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点有兴趣也有用的事吧

作者:北矢

2019 说到也就到了。搁在几十年前,想到这个年份,那还是很遥远的事呢。掰着手指头数那些过去的年份,几十个年份用不上几秒钟也就数过去了,时间真是不经数。来到了2019的门槛,才想到2018都过去了。其实,每到了新桃换旧符这个时候,就总是会后悔没有来得及去做一些事,可是,这已经晚了,没用了。趁着2019还在身边,还没有流失掉,这个时候赶紧做些有用的事吧。

不扯闲篇了,先说学我舅这事吧。我舅他是个文人,有学问,大字写的好,硬笔小字写得也好,每个字都是活的,个个都有自己的气,有的字力透纸背,有的字柔得在纸面上跳跃。我很早就临摹我舅的字了,不去摹那些流行的帖子,我觉得那些帖子没意思。摹了一个时候我舅,我就不摹了,不是摹成了,已经有了我舅那个风格了,而是那时我有了自己的思想,想去独辟自己的路子,对我舅那个风格不再投入兴趣了,放弃掉了。我那时就在想,到了我舅那个年龄,虽然不妄想我舅会临摹我,至少会获得他的赞叹。由于我在临摹我舅的时候,就先行放弃了学百家,功夫不够,这又放弃了我舅,自己的风格至今也没有弄成,大字写不好,小字也没写好。能给自己一些安慰的是,出国眼瞅着30年了,大字不流行,小字也不常用,在写字这方面的失败,也就没有成为一个明显的缺陷。再说,微软出来以后,都很少用笔写字了。可是,这事想起来,终归还是免不了后悔那个时候没有坚持学我舅,同时,面对我舅,我也有惭愧的感觉。

那是多少年之前的事了。就说说去年吧。我在2018,投入了不少的时间在做这样一件事。我对暗物质、黑洞、量子力学投入了兴趣。我试图透过量子力学的理论,利用暗物质这个媒介,和我的那条苏牧对上话。这条苏牧跟我10多年了,相互之间在那些日常生活的层次上都能够理解交流。我的想法是在他快乐地走到百年之前,我们彼此的思想能够流利交流到一个更高的层次。比如我能知道他脑袋里正在想些啥,同样,我脑袋里想的他也能知道。就这么的,2018我就在探索着这个人类科学进程的大事,以至于在起步就失败收尾也注定失败的状态下研究了一年。搞研究是我的本行,塑性力学计算力学那些都不生疏,对量子力学却没有弄过。说起来我对暗物质的研究,那的确是有些邪门,没有去借助啥手段,比如文献呀实验室呀图书馆呀网络呀计算模型呀等等这些,我的研究就是坐在那胡思乱想。2018,我把胡思乱想、弄左道旁门当成了科学研究,犯了糊涂。

2018也不是完全让暗物质这个兴趣给弄的花了整年的时间,没有空去做别的事了。主要是兴趣转移了,以至于对做别的事不感兴趣了。就说看枫叶吧,每年的秋天我都开车跑到多伦多北部那一带去赏枫,去年就没去。单就这事来说,就不能说让暗物质这些给耽误了。之前发生过另外一件事,让我对多伦多北部的枫叶没啥兴趣了。去年快到了秋天那个时候,我发了几幅之前拍的枫叶照给国内的朋友圈。接着就收到了几幅发回来的国内枫叶照,各个都好看,有超越感,朋友评价说香山的枫叶之美是举世无双的,也就是说“香山趟过不看枫”。我出来那时,记得秋天去过香山,还越过香山很远去了鹫峰。那时的香山没有那么多枫叶,鹫峰更是荒山野岭。经过朋友这个评论的提醒,我就没去看这的枫叶,觉得多北地带的这个没啥意思了,看枫的兴趣转移了,想留些念想回去看香山的枫叶。

2018我被暗物质弄得一直在胡思乱想,一事无成。不仅没有去看枫叶,甚至都没有兴趣到后院的草地上躺一会晒晒太阳。2019的这个时候,我打定了主意,做点有兴趣的也有用的事,至少也要躺在草地上晒会儿太阳。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