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事馆电话骗局  全过程 (上)

作者:阿牛(来稿,美国)

 

我因为接了一个陌生电话,失去了半百万人民币,事情是怎么发生的?请读我的故事,让大家不要受骗。以下故事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内容都是真实的,绝非虚构。

 

上篇  领事馆来电

 

我在国内长大,自小就热爱科学,重理轻文。我常沉醉在自己的科学世界里,对外面的世界不闻不问。我的专心致志让我学业一直很优秀,后来到了美国留学,拿到博士学位,现在在美国一所大学里当助理教授。但是,我对外面社会的冷漠,对时事新闻的忽略,让我重重地摔了一跤。

 

  1. 领事馆来电

 

去年(2018)九月初,我刚新搬进一个公寓,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有一天,我记得是星期二,在清晨七点左右,我被一个电话弄醒了。我一看,来电号码是“347”开头的。我以前在纽约住过几年,知道“347”是纽约市的号码。这可能是我以前认识的人打来的。我接听后,电话里一个电子声音说:“这是中国领事馆,你有一个重要公文,请按‘1’字查询”。你们读到这里,很多人都知道是什么一回事了,但我当时并不知道。纽约的确是有一个中国领事馆的,而且我当时在申请绿卡,一直没消息,这个重要公文可能和我的绿卡有关。于是,我按了“1”字查询。

有一个女接线员人和我说话,她的声音很悦耳,就像电台的播音员般好听。我跟她说,我接到留言,要查询一个重要文件。她问了我的姓名后,说:“你现在已经被中国海关拒绝入境了。”我很疑惑,问道:“什么?我被拒绝入境了?发生了什么事?”她说:“我也不是很清楚,要问一问上级。”

过了一会儿,一把中年男声在女接线员旁边加进来了。他的声音浑厚稳重,一听就觉得像个高级人员。他态度很和蔼,对我说:“上海市海关前几天在入境处抓到一个女人,在她身上搜到五本假护照,其中一本是用你的资料做的。那女人被抓后,一口咬定说是你把个人资料给她,帮她做假的。她给了你利益,换取你的资料。所以,现在中国海关已经禁止你入境了。”我听了后,一阵恐慌。我想,我的个人资料什么时候被人偷了,还拿来做假护照?我该怎么办?那被抓的女人肯定是在陷害我,让自己可以减轻刑罚。我的个人资料是存在网上的,可能真被黑客盗走了,我太不小心了。

那领事馆长官说了那女人的姓名,然后问我:“你认不认识这个女人?”我立刻说:“我完全不认识她。”他好像相信我了,用关心的口吻问我:“真的?那你的护照是不是以前被人偷过了?”我说:“从来没有,我的护照一直保存得很好。”他接着问:“那你的护照在家里吗?”我说:“对,就在家里。”他说:“那你把号码给我核对一下吧。”这长官好像是要帮我的,于是我把护照号码告诉他了。他又问了我的驾照号码,我也告诉他了。我当时很傻,那么轻易地就把个人资料给他了。

我说:“我不认识这女人,我没帮她造假护照,她在陷害我。”他说:“这样?那你需要报警,让警方处理这个案件。”我说:“怎么报法?”他说:“我们都是通过内部链接通知警方的。我们帮你连接过去,好不好?”我说:“好,谢谢你。”

 

  1. 两案合并

 

电话里嘟嘟的连线声音响起了。一个男人接听了,他用懒洋洋的声音说:“喂,这里是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我说:“你好,这是美国打来的。我是来报案的,有人偷了我的资料做假护照。纽约领事馆帮我连接到你们这里来报案。”他说:“喔,你是报案的?那我需要用另一个电话打给你。请你告诉我你的电话号码。”我觉得有点奇怪,为什们他不能在这线上直接谈,需要另外再打电话给我?不过可能他们办案有他们的规矩,所以我没质疑,就告诉他我的手机号码了。

他问:“你能不能够上网?”我说:“我刚搬到一个新的公寓,家里还没网络,不过我的手机可以上网。”他说:“那你去百度或Google搜查‘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电话’。”我照着做了,搜查结果的第一行显示:“+86 21 6290 6290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 Phone”。他说:“你把电话号码读给我听。”我照着读给他听了。他说:“你听好了,我一会儿会用这个电话打给你。”他挂线后不久,我的手机就响了,来电号码果然是 +86 21 6290 6290。我这下马上相信是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打电话给我了。那人继续说:“你把案件跟我说一下,我们现在在进行电话录音。”我想,哦,原来他要用这个电话来录音,记录我的案件。于是,我就仔细把我和领事馆的对话报告给他了。他听完后就说:“我现在去了解一下情形。”

过了一会儿,他身边有电话响起,他接听了。我听到他对那边说,“嗯嗯,知道了,好的。”然后,他挂了那边的电话,接着和我说:“我刚接到通知,你不但被怀疑做假护照,而且还涉及一宗跨国洗钱案。”我吃了一惊,说:“什么?跨国洗钱案?”他说:“我们现在要进行两案合并,一起处理。你的案件太大了,我要交给队长处理。我现在帮你接到队长那里。”

 

  1. 跨国洗钱保密案

 

电话里嘟嘟的连线声音响起了。另一个男人接听了,他的声音宏厚粗旷,震耳欲聋。他说:“我是徐超,你可以叫我徐队长。你等等,我现在把我的工作证发给你。”过了一会儿,我收到一个iMessage 短信。那是一张警察证,上面写着“International Police”,“Chao Xu”,还有一张穿着制服的警察照片。我看到了,并没有怀疑,反而觉得徐队长先表明自己的身份,做事很正式。他说:“这事情很机密。你现在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们再谈。”我家里没人。但他还是坚决要我进到房间里,关上门来。

徐队长接着用威吓的口气大声的对我说:“我们这一年来一直在追捕一个跨国洗钱诈骗集团。他们在国内贪污了几百亿,潜逃到美国,在美国开设银行账号洗黑钱。我们刚刚在美国抓到主脑人梁丽,在她家中搜到七百多本银行账户,是她用来洗黑钱的。其中一本是用你的名字在纽约工商银行开的,里面有96万美金的账款。你怎么解释?” 他的声音异常响亮,差点把我的耳膜弄痛了。我被吓坏了,连忙说:“我不知道,我不认识这个人。”他威吓我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说:“我从来没在纽约工商银行开过户。”他说:“难道你不知道,银行开户是一定要本人亲自去银行办理的吗?这工商银行的账户明明是用你的名字开的,你还说你不认识她?”我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接着就扯高嗓子滔滔不绝地说这个案件有多么多么的严重:“几百亿啊!这是个天文数字!梁丽犯罪集团所犯的罪已经直接地危害到国家的经济发展了。中央十分注重这个案子,特派了专案检察官来调查这个案子,还限定日期一定要破案。我们现在已经调查了那七百多个账号里的四百多人了,还有三百人正在调查,你就是我们其中一个追查的嫌疑人。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拘捕令,要抓你。”他接着用短信寄了一张国家保密局的发布令给我,里面写着我的姓名和驾照号码,还有梁丽洗钱案的一些资料。他大声说:“我们现在就要下达网上通缉令抓你了。”

我看到发布令后一脸茫然。我是一个读书人,与世无争,怎么一下子变了通缉犯?我想,国内的政治黑暗,贪污腐败,冤枉好人的案件多得是,我被这个案件缠住了恐怕很难脱身,我该怎么办?我只能一直对徐超说:“我不认识梁丽,我没做过任何洗黑钱的事。”但徐超越发大声地威吓我:“我们证据确凿,你说你没做也没用。”我说:“我真的没做,你要怎么才相信?”

我们经过一番对话后,徐队长好像有点信我了,他的声调稍微柔和了一点,说:“可是我相信你也没用。通缉令要发下去,这是上级长官的决定,不是我能改变的。”我问:“那有什么办法吗?”徐超想了一会儿,然后说:“这样吧,那个中央指派的检察官现在正好在上海这里,机会难得。我帮你约他通话,你亲自向他解释清楚,怎么样?” 我说:“好的,谢谢你。”

他接着说:“你的入境禁止令,我们可以暂时先撤消。但是你现在的身份还是犯罪嫌疑人,是我们调查的对象,你必须全力配合我们的调查,否者的话,我是不能帮你的。”我听到他可以撤消我的入境禁止令,就很感激他,说:“好,我会配合你们的。”

他又扯高嗓子问我:“你这个案件属于保密案。你知道什么是保密案吗?”我说:“我不知道。”他说:“保密案就是说,这个案件所有的内容,你都不可以向任何人透露,包括你的家人,爱人,朋友。你如果走了风声,让梁丽团伙的其他人知道了,他们就会逃跑,我们的追捕就会更困难了。你在保密期内如果透露了这案件,哪怕你最后证明了无罪,也要承担法律后果,刑罚可以是三到七年的有期徒刑,并罚人民币55万元。”我听了,觉得惧怕,就答应了一定不会向任何人透露消息的。徐超接着说:“嗯,那很好。还有,你由现在起,就要一直接受我们的监察。你每隔三个小时就要向我发一个短信,报告你在做什么。”我有点疑惑,但又不敢问,就答应了。我要靠这个徐队长帮我联络检察官,我不敢得罪他,只能听他的。

这一连串的电话,持续了几个小时,把我弄的头晕脑胀。对话结束后,我躺在床上,回想着这一路的对话,我在怀疑我是不是被骗了。但电话诈骗都是要骗钱的,刚才的对话完全没有提到钱,他们要骗我什么呢?这不像骗我的。而且他们的电话的确是上海市公安局的电话,这让我不得不信。我后来上网查了一下上海市公安局长宁分局的网站,里面的确有徐超这个人。我还在网站上看到一个检察官,叫张军,是个很大的官。这个梁丽的案件好像真的很大,可能是真的。我的资料可能真的被犯罪分子盗了,拿去犯罪了。

我按着徐队长的命令,每隔三个小时用短信向他报告一次。我的车子坏了,那天下午要出门修车,我就发短信给他:“我现在出门,去吃饭,修车,工作。”他回复我:“好,注意安全,保持联系。”我下午三点修车回来了,就发短信给他:“我三点修车完了,回家休息。我现在要出门去实验室。”他回我:“好,工作完毕,晚上到家告知。”我晚上八点回家了,就发短信给他:“我现在回家了。”他回我:“好,今日早点休息,明早起来告知汇报。”他们用这个方法一直监视着我,我却毫不知情。但是我觉得很奇怪,心里暗想着:“美国的下午,就是中国的深夜。徐超不需要睡觉吗?他是在通宵办案?”

我想过打电话问问朋友,但我答应了徐超不可以泄密,所以就没问他们了。我是个守信的人,而且我不敢触犯保密条例。他们这招保密案实在很厉害。

 

  1. 资产冻结书与逮捕令

 

我那一夜睡不好,第二天,就是星期三,我六点多就醒了,心里想着怎样可以证明自己没罪。我发短信给徐超:“我已经起来了。” 徐超回我:“好,你早饭吃过后告知我,我与你联系。”我回他:“我昨晚一直想这案件。那两人说她们认识我。那她们可不可以说出我的特征,例如,我的声音是怎样?说话是怎样?有没有电邮或短信记录?另外,那工商银行的账号的联络电话和地址是什么?真是我的地址吗?开户日期?”他回我:“待会打理好了,我会详细了解的。”我没心情吃早饭,一直躺着没起来。

七点左右,徐超和我联络了。他先发了一个链接给我。我打开一看,是2015年一个BBC 的中文新闻,题目是:“中国公开全球通缉百名外逃金融犯罪嫌”。新闻的内容大概说,有百名国家工作人员涉及了重要腐败案件,带着巨款逃到国外,逍遥法外。这百名外逃人员近半数曾在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担任“一把手”,六成以上涉嫌贪污受贿。中国的国际刑警针对他们下了红色通缉令,设立了“天网”行动,追捕外逃的贪官。这新闻是真的。徐超是要让我知道,他们的追捕行动也是真的。

接着,徐超发了两份文件给我。第一个是北京人民检察院的强制性资产冻结书,里面有我的名字,出生日期,驾照号码,还有一系列涉及犯罪的条款。第二个文件是国际刑事羁押逮捕执行令,里面也有我的名字和资料,最后一行写着:“如收到本刑事羁押逮捕执行令,立即动员逮捕,拘留九十天,立即生效”。两个文件都有中央盖印和检察长张军的签名。他们要冻结我的账户,还要追捕我。我当时是很惶恐,不知该怎么办。

徐超说:“我们文件都预备好了,就要发出去了。一发出去,你就是一个通缉犯了。”我连忙说我不认识梁丽,我没犯罪。他说:“我信你是没用的。长官要下令抓你,我也没办法。你要亲自和长官说,让他明白。我已经帮你约了他了,一会儿就把你连接到他的电话里。你要好好地说,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没了。”我问:“那我该怎么说?” 徐超说:“你要跟他说你的情况,求他优先调查你。就是说,在那三百多个嫌疑人中,求他优先调查你。他调查清楚了,就不会下这个通缉令。你明白了吗?”然后徐超接着说:“我们的长官是个很严肃的人,你说话得有礼貌。” 然后他就帮我连接电话了。

 

  1. 请求优先调查

 

电话里嘟嘟的连线声音响起了。一个男人说话了:“我是张检查长。”他的声音宏厚有力,说话慢条斯理,一听就像个有身份的人。我想起我在上海公安局的网站上见过那个检察长张军,果然是他。我于是把我的情况说了一下,要求他优先调查我。

我还没说完,他就打断我,说:“你不用多说了,你愿不愿意配合我们的调查?”我说:“我愿意。”张军接着那用宏厚的声线说:“你愿意配合?配合可不是嘴上说说而已。你知不知道梁丽这个案件有多严重?我们一直在追捕梁丽一伙人。最近终于在她家中逮捕了她。她的刑罚至少是几十年牢,梁丽当场就吓晕了。她说她愿意配合我们调查,希望能减轻刑罚。我们找到用你名字开的银行存折,里面有96万美元。我们审问她,她说她认识你,是你开银行户口帮她洗钱的,她给了你10%的佣金。证据确实,你还有什么好说?”

我被他那强大的气势压倒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一直重复说我不认识她。张军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们可是有实在的证据的。”我不懂中国官场的规矩,又不敢说话冒犯长官,一直说不出话来,像只被老鹰吓呆了的小鸡。

张军大声地威吓说:“你说你不认识她?那好,你现在买一张五天的来回机票,亲自回来上海,出庭和她当面对质。你敢不敢?”我被吓到了。在这种情况下,我绝对不想回国,但不答应又好像是畏罪。我说:“我不会回去的。我可不可以在视频上和她对质?”张军不高兴了,他说:“那你刚才还说会尽量配合我们调查?”我说不出话来。他说:“那好,你去纽约领事馆,我们在那里安排你和她视频,怎么样?”我还是不愿意,说,“我这里去纽约要坐几个小时飞机,太远了。我这里离洛杉矶比较近,我可以去洛杉矶的领事馆。”张军说:“那好,你现在就去,我会在那里安排人和你见面,让你和梁丽视频对质。我们会仔细观察你们的对话,判断你们谁在说谎。”

这个长官蛮不讲理,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很惶恐。张军十分不高兴,说道:“至于你要求的优先调查,不必谈了,我不考虑。”然后他就挂电了。我一脸委屈。徐超说这机会难得,错过了就没有了,而我现在已经错过了,他们就要下令抓我了,我该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我和徐超通话,他问我:“你和长官谈得怎样?”我说:“长官很凶,我不会回答长官的话,他拒绝优先调查我了。他要我回国和梁丽对质。我没答应,他很不高兴,就叫我去洛杉矶领事馆,在那里和梁丽视频。请你帮我安排,我现在就去洛杉矶。”我真的打算去洛杉矶领事馆了。反正我没犯罪,和她对质一下,事情不就解决了吗?我相信我肯定能拆破她的谎言,证明自己无罪的。

但徐超听了,用可怜的声调说:“你和长官谈这些干嘛?你是要求他优先调查你啊。你不知道他说这样的话,就是要抓你吗?你回国对质?那时候,你和梁丽在法庭上各说各的,对你有什么益处?你一回国,长官把你扣押住,不让你回美国,你怎么办?他可是要调查三百个人喔,什么时候才轮到你?你随时可能被关上一年半载的。”

我害怕了,原来这长官那么阴险,在设局抓我?我说:“我没答应回国,我只是去领事馆。”徐超的声音变得更悲凄了,好像被通缉的人是他自己,他说:“哎,那还不是一样吗?你去到领事馆,他肯定是派人在那里等着你的。你来了,他们就马上将你逮捕,抓你回国受审。长官说这话,其实就是要抓你啊。”我愣住了,想不到那长官如此狡猾。幸亏徐队长提醒我,我心里默默地感谢徐超。虽然徐超很凶,但他相信我是好人,要救我。我说:“徐队长,那我该怎么办,求你帮帮我。”徐超很凄凉地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那是唯一一次见长官的机会。你没把握住,我也无能为力了。”他沉默了一会,说:“你让我想想办法吧。”

 

  1. 资金对比

 

我挂电后,心里很惶恐,不知怎么办。我等了好一会,另一个电话打来了。一把新的男声向我说话:“你好,我是王威队长。徐队长把你的情形告诉我了,我是来帮你的。”他听起来比徐超年轻很多,声音清脆悦耳,而且明显比徐超温和有礼。王威要求我进到房间里,关上门来。

他问我:“你是怎么跟长官说话的?”我就老实把和张军的对话告诉他了。王威不高兴了,说:“徐超他怎么搞的?他没教你怎么和长官说话的吗?”我说:“长官太凶了,我不知道怎么和他说话。”王威说:“你把你的情形和我说一下,看我能不能为你再争取一次见长官的机会。”这个王威队长就像我在海里抓到的一根救命稻草,于是我把我的情形仔细地告诉他了。他说:“徐超有没有和你说,要要求长官优先调查你,还要资金对比?”我说:“徐超有告诉我优先调查,但没有说资金对比。”王威说:“资金对比就是说,我们要调查你银行里的存款,看有没有不正常的收入。如果你和梁丽有钱财的来往,我们在资金对比里就能查出来。如果我们在资金对比里没找到任何非正常的交易,那你就是清白了。你明白吗?”

这是他们第一次提到我银行里的钱。他们在第一天不谈我银行里的钱,因为那时提起钱的话,我就会怀疑是诈骗。他们等到第二天,在我精神极度紧张,急于想证明清白的时候,他们用帮我的方式,用拯救我的姿态,向我提起资金对比,要调查我的银行账号。我的心理防线被彻底打破了。我当时没想到诈骗,我想到的是,我银行里一切的记录都是正常的,都是干净的钱,不怕你们来查。我说:“好,我愿意做资金对比。”

王队长问我:“那你告诉我,你有几个银行账号,里面有多少钱?我们会调查你所有的账户。如果你有银行账号没报告给我们,而后来我们查到了,那你就很难脱罪了。”我因为害怕,不敢隐瞒,就老实说:“我在美国只有一个账号,是在某某银行开的,里面有72000美元。”王威接着问:“那你在国内或别的地方有没有银行账号?”我如实回答了。我在外地有账户,但里面没多少钱,王威就没追问了。他又问:“那你每个月收入多少?”我说:“8250美元”。王威说:“好,这些资料我们都要记录下来。以后调查你的时候就要做对比。” 王威接着问:“你有没有房产?这些我们都要记录。”我如实回答了。我现在正在买一套房子,已经下订金了,我过一个月就要付首期了。我把房子的价格告诉他了。

 

骗子就这样很轻易地把我的所有财产资料拿到了。他们下一步就是要按着我的财政状况来宰我。我像一只被人牵去宰杀的羔羊,浑然不知一会儿就要挨刀了。

王队长接着用亲切的态度问了我的个人情况,例如,为什么你要来美国念书?为什么你要选这个专业?你的工作是怎样的?每天作息时间如何?他一直尊称我作教授,对话里表达出他十分相信我是清白的。王威了解了我的情况后,就说:“嗯,我看看能不能要求张检察长再给你一次机会吧。”

王威的态度和粗旷的徐超,凶巴巴的张军,截然不同,顿时让我心里有了依靠,很自然地就信任他了。行骗的成功在于骗取你的信任。他们软硬兼施,在很短时间内就骗到我的信任了。当你信他们时,他们要你干什么,你都会照着做。

王威接着说:“你现在是涉罪嫌疑人,我们一会儿会调查你的手机。你现在把你手机里的短信全部删除。”我照着做了,把所有的短信删除了,包括那些警察证,逮捕令和冻结令。王威接着说:“梁丽的同伙可能会找你。我们为了保护你,请你不要接陌生来电。还有,不要上网!”我有点迟疑了,问道:“那我工作上需要上网怎么办?”他说:“工作上网可以,但别的事情就不要上网了,直到我们把你的案件调查完了。”我答应了。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在销毁诈骗证据。他们不让我上网,是怕我去查电话诈骗的新闻。骗子每一步都想得很仔细。

过了一会儿,王威旁边另一个电话响起了。王威没挂我的线,去听这个电话。我听到他很严肃地回答:“对,长官,我是王威。我现在正在了解他的情形。”他停了一会,接着说:“长官,你误会了。他十分配合,没有隐瞒任何东西。”然后他又停了一会,说:“嗯,嗯。我知道。长官,我希望你能再给他一次机会。他有话要和你说。”他停了一会,又说:“谢谢长官。”我听到他在帮我求情,心里甚是感激。

他挂线后,很高兴地和我说:“长官愿意再和你谈一次。你这次一定要把握住机会,让他优先调查你。”我心里害怕张军,觉得这人蛮不讲理。我说:“那这次我该怎么说?”王威教我:“你要说,长官,我愿意完全配合你们的调查。但是我有事不能回国,求长官你优先调查我,还我的清白。”然后他教了我一段话,说我怎样怎样地愿意完全配合,但是有这样那样的情况,所以实在不能回国。我把他的话记下,练了几遍。然后他就帮我接线到张军那里。

 

 

  1. 马上行动

 

电话里嘟嘟的连线声音响起了,张军依旧摆出他那高官的架子,用他那宏厚有力的声音说:“嗯,我是张检查长。”我听到他的声音心里就胆怯。我照着王威教我的话,恳求他说,我愿意完全配合他的调查,但是我有事不能回国,求他优先调查我,还我的清白。张军说:“你真的愿意配合?”我说:“是的,我愿意全力配合。”他又摆着架子说:“我本来不给你这个机会的,但是王队长为你求情。他是我手下很能干的人。我看在他的份上,就给你这次机会吧。”我心蹦蹦地跳,暗暗地感激王威。张军接着说:“王队长跟你说过优先调查,资金对比了吧?”我说:“是的,他跟我解释过了。”他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调查你的银行户口。如果我们找到你有不明来历的收入,就能定你的罪。”我说:“可以。”

张军接着说:“为了避免你在我们调查期间把钱取走,你先要把你银行里所有的钱转到我们指定的监督户口,我们才会开始调查。”我一下子愣住了,心想:“什么?要把我银行所有的钱转到另外一个户口?”我心里一闪而过一个念头:“这事有点不妥。”我问:“我不是很懂,为什么要把我的钱转走?那是我的所有钱。”张军突然发怒了,说:“什么?你在怀疑我们?我们给你这个机会,想不到你竟然怀疑我们。”我怕了,说:“不是不是,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要有这个步骤。”张军说:“这是我们的程序。我们有我们办案的规矩,你要信任我们。你是教授,你有你专业的方面。我们谈到你的专业就要听你的;现在办案是我们的专业,你得相信我们。”

我心里迟疑,一直不作声。张军知道我在怀疑他,就说:“你不是收到我们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吗?你没看到文件上的盖印吗?这还能是假的吗?”我想:“对,电话号码的确是公安局的号码。文件很详细,还有盖印,应该是真的。” 张军接着说:“我们收到你的转账后,下周一就开始调查你的存款。我们最快两天,最慢五天就会调查完毕。如果你是清白的,我们就会把钱转回给你,但如果你户口里有一分钱是非法得来的,我们就要定你的罪!”我在巨大的心里压力下,终于被攻破了。我说:“好,我愿意配合。”

张军很高兴,说道:“很好。那我们事不宜迟,现在马上开始。你现在就去银行转账。”我愣了一下,说:“现在就去?”他说:“当然了。你不想快点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吗?我跟你说,我们对你的逮捕令今天下午四点就会发出去。我们必须马上行动。”我心里很犹豫,觉得事情很可疑,但我被逼得着急,并没有时间冷静下来好好地想清楚。骗子知道这是最关键的时刻,必须不能给我有任何喘息的机会。他们布置了两天的圈套,就是要把我带到这一刻,在我心绪烦乱之时,立刻解决我。

我说:“我现在没车。我的车昨天拿去修理了,要下周一才能拿回来。”张军愣住了,说:“喔,这样。那你能不能打车去?”我说:“我不会打车。这里是美国,大家基本上都开车,不打车的。”我说这话,不是因为我识破了骗局。我是在说实话 — 我真没车,而我也真不会打车。张军沉默了,他在思量该怎么做。

本来我只要不说什么,他们的骗局就会功亏一篑了。但骗子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他们控制了我的思想情绪,要我自己也急于转钱给他们。我当时觉得,最要紧的,已经不是钱了,而是要尽快证明自己的清白。他们只要查清楚,就会把钱还我。所以,我竟然也在想办法怎样可以现在去银行。我说:“长官,我能骑自行车去。”张军喜出望外,说:“很好。”

张军接着问我:“如果你去到了银行,银行的职员问你为什么要打这些钱,你该怎么回答?”我犹豫了一下,回答说:“那我会诚实告诉他们,你们要调查我。” 张军急忙说:“你咋这么笨?你知不知道为什么梁丽可以开那么多银行账号洗钱?那是因为她贿赂了很多银行里的人。现在很多银行的职员都在参与犯罪。你如果告诉他们你在接受调查,他们就会知道这案,就会拦阻你转账,不让你接受调查。”我说:“那我该怎么说?”张军说:“那很简单。你说这些钱是寄回家的。他们就不会怀疑了。”我心里觉得不妥,想:“这不是明明在说谎吗?”我是个基督徒,信主以来就一直操练诚实守信,不说谎话。长官现在要我说谎,我是说还是不说呢?我当时心里压力很大,支支吾吾地答应了。

谎言是要付出代价的。我如果坚决不说谎,骗子恐怕不会成功;然而我受不住压力,向银行说了一句谎言,这让我损失惨重。

我问他:“银行里的钱转走了,那我这几天生活怎么办?”他说:“我们可以让你留一点钱在调查期间用。”我很纠结,想,万一他们调查缓慢,那我这个月的生活怎么办?张军知道我在犹豫,就说:“这样吧,我让你留着五千块,怎么样?”我答应了。

张军接着说:“你现在是在我们的保护底下行动,我们会把你的行动录音下来,作为在法庭的证据。你现在出发,不要挂线,我会亲自陪着你去银行,确保一切顺利。”我于是带着耳机,骑着自行车穿过校园去银行了。一路上,张军不停地问我:“现在情形怎么样了?一切正常?” 他的语气变得亲切了很多。我说:“一切正常。”

我到了银行后,张军说:“我们的监督户口在香港。我刚和那边联络好了,我现在把银行户口的资料发给你。”我在短信里收到了户口资料,那是香港中国银行的一个外币账户。我记得我的户口有72000美元,就叫银行职员打67000元过去,按照张军所说的只剩下五千元。银行职员问我:“你为什么汇这些钱?”我说:“这是寄给我家人的。”她没怀疑,就帮我办理了。她正在办理时,我留意到我户口里其实有73000美元。我问张军:“我记错了,户口里其实有73000美元,我要不要改转账的数目到68000美元?”张军急忙说:“诶,不用了。”这是骗局的关键时刻,他们绝对不想冒险出错。所以,我户口里剩下了六千元。张军一直在电话里监听着,确保我照着他的步骤来做。他说:“你要选最快的方法汇钱,费用贵一点无所谓。我们调查后,国家会还你的。”我于是选了最快的选项,一天之内汇到香港。我实在太老实了,傻乎乎地听着张军的指挥,毫不知情。

我离开银行后,按着张军的吩咐把收据拍照发给他。然后,我依旧戴着耳机,骑着自行车穿过校园回家了。张军在整个过程里保持和我对话。我回到家后,张军说:“我们明天收到你的转账后,就会发一份证明给你。你凭着证明就能确定你的钱是安全的。你现在还在我们的调查之下,由现在开始,你每隔三小时就要用短信向我报告一次。”我答应了,他就挂线了。

接着,王威打电话来问我的情况。我说:“谢谢你帮我请求长官。他已经答应优先调查我了。我刚才转了银行的钱到他指定的监督户口,金额是 ….”我刚想讲出转账数目,王威急忙喝止我:“不用告诉我。领导办案我无权干涉。”我觉得很奇怪,就没说下去了。他接着跟我说:“我们会继续监察你的手机。你现在把你所有的短信删除。还有,你不要随便上网。你现在是在接受我们的调查,一切的行动都要听我们的。”我照着做了。

对话结束后,我躺在床上,觉得心力交瘁。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由早上六点多起来,就一直折腾到现在,一点东西都没吃,现在肚子正咕咕地响着。我想,希望现在问题真过去了。我吃过午饭后,就回学校工作了。我按照他们的指示,每隔三小时就报告一次。张军和王威都是一接到我的报告,就马上回我信息。我觉得奇怪,现在是中国时间深夜了,他们难道不用睡觉?他们都在日夜办案?

 

  1. 保证金

 

第三天早上(星期四),张军用短信把证明发给我,说汇款已经收到了,他们下周一就会开始调查我的银行户口。我看到证明上写着“中央银行监管”,就没怀疑了。快到中午的时候,王威打电话给我,和我聊了很多情况,想知道我的资料是怎样被别人偷走的。

他突然说:“我们还是需要你回国出庭,只有这样你才能真正脱罪。”我愣住了,昨天忙了半天,就是为了让我不用回国,怎么你们现在反悔了?我说:“我不能回国。学校的事很多,我走不开。”他说:“你真的不能回来吗?”我说:“我真的不能回来。”他说:“嗯,这很难办,让我想一想怎么帮你。”他沉默了一会,说:“我有个办法。我们请个律师替你出庭,他代表你,你就不用回国了。”我说:“这主意好。”他接着说:“但是,你必须交一笔保证金。”我说:“保证金要多少钱?”他说:“梁丽用你名字开的户口里有96万美元。她说给你10%佣金,就是9万6。你的保证金必须是你涉及赃款的三分之一左右。你要交三万美元。”

我愣住了,说:“我哪有三万?我已经把钱都汇给你们了!”王威说:“我知道。但是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你不交就必须回国出庭。”我说:“那我该怎么办?”他说:“你能不能向你朋友借?”我说:“案件是保密的,我朋友问我为什么借钱时,我就要把案件告诉他,那不也是违法吗?”他说:“你可以说家里有急事,要借这些钱。”我一听到他在教我说谎,就很懊恼,说:“我的朋友恐怕也没那么多钱。”他说:“你可以向多个朋友借,每人借一点。我们一收到保证金就帮你处理案件,不用两周就会办完,一办完我们就会把保证金还你,你到时候就可以把钱还他们了。”

我听了后很稠胀。我一直坚持自力更生,绝不想向别人借钱,更不想骗我的朋友。我说:“涉及的赃款是梁丽的。如果她账户里是几千万,那我不是要付几百万的保证金?我的朋友也没那么多钱。如果真是这样,国家难道就不管?”王威答不上来,但是继续说服我,必须马上借到保证金,否则就必须回国。他说:“如果你不配合,万一长官要取消你的优先调查,那就糟糕了。”我被他逼得有点疯了,说:“我认识一个年长的前辈,他也是教授,姓李的,我去问他借吧。”

 

  1. 识破骗局

 

我挂线后心里极其烦恼。他们要我的钱,我可以给,但要我说谎骗钱,我实在做不到。我是个基督徒,不算很虔诚,不过一直坚持做人要凭良心而行,不能说谎。现在我实在走投无路了。

三天以来我在这一刻终于想到,我应该为这事向神祷告,求主帮我。于是我跪在地上,求主救我脱离困境。我当时还没识破骗局,就求主让我能够不用说谎,但能解决这个问题。我祷告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回应,不过既然交给主了,那就不要管那么多了。于是,我就起来去吃午饭了。

我吃饭时发短信约李教授见面,但他说没空,要过几个小时后才能见面。于是,我吃过饭后就回实验室工作。我在路上遇到一个同事,她拉着我要请教一些研究的问题。我没心情和她说话,但又没法推却,于是就和她谈了半小时。在那半小时里,我因为讨论研究,就忘了借钱的事。我们讨论完后,我的情绪平静下来了,头脑也清晰了很多。我觉得这三天的电话很奇怪,我一定要去查清楚。

如果他们是骗子,我要怎么证明呢?我去查公安局的网站,里面的确有张军,徐超,王威的名字,但我在电话里看不到他们,不知道他们长什么样子,无法证明。我想,张军是个大官,说不定网上有他的视频。于是我在百度上搜查,果然找到一个张军检察长的视屏。打开一看,他是个老头,说话声音单薄,完全不像我在电话里听到的那个声音浑厚的张军。电话里的张军是假冒的!

这下我慌了,我知道被骗了。于是我直接在Google上搜公安诈骗。第一个搜出来的,就是一篇假公安骗在美华人的新闻。新闻里面说,现在骗子在中国越来越难骗到人了,因为中国人被骗多了,大家都很警惕。他们就转移目标来骗美国的华人,已经有多人受骗,损失了好几百万。我仔细一读,里面的诈骗手段和我的一模一样。我一下子惊呆了。

我马上赶去银行,希望可以把钱追回来,但银行的职员无法帮我, 因为我的钱已经被转到国外了。我于是打911报案,一个警察来了银行,帮我记录案件,但他也无能为力。我很生气,发短信吓唬王威:“我已经报警了。如果你够胆碰我的钱,你就等着坐牢吧。”王威回我:“你疯了吗?你跟我说这些,唉!”我说:“6万7的三分之一是多少?要确保你有足够的保证金哦,我可不会借你的。”过了一会儿,他回我:“22333,這是三分之一。”骗子得手了,在戏弄我。他们是老江湖,哪会理睬我的气话?

当天晚上,就是香港的早晨,我打电话到香港中国银行报告这事,希望他们能帮我,但他们完全不理会我的请求。我找了在香港的朋友,奔波了一整天,才成功报了案。我一直忙到深夜,身心疲累,躺在床上就一直流泪。我知道钱是很难追回来了。但让我更痛心的是,这三天来一直被骗子戏弄。他们不但把我的钱骗了,还要我说谎,要我借钱,要我负债。他们实在太可怕了。我这些年来沉醉在自己的学习研究里,身边的同事学生都是简单诚实的人,我已经忘记了戒备人邪恶的一面。现在突然在黑暗中伸出一只这么邪恶狠毒的手,一下子把我打倒在地,毫无反抗之力。

 

  1. 痛定思痛

 

我过了好几天,心情才平复过来。我问自己,为什么我会受骗呢?骗子的确很厉害,但我之所以受骗,最关键的原因就是,我对电话诈骗一无所知。我多年专心做科学研究,对社会发生的事情很少理会。其实这种骗局在中国已经用了很多年,在美国也开始了一年多,但因为我没留意时事新闻,所以我根本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电话诈骗这回事。还有,我当时刚新搬进一个公寓,只有我孤身一人,没有家人朋友在旁边提醒我。一个单独且毫无戒备心的人,哪怕再聪明,也难敌一群经验丰富,老奸巨猾的骗子。人不可以单独,更不可以与社会脱节,否则就很容易被吃掉,这是我这一次学到最深的功课了。

这次受骗让我对电话诈骗产生了很大的兴趣。他们的骗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他们只用电话,就能控制我,而且在两天内就把我所有的钱骗走,这是电影里才会有的桥段,竟然发生在我身上了!作为一个学者,我必须把事情研究清楚。我后来查了很多电话诈骗的资料,一直回想整个骗局。他们的骗局有几个重点。

第一,他们要取得我的信任,就是要我相信他们是真的警察。这个主要是通过电话号码,伪造文件,和逼真的演技来达到的。骗子用改号软件设定来电号码。他们用领事馆的电话打给我,又刻意地让我确认公安局的电话。这一招当时对我很有用,因为我从来不知道来电号码是可以改的。我后来才发现改号的科技其实很普遍。有些App,例如SpoofCard,可以让你用任何设定的号码拨号。他们又伪造文件,例如警察证,逮捕证,银行冻结证,等等。我因为从来没见过假的证件,所以没有怀疑。

第二,他们用骗得我的信任控制我的情感。当我相信了他们后,他们就围绕着我的中心利益,就是我在美国的前途,来攻击我。他们首先说我被禁回国,又说我涉及犯罪,从而推动我急于洗脱罪名,让我极其恐惧忧虑。一般人以为,智商高的人不会受骗。其实不是,骗局的要点在于控制你的情感。当然人的情感高涨时,理智就不清,就会受骗。我被骗后,才真切地知道我是个情感弱的的人,我的行为是受我的情感控制,而不是受我的理智控制的。他们的骗局其实有逻辑上的漏洞,但当我在恐惧忧虑时,我无法看清事实。

第三,当我的情感被控制了,他们就逼我在短时间之内做重大的决定。我的钱是很重要,但我的前途更重要。当我忧虑前途,急于洗脱罪名时,钱就变得没那么重要了。就在那一刻,他们就要我马上汇钱,我就被攻破了。

所以,他们的骗局大概就是这三个部分:先让你相信他们,再威胁你最中心的利益,逐渐控制你的情感,然后在你情感蔓延全身时,要你马上汇钱。最容易受骗的人,有这三个特点:无知,情感弱,性子急。当这种人单独时,就很容易受骗。而我,很不幸的,就是这种人。人的情感性子是很难改的,但是无知却可以修补。所以,我决定把我的经历写出来,让大家知道,以免重复我的悲惨经历。

最后,我要提一下,骗子的演技实在让我惊叹不已。他们伪装上海公安局的警察官员,表现得比真正的警察大官还要有气派。他们的声音和扮演的角色实在太配合了。领事馆接线员的声音就像电台播音员般好听。领事馆的长官声音和蔼可亲,要帮你报案。公安局的接线员声音懒洋洋,一听就知道在当夜班。徐超队长的声音粗旷,特别有威吓力。张军检察长的声音浑厚沉重,很有大官的气势。王威的声音清脆悦耳,一听就像个正义好人要帮助你。骗子不但是心理学专家,还是专业的编剧,导演和演员。他们的骗局构想精密,演技逼真,我是败得其所了。我那6万7千美元,就当是入场费去看了一场顶级话剧吧。他们那么卖力,总该打赏一下吧。

一般人在被骗后,都会对骗子痛恨至极,更何况我现在被骗了差不多所有的钱。但我这人就是特别傻,也特别善良,我并没有恨他们,反而同情他们。我对他们的同情心让我们的故事有了出乎意料的发展,我的经历就有了下篇了。

 

待续 … 请读《领事馆电话骗局全过程 (下)》

 

本文为美国一所公立大学的华人教授投稿本报编辑部,希望刊登其受骗经历来提醒读者防范电话诈骗。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