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远古神话与传说(话剧剧本)   雉鸡太子与孔雀公主(2)

作者: 俞明德

 

 

第二场 盟誓

[第三天上午。

[太子在炎帝一客房中坐着,篆刻甲骨文。

[公主提只篮,篮里盛着午饭,上。

公主:(从窗口瞧见太子用功刻甲骨文,掩饰不住内心激情)两天来,只见太子又是教我学习耕耘、纺织,又是著书立说,可谓废寝忘食,一片赤诚之心呀!你看他又忘了吃午饭!羞涩地)不知怎地,我对他……(慨叹)可我是个女子,焉敢对他直言不讳?

[瑶己悄悄上,指指窗户内,指指公主,扮鬼脸,躲着偷听公主自言自语。

公主:也罢!这是光明正大的事,为何不敢明说?可是,如何开口说好?总之不能对他说:“大哥,我爱……。”

[又羞涩掩脸,对了,先从他搭救我的事说起!(走过去叩门)

[瑶己即走台前。

瑶己:(旁白):嘻嘻:姐姐果然爱上大哥啦!哼,昨天我与大哥说,他不相信,骂我是“小淘气、瞎编”!你听听,刚才姐姐是怎么说的,嘻嘻……(机灵地)待兔扒在窗户下偷听,也许会有用得上我的时候!(走到窗户下偷听)

[公主叩门。

太子:(先没听见,后听见,门虚关着,见是公主提蓝推门进来,站起)啊,是妹妹,又劳驾你送饭!

公主:用功,用功,快要把身体饿坏了!(把篮子放在桌面)大哥,你干嘛这么赶的?

太子:妹妹,你不知,前些日子,奉父皇陛下之命,去外地诸侯学习取经,历时三个月,人家那儿新鲜事儿,先进技艺真是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呀!因此,光凭脑子记忆不行,还得用甲骨刻下来。(拿起几片甲骨)这玩意儿,父皇陛下说过几天要送去,他要看,也要学习、借鉴,所以……

公主:所以你就连午饭也不吃了!(笑)

太子:(笑)妹妹怎么开玩笑!

公主:(端出饭)大哥,你快吃饭,等会儿冷了。

太子:谢谢你!

[太子吃午饭,拿眼偷看公主。

[公主搓衣角,也不时瞧瞧太子。

两人的眼睛碰在一起,都不好意思地移开。

太子狼吞虎咽,吃罢饭,公主收拾碗筷,正转身要走。

太子:妹妹,你且慢走,我有句话要和你讲。

公主:(停下来)话?什么话?

太子:我。(欲言又止,走至台前。旁白)你看她心地善良,体贴入微,要是能娶她为妻,那我可真有福气!可是我怎么向她开口,总不能对她,说:“妹妹,我爱……”

公主:(心中略知几分,故意地)大哥,你快过来说呀?

太子:哎,我就来就来……(但脚步没移,想了想,想不出适当的词句,急得直跺脚)哎呀,今天我怎么啦,连一句话都想不出!

公主:大哥,你不说,我走了!(走几步)

太子:妹妹,你别走,别走(走迎公主)妹妹我……

公主:大哥,你今天怎么啦?

太子:(支吾地)我……

 

[共工懊恼地上。

共工:那一回,我去炎帝家中玩,见孔雀公主天仙般之美貌,不由得我眼花缭乱,像是掉了魂似的,可是,任凭我苦苦哀求,她就是不允,这,这叫我怎办才好?

[蚩尤上。

蚩尤:(指共工,旁白)听说这位年轻的诸侯首领正在追求雉鸡太子的未婚妻孔雀公主?(阴险地)为了成就我蚩尤日子后的帝王霸业,此人是一种不可小看的信用依靠力量。

也罢,让我上前去拨弄—番!(喊)共工,共工侄子!

共工:(回头!啊,是蚩尤大叔!

蚩尤:贤侄,你愁眉苦脸的,想什么事呀?

共工:嗯,没有,没有呀。

蚩尤:你要叫我猜,我一猜就会猜中的。

共工:(走向蚩尤)既然被大叔看出来,小侄就直说了,尚望大叔帮忙。

蚩尤:只要你大叔办得到的。

共工:大叔,不满你说,我想要孔雀公主为妻。

蚩尤:(装作不以为然)噢,原来你是想她,你知道孔雀公主有对象吗?

共工:她刚从东南方来千岁爷家里居住几天,怎会有对象?

蚩尤:(暗喜)既没对像,你便可娶她为妻。

共工:可是她不愿意呀。

蚩尤:哦?(沉思片刻)你找她说了?

共工:找她说了。

蚩尤:说过一次了

共工:才说一次。

蚩尤:(哈哈大笑)我说你呀,真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婚姻是件大事,岂可只说一次就莽成功?你何不多说几次嘛?

共工:(恍然大悟)啊,大叔说得对,说得对。

蚩尤:(抬头看天色)时间不早了,陛下要叫我去议事,贤侄告辞了(下)

共工:大叔,你慢走!(目送蚩尤离去,又转回来,颇得意地)对!一次不成,再一次,直到成功为止!(忽见公主从后面上,窃喜,跟着)

[公主手提篮子,上。

公主:相公在花田里教瑶己妹妹学习技艺,又忘了吃饭待我送去。

[公主走一步,忽然撞见见共工从旁跳出,大惊。

公主:(转气恼地)共工兄弟,你……

共工:姐姐,你答应我吧!

公主:答应什么?

共工:和我结婚呀!

公主:(脸一红)兄弟,你胡扯什么呀!

共工:姐姐,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嫌我长得矮,还是嫌我没本事?你别看我个头矮小,可力气不小,我身上有千钧力,能用头把一座大山撞倒。你不信?(下蹲做用力举重动作)

公主:哎呀,兄弟,你别出洋相好不好?

共工:出洋相也罢,不出洋相也罢,反正你别走,我要当面锣对锣、鼓对鼓,和你说个明白。

公主:那你说什么?

共工:姐姐,你爱不爱我,就这一句。

公主:兄弟,你年纪还小,别说这没根底的胡话!

共工:都二十岁了,年纪还小?

公主:兄弟,姐姐要去送饭,你让我走,别缠了。

共工:不行,不行,今大就是要你回我这句话。

[公主不得理睬,径直走开。共工拦住。共工扑向公主,公主的篮子被打翻,饭菜倒了满地。公主得以逃走。

共工追下。

[太子正在花园里教瑶己学习技艺见公主披头散发跑上,急迎上。

[公主扑向太子怀中。

太子:贤妹,你怎么啦?

公主:(指跑上来的共工)他……

[共工气喘呼呼地追上,见太子、瑶己,猛然站住。

太子:(气恼地)共工兄弟,你想干什么?

瑶己:共工哥,你要欺负我姐姐?

共工:(见势不妙,狡黠地)没有没有,我们闹着玩。

公主:闹着玩?你干嘛要抓我,要抱我和你亲热?

[太子发怒。

瑶己:共工哥,姐姐已经把终生许给大哥了,你不知道,今天告诉你,往后别再胡缠了。

共工:哎哎。(且退,旁白)霉气霉气……(溜下)

[太子安慰公主。

瑶己:(思索片刻)大哥,姐姐,我看你俩快择个黄道吉日成亲得了,不然,共工这家伙还会死缠姐姐的。

太子:那……请谁做月老?

[公主羞涩无言。

瑶己:对了,就请伯父陛下和伯母做月老,两位老人家可是热心肠的人!

太子:也好!(向公主)贤妹,你说呢?

公主:(望子太子—眼低声地)由你……

[内喊“圣旨下”,随着话音刚落,兔子将军手捧圣旨上,

:太子、公主接旨!

[太子、公主跪下。

:展开圣旨,读)宣雉鸡太子、孔雀公主速到议事厅议事,钦此!

太子

(双手接旨)遵旨

公主

瑶己:(见兔将军要下,拦住)兔子将军,我能去吗?

:(想了想,旁白)今日议事是与大伙有关的好事,不妨让她也去。(对瑶己)能去,能去。

瑶己:将军真好,将军真好。

[兔将军先下。然后是太子、公主、瑶己下。

Leave a Reply

avatar
  Subscribe  
Loading...