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1)

作者: 俞明德

剧中人物

雉鸡太子 即祝融,二十多岁(简称‘太子’)

孔雀公主 即瑶姬(神女),二十岁(筒称‘公主’)

黄    帝 祝融义父,部落联盟首领,六十多岁

女    娲 祝融义母,黄帝之妻,六十多岁

炎    帝 黄帝之弟,五十多岁。瑶姬义父

瑶己公主 炎帝之女,十四岁(筒称‘瑶己”)

少    昊 某部落首领,七十岁

共    工 某部落首领,二十岁

蚩    尤 某部落首领,四十多岁

姬云公子 祝融与瑶姬之子(简称‘公子’)

姜水小姐 祝融与瑶姬之女(筒称‘小姐’)

老看守,年轻看守,山神

虎、豹、象、兔:黄帝、太子之四员将军

凰、鹊、莺、燕:公主之女将兵

蟹、虾:共工之将士

跳蚤、老鼠、苍蝇、蚊子:蚩尤之将士

 

说明:

1、以上人物年龄均为第一次出场时的年龄,远古时代人类寿命短,实际年龄均要小。

2、远古时代父系氏族期间,流行“一夫多妻制”,知其父而不知其母,但剧中则按现代“一夫一妻制”。

 

剧情简介

故事发生在原始社会末期的黄帝时代,这是父系氏族及其部落、部落联盟的时代。

一日,东南方原始森林中一只美丽的孔雀下凡人间,路遇一条恶狼,幸亏为炎帝和太子所搭救,遂拜炎帝为义父,取名瑶姬。她与太子相爱,私订终身。她拒绝共工的追求,并于黄帝与女娲出巡推举太子代行天子之位的时候和太子结婚。

若干年后,蚩尤见黄帝、女娲出巡未归,怂恿炎帝谋反,妄图毒死太子,但阴谋败露,炎帝被囚,回原始森林探亲才回的公主却不明真相,反责难丈夫,于是,夫妻有隙。蚩尤害怕炎帝招认,遂变作太子,命共工刺杀炎帝以灭口。公主又一次被困惑,恨丈夫无情无义,与之打斗,两败俱伤,盛怒之下,公主回到自己的故乡。

太子欲捉拿矫诏的共工是问,两人格斗一番,共工头触不周山,顿时天塌地陷,汇成一条大海峡,把太子与公主隔断。不能往来。

蚩尤伺机四出侵扰,再谋王位。为了探究原委,太子变成瑶己去赚蚩尤,弄明是非,与蚩尤逆贼开战,并让瑶己捎书飞抵大海彼岸公主处,表明他愿与她和解,但公主与太子积怨甚深,不肯和解,只相信和盼望大海彼岸黄帝、女娲出巡归来。太子与众人呼唤着、期盼着,希冀公主消除误会、早早归来,和好如初。

*此剧借古喻今,盼望海峡两岸早日结束分离、台湾回归祖国、中国统一富强。

第—幕 爱

第一场 遇救

[一天黄昏。

[炎帝部落驻处一条土坡。

[公主头戴孔雀头饰,喜悦面轻盈上。

公主:穿过了座座树林,走过了条条山路,我止不住心头的喜悦,路上了生机勃勃的人间坦途,我是东南方森林中的一只孔雀,姐妹们都叫我孔雀公主。前些时候,有的大姐过不惯林中寂寞单调的日子,陆续下凡到人间去了。今日,我也如愿以偿了。刚才,姐妹们送了一程又一程,从此后,我要凭自己的一双手,去耕耘,去纺织,去创造新的幸福的生活。(抬头看天色)大阳快下山了,前面不远是一个部落驻处,待我继续赶路要紧,(走几步,忽听狼嚎,大惊失色)啊,莫非是狼!(急走)

狼:[狼窜上。明明听见有脚步声,怎么……(看见公主,大叫)在那,你哪儿跑!(追)

公主:(边跑边喊)狼!狼!……

:(边追边叫)令天你狼大叔可要饱餐一顿啦!(扑向公主)

[公主与狼搏斗。公主且战且退,渐渐招架不住,

公主:(惊呼)救命啊,救命啊!

[狼抓住公主,张开大嘴。

[突然,射来一只箭,又射来一只箭,狼震惊;箭中狼身,狼受伤嚎叫,放下公主,转扑过来。

[雉鸡太子头插翎毛,扔下弓箭,赤手空拳与狼博斗。狼敌不过,逃遁。

[太子搭弓,又飞去一箭,狼中箭倒地。

[从另一角又射来一箭,狼哀呜挣扎而死。

[炎帝与瑶姬,急上。

炎帝:(指狼尸,对太子)死了?

太子:死了,是叔父最后补了一箭!

炎帝:还是贤侄的箭法精!

[瑶己发觉公主倒在地上。

瑶己:(惊呼)爹,大哥,快来啦,这里昏倒—位姑娘。

[瑶己扶起公主,炎帝、太子过来轻声呼唤。

[太子拿葫芦去泉边取水。

炎帝:孩子

(齐声呼唤,你醒醒,醒醒!)

瑶己:大姐

太子:(提来泉水,为公主喂水)妹妹,你醒醒!醒醒!

[公主苏醒,见众人惊,尔后感激地满眼泪花。

[众喜,把公主扶至坡下一石扳上坐下。

公主:(对瑶己)妹妹,你们是?

瑶己:大姐,别害怕,我们是来郊外打猎的。刚才,狼要伤害你,我大哥和爹用箭把它射死了。(指炎帝)他是我爹,叫炎帝,(指太子)他叫雉鸡太子,学名祝融,是当今陛下–我伯父的义子,这几天,是来我们部落传授技艺的。(指狼尸,刚才要咬你的狼。巳被打死了。)

公主:(走过去踢狼尸,又走回来,忽地跪在炎帝的跟前)谢大人教了我性命!

炎帝:(急忙扶起)孩子,甭谢我,你去谢他(指太子),是他首先发现和救你的。

公主:(过来跪在太子跟前)谢大哥救我一命!

太子:(慌忙扶起)这如何使得?快起!(拿话岔开)妹妹,你身上有无伤着?

公主:没有。

太子:敢问妹妹是何方人氏?

公主:(闪动大眼睛)我家住东南方,双亲早丧,无兄弟姐妹,我只身一人四处漂泊。

炎帝:既然如此,孩子,不妨请到敝舍安顿几天,也是消消惊,然后再往他处?

瑶己:对!我爹是个好客之人,请大姐不必推辞。

公主:(激动,旁白)看这位老大人,教了我的命,又要让我到他家中休息消惊,真有父母之恩德呀(闪动大眼睛)如今我正无处安身,何不如……(走至炎帝前,跪下)如此大恩,请义父膝下大人受儿一拜!

炎帝:这……

公主:奴婢愿做大人的干女儿!

炎帝:好!好哇!女儿,快快请起!(扶公主起)

瑶己:(亲昵地拉公主的手)大姐,我的好姐姐,(忽然想起什么,对炎帝)爹,您认她为干女儿,还没给大姐起名字呢,你(对公主)哎,大姐,你原来有姓名吗?

公主:(抿嘴笑)有。

瑶己:叫什么名字?

公主:在家里,姐妹们都叫我孔雀公主。

瑶己:这名字好听是好听,可就是个鸟儿的名字。对,还是让我爹给你起个人的名字。(对炎帝)爹,你起个吧!

炎帝:(问太子)贤侄,你说起个什么名字好听

太子:(搔搔后脑勺)这……(暗衬)我妹妹(指瑶己)叫瑶己,她(指公主)何不叫……瑶姬如何?(走近炎帝)叫瑶姬可好?

瑶己:瑶姬?和我近音,表示姐妹亲热,好好好!

炎帝:(拍手赞同)好吧,就叫瑶姬!

公主:(对炎帝)谢爹爹!(对太子)谢大哥!

瑶己:(看天色不早)姐、爹、哥咱们回家吧!(拉着公主的手)姐姐,咱们走哇!

太子:(牵马过来,对公主)妹妹刚才受了惊,身体虚弱,你坐我的马吧!

公主:(推托)谢大哥,我能走。

太子:哎,叫你坐你就坐吧!请!

瑶己:姐姐,我大哥可是直性子,你坐,他会高兴,你不坐,他反以为你瞧不起他呢:嘻嘻。

[公主看了太子一眼,心里热乎乎的,便翻身上马。

[太子瞧公主端庄美丽;遂生爱慕之心。

炎帝:孩子们,咱们回家吧!

[炎帝,瑶己骑上马,下。

[太子牵着公主坐的马,两人深情地互望一眼,公主羞涩地,下。

[灯光暗转。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