?

 

正在批改作业的父亲被我的傻样逗乐了,他笑地前俯后仰地对我说:“你先自己寻思着,我改完作业告诉你。”那晚上的我,一点困意都没有 ,就静静地看着到处飞舞的萤火虫们,坐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等着父亲的答案。父亲改好了最后一本作业起身,把蒸馒头用的笼布拿在手里对我说:“爹先给你捉几只萤火虫来看。”

 

高大的父亲把笼布展开,开始奔着萤火虫的那点点黄绿色光亮撒开腿狂追,把菜地里的南瓜秧都踩烂了不少,好不容易才捉住了一只。他对母亲心疼南瓜秧的数落充耳不闻,而是兴致勃勃地坐了下来,将我揽到他汗湿的怀里问我:“看见笼布里的萤火虫了吧?”我看着在笼布里依旧不安分的那一点亮光高兴地说:“看见了!”父亲又把笼布包凑到我的鼻子跟前让我闻:“有煤油味不?”我使劲地凑上去闻了半天,又使劲地摇摇头:“没有!”

 

那天晚上父亲告诉我,萤火虫的肚子里没有煤油,但是有一种发光细胞,如果把很多萤火虫聚在一起,还能借着它们的亮光读书呢。借着我的好奇,父亲又把《囊萤映雪》的勤学故事讲给了我听,听得痴痴呆呆的我问父亲:“等我上学了,也能像车胤那样读书吗?”爹听了我的话,摸着我的头笑笑说:“傻孩子,车胤是因为家穷买不起煤油才囊萤读书的,你有煤油灯照亮,就不用萤火虫了,我们一会就把它放了,萤火虫是蜗牛的天敌,它可以帮我们保护庄稼。”

 

自从父亲给我讲了《囊萤映雪》的故事,对着那些黑暗里飞来飞去的萤火虫,我的脑海里就会幻化出一大笼布萤火虫把黑夜照得亮堂堂的,一个瘦瘦的小男孩正在高兴地读书的情景。后来,我把这个小故事讲给我的小伙们们听时,他们一个个傻愣愣地看着那些萤火虫,很有些不相信的样子。后来上学了,学了自然常识和动植物学,对萤火虫的了解更深了,对《囊萤映雪》的感触也更深了,自己也越来越喜欢读书,以至于成为了一个无书不欢的人。

 

不知道什么原因,现在的萤火虫越来越稀罕了,有时候想起来故乡美好的夏夜,想起来囊萤苦读的车胤,想起来杜牧的那句“轻罗小扇扑流萤”,想起来父亲手拿笼布透出的那一点微光,总会把我已经中年的心微微地润湿一角,一种很朴实很温馨很美好的感觉悄悄地蔓延,在喧嚣的城市里荧光闪闪。(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