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囚徒与爱之回声》(电 影 剧 本) (14)

作者: 俞明德

十三

一封加急电报不得不使黄河迷自费徒步考察黄河中断。

[画外音:亲爱的吾儿:为父知道时日不多,切望最后见吾妻吾儿一面,请速来台……

入夜,黄河迷和老妈妈在飞机上,焦急万分,无心鸟瞰脚下灯火闪烁的都市和宁静安谧的乡村。

客机在香港启德机场降落。

黄河迷和老妈妈入住一家房价低的旅馆。

黄河迷在电话间接基隆打来的电话,突然放声大哭——父亲在一天前刚停止呼吸。黄河迷回房和老妈妈哭成一团。

黄河迷安顿好老妈妈,只身一人赶乘班机来台湾基隆,客机降落在基隆机场,客机目的地是日本,基隆机场是个过境站。

下机的黄河迷藏在机场豪华大厅的一处洗手间里。

客机起飞,往日本方向飞去。

黄河迷被两名身穿制服的机场海关人员发现并押出洗手间。

黄河迷(从皮箱里拿出早备下的一条白布,亮出“我从大陆赶来要为父亲奔丧!”)先生,行行好,我父亲死了,今天下午要公祭,我要去参加……”

台湾机场海关人员矮胖胡子甲:不行,你没有入台证!

台湾机场海关人员瘦高个子乙:下半夜有航班飞香港,你回香港去吧!

黄河迷据理力争。

黄河迷遭到甲的拳打脚踢。

黄河迷一急,大声喊叫:“台湾!我要用生命撞开你这僵化、冷酷的大门!”说时迟那时快,他头部猛地撞墙,顿时额头碰伤,鲜血淋漓,昏死过去。

黄河迷苏醒过来,方知自己身子尚在当地一家医院。他已昏迷一天一夜。

当惊悉父亲已于昨天下午火化、自己再也见不着父亲遗容时,他大哭大闹。甲、乙在病房里监守。

第三天,额头扎着纱带、伤口未愈的黄河迷被押着坐在飞回香港的班机上。

黄河迷脸庞清瘦,一双眼睛喷射怒火。

尾声

黄河迷策马向黄河源头的一座分水岭奔去。

一个中年妇女骑上马,紧追上去;她的马背上驮着日用品,她便是中年技术员姚小丽;此时,她没带三胞胎女儿来,她担心她们甚至自己会妨害黄河迷的考察。远远地,她向他呼喊。山野响起回声。黄河迷继续策马前行。

回答她的将是什么?等待他的又将是什么?

黄河源头。黄河迷擎着两瓶黄河源头的水,兴奋得大声疾呼。广褒的原野响着回声。这是他对黄河挚爱、执着追求的回声;回声里夹杂着他的艰辛、曲折与泪水,但更多的是他的顽强、奋斗不息和收获时节的欢愉。

某国家风光胜地。世界性河流研究大型学术会议于此地召开。众多名流学者聚集一堂。突然,电视荧光屏上显出几行英文。译为中文是:[画外音:最新消息:黄河迷——中国地质科学家司马乐水先生,自费徒步黄河,历时一年,途经八省、区,穿越三十多个大峡谷,写下十多万字考察笔记,取得大量原始资料,栉风沐雨,风餐露宿,成为世界上徒步考察黄河全程的第一人!

众赞不绝口。

荧光屏上显现黄河迷高举两瓶源头水的欣喜画面。

中日两国联合考察队员到达黄河源头,证实黄河迷考察的新发现——中国两大河:长江和黄河,其发源地中间隔着一座20米高的分水岭,最短距离仅仅200米。

黄河迷因劳累过度而腿瘸、患病、卧床,众人来探望;一家实业公司代表赠他一辆轮椅和一束鲜花。

一天,入夜,邻室组合音响播送《纤夫的爱》。黄河迷做梦,梦见台湾结束分离、祖国和平统一,他父亲从基隆回故乡,和母亲抱头恸哭;父亲送他一部现代化小型考察船。他和台湾特别行政区的地质工作者一起驾驶考察船考察长江、淮河、澜沧江、黑龙江、浊水溪……

一队中国青年考察队员,各骑一辆崭新的21世纪型的摩托车,奔驰在黄河边的公路上;他们正沿着黄河迷的踪迹,继续考察。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