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烽火萬里情》: 一個印支難民来加拿大的經歷

作者:余滿華 (来稿)

《千里烽火萬里情》(By the Riverside of Kampuchea)是一部傳記,記錄陳秀雲的生命

故事。

秀雲來自柬埔寨首都金邊一個陳姓的華人家庭,為家中長女。十五歲那年,母親安排她和當地一位富商結緍,丈夫較她年長十四歲。

1975年4月17日,赤柬解放金邊。不到十小時之後,赤柬將金邊,以及隨後解放的城鎮所有居民逐離家園,前往遙遠的叢林墾荒。秀雲一家也在其中。除了長時間强迫勞動,秀雲也經歷了饑餓,以及赤柬士兵的虐待。後來,她的父親和丈夫均不堪折磨而死去。

1979年1月7日,洪森領導的柬埔寨救國聯合陣線 (The Kampuchean United Front for National Salvation),與越南人民軍組成聯軍,閃電攻入金邊,將波爾布特領導,雙手沾滿了自己百姓鮮血的赤柬政府趕入西部叢林裏。柬埔寨百姓趁著權力半真空,開始大規模逃往泰國,希冀可以移民西方國家,尋得和平與安全,重建家園。

1979年的夏天,扁擔山的地雷爆炸聲震驚全球。隨後聞訊趕到的西方記者相信,泰國政府動用軍隊將四萬至五萬柬埔寨難民自兩國國界的扁擔山驅逐出境。約800人在下山途中被地雷炸死。秀雲和母親及弟妹也在遣返人群當中,他們九死一生,與死亡擦身而過。

1982年,秀雲和最小的妹妹再次逃亡,進入泰國攷依蘭難民營。很不幸,她們抵達難民營後不久,强制遣返行動就展開了,惟有已得到第三國收容的可以留下,餘者要被遣返原居地。

一位年青人,名叫張偉國,對秀雲姐妹倆起了惻隱之心,偉國已穫美國收容,他向秀雲建議兩人假扮夫妻,以得和他一起移民。

再三考慮之後,尤其為了小妹的前途著想,秀雲同意了。偉國著手申請擔保「妻子」和「小姨」,申請遭美國駁回,幸好不久,他們穫得加拿大收容。

等候移民加拿大期間,偉國漸漸愛上了秀雲。不過,他仍處處為秀雲著想,真心真意,更無意强求對方回報。

1982年10月,偉國、秀雲和小妹由加拿大政府擔保移民加拿大,定居安大略省溫莎巿。秀雲深受偉國的真誠所感動,出於報恩之心,秀雲決定留在這原本有名無實的婚姻裏。

他們經歷了難民無可避免的必經之路﹕文化衝擊,經濟困難,以及許多大大小小的困頓挫折。令問題雪上加霜的是,抵加後不久,秀雲開始出現創傷後壓力症(PTSD –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的症狀﹕長年頭痛、胸痛,失眠,惡夢纏繞,以及入侵性思想。她有如一隻驚弓之鳥,常常覺得戰爭和死亡逼在眉睫,得提高警覺,隨時準備好應付最壞情況出現。

由於不知道這是精神疾病,秀雲沒有尋求專業治療。其創傷後壓力症隨時間過去而日漸嚴重,她開始出了解離、回閃,以及幻聽和幻覺。此外,秀雲無法走出前夫逝去的哀傷,她亦難以與丈夫建立親密關係。

正當秀雲留在家中照顧家人,和未經診斷的精神疾病掙扎摶斗之際,偉國打兩份工以養家糊口。1984年,小家庭迎來了他們的頭生兒子。與此同時,他們也申請兩家家人移民加拿大。

1992年2月2日,偉國和秀雲應兒子的中文老師之邀,參加溫莎華人宣道會舉辦的新春晚會。晚會結束之際,偉國決定歸信基督教。

出於報恩之心,秀雲素來順服丈夫,因此,周日她都盡職地跟隨丈夫參加教會主日崇拜。自從有了孩子,秀雲便留在家中照顧家人,一直於社交孤立的狀態,沒有幾個朋友,如今突然進入幾乎清一色是香港移民的環境,他們大多沒有經歷戰亂。秀雲覺得處處格格不入,她再次將自己孤立起來。正當偉國興高彩烈地擁抱新信仰,秀雲覺得和丈夫漸行漸遠。

秀雲發現自己常常和丈夫及教友發生「無言衝突」。意想不到的是,這些「無言衝突」給她的心理創傷帶來了療癒的契機。

這些「無言衝突」其中一件事很能說明這一點。1993年夏天,秀雲和丈夫參加教會退修會,偉國決定全然奉獻給上帝。秀雲大為吃驚,她將「全然奉獻給上帝」解讀為「他將抛棄我和兒子」,因而觸動了內心深處的不安全感和分離恐懼。

次年,張家再次參加教會退修會,新講員解釋「全然奉獻給上帝」的意思是「將生命放到上帝的手中,他將保守你不受傷害」。秀雲對這詮釋感到滿意,她走出了不安全感和分離恐懼。

另一次「無言衝突」最能說明秀雲的心理創傷。1995年夏天,教會來了一對姓黃的中年新移民夫妻。幾個月後,醫生診斷黃先生患了未期肺癌,不久黃先生就去世了。

秀雲開始經常夢見黃先生,他央求她一起回家。這在常人看來平淡無奇的夢境卻是秀雲的惡夢,令她深感恐懼。這夢和秀雲夢見前夫央求她一起回家如出一轍。

一天晚上,秀雲又做相同的夢,不過,這次卻是喜劇收場。在夢境裏,秀雲逃跑時給一根交通燈柱撞倒,黃先生追上來,叫她開眼看一看,既然無處可逃,秀雲萬不得已睜開眼睛,卻看見黃先生健康無病。自此以後,她走出對死亡的過度恐懼。

1997年,在加拿大生活了15年之後,偉國和秀雲在教堂舉行婚禮,重新立約﹕今生今世,此情不渝。

秀雲覺得得自己終於走出了創傷後壓力症的死蔭幽谷,她發現自己的心以前是封閉的,現在開放了,愛的種子終於落到一片沃土裏,發芽生長。此外,她也開始能夠饒恕那些給她,她的家人,乃至於柬埔寨百姓帶來許多苦難的人。

《千里烽火萬里情》並非按時間線發展,乃是循不同主題鋪展其故事。《千里》不僅僅是一個人,一個家庭的故事,更是冷戰時期的印支半島的縮影。此外,本書也可以用作一個在可怕的難民經歷之背景下的創傷後壓力症深入個案研究。

本書售價CAN$20.00。購書請聯絡余滿華,duholly@gmail.com

1:  在泰國難民營

2: 在加拿大结婚

3: 作者(左)與張偉國和陳秀雲夫婦

Leave a Reply

avatar
wpDiscuz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