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2020年大选前面临的四大挑战

特朗普在2020年选举之前面临着艰难的一年。

 

当所有人都在享受美好夏日假期的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却在白宫忍受着天寒地冻。

 

特朗普铤而走险实行政府关门停业后,随即重开,不仅于事无补,还伤害了民调支持率,惹怒了多个盟友, 并且让那些力挺耗资数十亿澳元的墨西哥边境墙的坚定支持者感到失望。

 

目前,美国的政府机构的车轮虽然再次暂时性地开转,但前所未有的预算危机还是助长了特朗普对手的威风。

 

他们都觉得大胜了一场,而围绕本周(被推迟)国情咨文演讲安排的政治闹剧可能是即将到来的两极分化和深化个人政治的一种前兆。

 

随着2020年大选的临近,特朗普政府目前面临着最大的挑战。

 

挑战1:民主党当家众议院

 

新产生的美国众议院从现在起将成为总统拔不掉的“肉中刺”。

 

民主党在11月的中期选举中赢得了控制权,其最大的收获可能就是传唤权。

 

在内部人士老将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的带领下,他们现在可以迫使证人配合目前正在进行的许多调查。

 

有何目的?

 

向位于第一个总统任期的特朗普总统持续施压。

 

“这种策略被称之为’骚扰总统’,”特朗普政府商务部前官员克里斯·加西亚(Chris Garcia)说。

 

“他们将从四面八方对他进行调查,试图让政府分心或看起来很糟糕。”

 

民主党战略家帕蒂·索利斯·道尔(Patti Solis Doyle)的观点并不让人感到奇怪。

 

这位曾担任过希拉里·克林顿、巴拉克·奥巴马和乔·拜登(Joe Biden)的顾问说:“这叫做建立基本的制衡机制。”

 

“本届政府需要审查和适当监督。”

 

无论如何,民主党有相当多的资源可以利用。

 

支付给自称与特朗普有婚外情女性的金钱、总统过去的财务交易及纳税申报单都可能会受到审查。

 

一些有争议的政策抉择也将由民主党人审查,比如隔离寻求庇护家庭。

 

他们甚至可能迫使特朗普总统的子女伊万卡或小唐纳德·特朗普到国会接受听证,为在直播电视上作证铺平道路,也预示了华盛顿将多年争吵不休。

 

挑战2 :立法僵局

 

在这种环境下,是否有望通过任何两党均支持的重要立法?

 

很可能不会。

 

特朗普可能会将自己包装成交易高手,但如果说能够从这次政府关闭中看出什么的话,那就是双方带有的善意都很低。

 

加西亚说:“他们[民主党人]想要阻挠总统的议程,并试图阻止他取得更多重大胜利。”

 

“我认为他们这样做,一部分关注力集中在2020年[的选举],因为他们对他[特朗普]已取得的成就感到担忧。”

 

总统可以尝试使用更多的行政命令来绕过国会,或者花更多的时间关注外交政策问题——朝鲜就是一个例子。

 

索利斯·道尔说:“但问题是,[在2020年],总统将不得不拿过去两年的政策成就来竞选”。

 

“正如我们在中期选举中看到的,很多人对现状不满。”

 

“美国人,甚至支持他的选民,都会开始说,‘等一下,这不是我们所投选的。”

 

挑战3 :穆勒调查

 

当然,尽管都与国会发生过冲突,但前几任总统还是幸存连任了,还在政治上发展得很好。

 

特朗普(和他的朋友)最大的未知数是牵涉俄罗斯的调查。

 

代理司法部长马修·惠特科尔(Matthew G Whitaker)提出很多猜测还有一个记录在案的建议,即特别检察官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对克里姆林宫干预2016年大选的调查已经“接近尾声”。

 

像加西亚先生这样的总统支持者们称,暗示特朗普通俄赢得总统职位或在最终报告中他牵连其中的说法是荒谬的。

 

“我认为如果他那样做的话,那就已经被泄露出去了,” 加西亚先生说。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关于穆勒调查报告的消息。我认为选民们会在选举的时候忘记这一点。”

 

最后一个说法似乎有些可疑。

 

特朗普的私人律师迈克尔·科恩(Michael Cohen)、前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前竞选主任保罗·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以及长期非正式顾问罗杰·斯通(Roger Stone)是迄今为止被抓住的人中的几个。

 

特朗普的儿子和女婿在特朗普大厦会见了与克里姆林宫有联系的律师之后,人们认为他们也处在显微镜之下。

 

“这是如何被解读为共谋的还没有得到解释,” 加西亚先生说。

 

“有关这些会面是如何直接影响美国民众投票选择特朗普的还没有讨论。”

 

“美国人从历史事件中得知,如果有调查人员来找你,他们会设法找到一些东西指控你。这些指控都不涉及共谋。”

 

挑战4:弹劾的威胁

 

随着俄罗斯的调查接近尾声,弹劾这个话题已经从边缘慢慢走向主流。

 

“如果鲍勃·穆勒带着确凿证据走到美国民众面前,证明总统犯下了罪行,那么国会有责任弹劾并审判总统,” 索利斯·道尔(Solis Doyle)女士说。

 

一些新当选的民主党人要求尽快弹劾特朗普,引起了争议。

 

第一位巴勒斯坦裔美国国会议员拉希达·特莱布(Rashida Tlaib)明显使用了不礼貌的语言来表达自己的观点,结果引起了一些右翼有线电视新闻主持人的愤怒。

 

但是该党的领导人以及大多数民主党人更愿意等待时机。

 

共和党控制了参议院,这意味着除了有确凿证据,否则即使特朗普最终面临审判,也很可能不会被定罪。

 

“必须有证据证明有严重犯罪或不轨行为,” 加西亚先生说。

 

“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证据,我相信我们也不会看到任何证据。”

 

弹劾程序也有可能会让民主党适得其反。

 

华盛顿的许多人认为,这可能会让总统背后摇摆不定的共和党人采取行动。

 

“我更愿意在投票箱里打败他,” 索利斯·道尔女士说。

 

“我不希望任何人抗议,然后说, ‘哦,这是一场骗局,他们试图让一位合法当选的总统变成不合法’。”

 

美国政治观察家现在应该做好准备。

 

渴望在2020年与唐纳德·特朗普竞争的一大批多元化且不断发展的民主党竞争者已经崭露头角。

 

总统的宝座通常会让白宫拥有者占据优势。

 

但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总统将如何应对从现在到投票期间面临的巨大挑战以及源源不断的攻击火力。

 

新闻来源:ABC NEWS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